特别的第九届弥勒文化节

发布于 / 谈古论今 / 0 条评论

00
今年的弥勒文化节有点特别。一是举办日期,一改近年来都是9月19日前后的惯例,改到10月份中旬举行。二是形式,打破了自从第一届以来年年都有文艺演出的惯例,今年没有演出,只有一两分钟的钟鼓渲染气氛,有声没影。三是,今年的开幕式是在白天举行的,除了第二届外文化节在上午外,历届都是晚上,也算是破例。
 
破例这么多的原由是,今年文化节的主题是要承办第十九次中韩日佛教友好交流会议。这个会议是在1993年赵朴初倡议下成立的,每年一次,轮流在三国的不同城市举行。今年能够争取到宁波来举行,想必做了不少工作。其中有一个背景,可能是,由中日韩三国共同发起的多边性文化活动“东亚文化之都”,2016年宁波获选。咱们这活动大概可以为这个文化之都再添一份色彩吧。佛教交流会议确定在宁波举行之后,我们就确定今年的弥勒文化节以此为主题,配合此活动举行。今年省里大事多,最后敲定的时间是在10月份,国庆长假之后。
 
佛教交流会议确定在宁波举行之后,奉化拚命做工作,争取重头戏开幕式要放到雪窦山来。虽然之前有要人明确提出“两个突出”的指示,但争取工作并不顺利,一直从确定由宁波承办的4月,拖到8月才最后敲定。开幕式地点确定之后,我们的形式也基本确定。经过长达八年的晚会,或许大家都觉得有点累,对于今年不搞晚会的倡议,几乎没有一人提出异议。
 
对于奉化来说,办这么一个比往年大为简单的活动,就准备工作而言,基本没有什么难度。今年的难度在于和上面的对接。我参与了几次上下对接,感觉许多事情,有经验和没经验确实是不一样的,问题是没经验的往往自以为高明,不肯向有经验的请教。后来发生的一系列小插曲,证明我的判断大体正确。
 
按惯例,我们的活动称之为系列活动。上面的意思是三国交流会议是国家层面的国际性会议,不应以其他主题来干扰,我们的主题标识不应该出现。我以为这个很简单,对我们来说,我们的文化节是大前提,其他的都是这个大前提下的子活动,包括三国会议。反正你说你的,我说我的,谁也不搭谁的边。
 
既然是系列活动,我们设计了许多子活动,最后,一些子活动一一被否决,尽管这些活动的准备工作已经做完,包括一个纪念塔的奠基,一个网络直播。最后甚至于那个国家层面的活动也得省主管部门审批,而活动举办好了,我还没看到批文下达。又一次领教到什么叫讲……
 
活动一切顺利,也叫圆满。除了值得总结的一些细节,如对接不充分,搞得有些工作人员没午饭吃;有的工作车辆上不了山……但,只要总体不存在大问题,小瑕疵在所难免,自己总结就是,这些东西一概可以叫做经验,没有反而不好。本届弥勒文化节的最大收获,是中佛协的副会长演觉法师在主持开幕式时,说:第十九次中韩日佛教交流会议在中国佛教五大名山之一的雪窦山举行……
 
对我来说,经历了五届文化节,今年最为轻松。轻松的原因就在于不用接待各个层级的领导……
 
每年的文化节一过,感觉就要进入一年的尾声。比往年晚了一个月的文化节的结束,这个感觉更甚。
 
 
01  10月7日下午,两位国内顶级佛教文化研究专家造访孙总的博物馆。
 
02  10月9日上午,中佛协的先遣队前来雪窦寺检查。
 
03  10月10日上午,宁波主管局来检查安全,我到高速口等,那儿安了一个大花架。
 
04  10月11日下午,岳林寺的活动举行中。
 
05  10月11日晚,领导上山作最后检查,陪同。
 
06  10月12日上午,开幕式举行。
 
07  开幕式上的同声传译。
 
08  活动结束后的大合影。
 
09  13日下午,检查最后一个活动的现场。
 
10  14日上午,资福寺奠基,活动前,下起了大雨。为佛像打伞的和尚才是好和尚。
 
11  最后一个活动结束,剩下的活动,就是寺院自己组织的项目,也属于文化节系列活动。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特别的第九届弥勒文化节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