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杂感】清醒过节

发布于 / 谈古论今 / 2 条评论

2013-01-24_235112-0.jpg
 
  这个年,注定是几家欢乐几家愁。
 
  临近年关,因为各级规定、禁令的严格执行,高档酒店蔫了,大大小小的礼品店、农副产品专卖店,也一同蔫了。这些店的上级供应链,包括生产这些产品,以及为这些产品提供原料的最上游——农户也感受到了这个冬天的寒意。有同事说,往年市场上卖100多元钱一斤的红膏枪蟹,今年只卖70元钱一斤;养殖黄鱼13元一斤随挑随拣,通货只卖10元;早些年春节非常畅销的雷笋,春节前一斤价格都在20元以上的,今年只卖到12元。往年到春节前价格水涨船高的鸡鸭鱼肉等等,今年都没跟着涨上去。
 
  价格只是一方面,估计,更麻烦的是销路。过去这些时令商品,都是商家统一采购、包装,然后供应给需求者。说白了,许多商品的生产,过去就是奔着这个年而来,今年这条路截了大半,许多最上游的供应者,也不得不直接面向市场推销自己的产品。有同事戏说,过去我们买过爱心桔,今年会不会让买爱国鸡爱国鸭?
 
  这个担忧不是我大半夜坐在书房里平空想象的。前些天,见到一位水蜜桃卖家,言谈之中,已经在担忧夏天的水蜜桃怎么卖了。确实,我们相当多的时令瓜果、地方特产,走的就是这条礼品线路。农副产品一旦成了礼品,买家就理直气壮地可以采购了,非但不讲成本,需求量还特别大,只要包装出彩,宣传推广有力,公关做得好,卖是不成问题的。过去这么多年,大家的生意一直这么做,如今“风声”一紧,接下来这生意怎么做,真心替他们想想,也觉心里没底。
 
  过去看资料,专家在分析全球能源供应问题时,提到一个名词,叫做“碳路径”,大意是说,自工业革命以来,人类的能源消耗就高度依赖于石油、煤、天然气的开发利用,全球所有的经济活动和人类生活都离不开“碳”的消耗这条路径。全球化背景,更是强化了这条路径。资源分配和成本分摊,一切都已经按照这个能源的消耗方式做了精确安排,形成了固有的程式。假如哪一天地球上的这些资源耗光了,必须利用新的能源的时候,这些资源的分配和现金流的安排,又会随着新的能源的产生而重新作出安排。只不过是因为现在碳资源的利用成本低,人类没有兴趣利用新的能源,新能源也根本无法跟“碳路径”模式竞争。不过,有远见的人类已经在储备相关技术,路径的置换,技术早已不是问题,问题只在机会。
 
  如今,我们的许多商品和服务的提供者,包括农副产品生产销售消费,有很大一部分就是依赖于公款的消费,我觉得是不是可以叫做“公款路径”。公款路径构筑了现在的包括三次产业在内的横跨社会各个分工的消费格局。公款路径下的许多商品和服务的生产、提供以及价格形成的格局是畸形的。几十元一斤米、几百元一盒烟、几千元一瓶酒、几万元一桌酒席,离开了公款的支撑,无论如何撑不下去。
 
  如同碳路径必然会在未来的某一天瓦解,新的能源路径必须会在某一天重新生成一样,当公款路径无法依赖的时候,也必须会有新的消费依赖路径产生。只是这个变化过程会有许多困难,也会有许多痛苦,或者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在这条路径的变化过程中,必然会有一些主体失利甚至被淘汰,也必定会有新的主体壮大,新的格局产生并形成。这个路径变化不仅会影响到业态,甚至会影响某些城镇及街市的功能及面貌。同样,这个路径的置换,技术没有问题,问题也在于机会。
 
  现在最担心的是,如果各级的禁令规定只是一场走过场的演出,或者是像过去那样紧一阵松一阵的游戏,那么上述的路径格局调整依旧不会发生。广大的路径参与主体们,只有祈求于人治环境下的政策变化不再那么频繁,变化不再捉摸不定。不过,往深里想,如果这样的畸形消费格局再继续下去,民怨指不定那天就会沸腾得不可收拾……
 
  所以,清醒着过年很要紧。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过年杂感】清醒过节
  1. avatar

    不单是吃光了国粮,送空了国库,还吃死了多少身边人!长痛不如短痛,希望能支持啊,一个较正常的生存秩序的形成,终了是给后代们留点活路。
    [reply=大道,2013-01-28 00:16 AM]说的是![/reply]

  2. avatar

    是啊,今年菜场的菜可以便宜许多,也是好事!
    [reply=大道,2013-01-26 01:55 AM]呵呵[/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