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博友陈盈国来奉化

发布于 / 网事记录 / 0 条评论

  4月17日中午。

  上海博友陈盈国老师到宁波接父母,抽时间专程到奉化看望了我们。

2008-04-19_003024-0.jpg
 
  在我看来,陈盈国老师是个元老级博友,不仅是他比我早两个月进博联社,还在于看到他在博客中张贴的许多作品,见证了这20多年来上海的建设和变化,可见他拿相机摄影,不知道要比我早多少年。虽然他在自我介绍中谦虚地称自己是个沪报一小卒,但“几十年辛勤过,用心灵看一切,劳逸地拍摄着……而镜头里的世界让我遐想,真实的生活令我安足…… ”这个阅历和人生态度,足以让我肃然起敬。

  江浙一带,与上海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在我们这里,你在大街上随便拉住一个人问一下,他们都会有不少亲朋好友在上海工作、生活。在网上来往多了,陈盈国老师告诉我,他的爷爷外公一辈就是在宁波开始经商,最后到上海发展,因此,他算是一个宁波人,跟我们是同乡,现在在宁波、奉化还有一些亲戚。难怪,我一贴到有关奉化风光的照片,陈盈国老师总是非常熟悉,都能够说出一二。

  16日晚上,接到陈老师的短信,说是17日到宁波接父母,有时间要来奉化一见。17日上午就一直留心手机,等他的电话。直到10点半了,他才来电说快到奉化了,约好在他堂弟的店里一见。我叫了孙盈直奔那店,到那里一看,他已经站在门口迎接了。原来他一大早从上海开车出来,因为不熟悉道,在宁波到奉化之间跑了不少冤枉,真难为他了。

  在网上见过彼此的照片,互访过无数次,因此,见面后,大家一点也不生分,在店里坐着就聊开了。巧的是,陈老师的堂弟跟孙盈非常熟悉——小地方就是这点好啊。聊了不一会儿,已经时近中午,陈老师说要去宁波,接了父母后,马上赶回上海。我们说已经到这时间了,不吃饭怎么行?说着,陈老师的另一个堂弟也到了。大家就找个酒家吃饭接着聊。我顺便叫了吕名一起来见个面。

  陈老师跟博客上一样低调含蓄。跟他聊天,似乎是跟一个经常见面的老朋友聊天一样轻松自在。大家都是博友,聊天的内容,自然是博来客去,偶尔夹带一点当前的热点话题和生活中的现实问题。有些个,在博客中不便说的,我在这里也不记录了。

  就贴几张照片吧。
 
2008-04-19_003024-1.jpg
  博友合影,由陈盈国老师的堂弟拍摄,左起:孙盈,我,陈盈国,吕名。博友冯峰听说陈老师来了,连忙赶过来,可惜没赶上我们的合影。
 
2008-04-19_003024-2.jpg
  面对一大桌美味,陈老师一点也不动心,他说他已经许多年不吃中餐了,每天只吃2餐。陈老师说出他的年龄,把我吓了一大跳,开始以为他最多比我多大上二三岁,实际上,他要比我大三只手,可见,保养身体是相当管用的。这个方面,以后有时间还要当面向他讨教一二。
 
2008-04-19_003024-3.jpg
  我们尽管吃,吕名一改合影时的拘谨,一拿上筷子,就活泼多了。
 
2008-04-19_003024-4.jpg
  陈盈国老师的两个堂弟都是“总”字级人物,二弟媳是个贤内助。
 
  吃完饭,陈盈国教师就急匆匆走了。晚上6点半,他来短消息说:“我和父母已到上海,谢谢接见,有时间来上海看看。”天哪,“接见”,真客气!5月1日起,杭州湾大桥通车了,据说到上海的路可以缩短到2个小时半,到时真要去骚扰一下,呵呵。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上海博友陈盈国来奉化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