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口王之砖墙印象

发布于 / 触摸人文 / 3 条评论

2006-01-17_210555-0.jpg
  浦口王,今属江口街道管辖。名义上也属于是城区了,但实际上他离现在的城区还有好长一段距离。浦口,顾名思义,当是河道集中的地方。因此,一到村口,即可看见村边围绕着好多河道,当然,桥是少不了的。
 
2006-01-17_210555-1.jpg
  同现时代所有乡村一样,浦口王村的四周全是亮堂的新居,然而,进入村中央,看到的都是一幢幢破旧的老房子,现在有个专用名字,叫做空壳村。里面罕见人迹。然而浦口王村留给我最深的印象,是那很有特色的砖墙。
  
2006-01-17_210555-2.jpg
  那墙不是我们常见的青砖或者红砖砌成,而是用许许多多密密麻麻的断砖碎瓦层垒而成。
 
  我想浦口王的先人们当初并不是在考虑什么废物利用的问题,也许是地处平原,无法如山区农民那样方便地采集到石头,由于经济条件的限制,也无法大量地采用新的砖头来砌房子,这样的砖墙构成的幽深的巷子,无声地述说着当初的无奈。但是却与如今正在大力倡导节约型社会、循环型经济的主张奇妙地巧合在一起。
[IMG]http://old.efh.cn/images/upload/2006/01/17/000034.jpg[/IMG]

2006-01-17_210555-4.jpg
  一蓬衰草,述说着古老而攸长的故事。
 

  经历无数个冬夏后,砖缝里藏着的故事和砖一样,渐渐老朽了。
[IMG]http://old.efh.cn/images/upload/2006/01/17/194745.jpg[/IMG]

  史载浦口古名曲浦,主要是因为村周多弯弯曲曲的河道的缘故。嘉靖《奉化县图志。乡村里至》时,已经叫浦口了,后来因为村名姓王的原因,又在地名后面加了个王字,这样推测,我想浦口王应该出过不少名人。这个想法在经过村里的某一弄堂时,更加坚定了。
 
2006-01-17_210555-6.jpg
  看久了许许多多歪歪扭扭的窗口,忽然见到了一个工整端庄的窗。
 
2006-01-17_210555-7.jpg
  站到弄堂对面端详,这房子在一片断砖堆砌的房子中,更加显得鹤立鸡群。
 
  遗憾的是周围的村民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说这房子里住着一个老伯,现在正在午休呢,不便前去打扰。然后终于有人说,这个村里现在有一个大名人,叫作王志文,是影视剧红演员。问是从这里出去的吗?回答说不是。大概从父辈或者爷辈,他们已经迁居他乡了。
 
2006-01-17_210555-8.jpg
  两个孩子从弄堂里走过,以后他们或许不会去关心这个村的过去是什么样子的,但是,对于未来,父母们正在为他们作悉心的设计。过不了多久,城市文明会野蛮地侵入村庄。一切都会变化。也许以后的浦口王只是一个区域的名字,而再不会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村。
 
  让我们再去认真地打量一眼这些或将被自然风化,或将被文明吞噬的旧居吧:
  
2006-01-17_210555-9.jpg
  一所关了几十年的房子,一个57岁了的老者说,打他有记忆起,这房子从来没有住过人。
 
2006-01-17_210555-10.jpg
  这个大门,每年只开启一次,远方的主人每年祭扫祖墓时顺便来探视一下。或者他们会每年换一把新锁。
 
2006-01-17_210555-11.jpg
  这所房子的门口非常气派,显示出当年主人的富裕。
 
2006-01-17_210555-12.jpg
  进得里面,却看到房顶已塌。
 
2006-01-17_210555-13.jpg
  一边,一些日常用品还随意地丢放一地,好象主人刚刚还在院子里劳作,忽然有什么事情被人叫走了。只有所有物件上面厚厚的尘埃告诉我们,这里好久没有人来过了。院子里的草长了又衰,衰了又长,已经堆得高高一垛了。
 
2006-01-17_210555-14.jpg
  透过月洞门,有一条狗远远地看着我们。
 
  再见了,浦口王,下次再来。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浦口王之砖墙印象
  1. avatar

    我们是同龄人。这好象是我的旧居
    [reply=大道,2010-11-18 11:37 PM]那一间?[/reply]

  2. avatar

    浦口王,久违的字眼,可惜看不到图片。
    打小就听说这三个字,因为那里住着一位我父亲敬重的养娘,记忆中父亲经常骑着他心爱的自行车(那辆除了铃子不会响其他都会响)去看望,带回一些当时珍贵的大米;一九七六年,父亲的养娘去世,浦口王三个字渐渐听得少了。

  3. avatar

    我79年前8岁随母亲回过家乡.浦口王村在心中留下了美好忆念.木质楼屋石头柱基,临近的河阜头的清流直通涌江可乘小火轮到宁波..此后全家客居天津.种种原因,老楼屋未能经心维护最后,三年前终于实现了那长记久梦萦撩扰的思念.但是看到的不是庭院中架上碗口大的牵牛花,千日红,而是倒塌的乱碎屋瓦虫噬的朽木,原有清洌河流已被闸死成为臭水潭.行摄思书所见之砖墙是拣拾来堆积而成之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