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了一场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13 条评论

[align=center]2007-10-09_223355-0.jpg[/align]
  可以对这段时间的休博作个交代了。

  节前,我在进行一次长途旅行,按照计划,旅行将于9月30日晚结束。打算回到家后,先美美睡上几天,倒好时差,然后,趁这个秋高气爽的黄金假期,在周边几个地方好好转悠几天。这差不多是这几年黄金周的一般规律了。因此,对今年这个国庆节,可以说我仍是相当的向往。

  9月29日,开始踏上归程。在机场、空中、公路上经历了长达20多个小时的折腾之后,终于把一万四五千公里行程抛在了身后。30日晚10点半,到了家,人已经疲乏得什么也不想动。简单洗洗就躺下了。

  原以为这一觉肯定会睡到第二天早上10点多。没想到第二天早上7点多就醒了,而且感觉到腰酸背疼,身子怎么摆放都不舒服,没奈何,只好起来。妻感到奇怪:你这么早起来干什么?

  我说,也许是时差乱了,也有可能是累了,反正睡不着,也躺不住。干脆起来。

  打开电脑,想把这些天拍的照片倒腾到电脑里去。没多会儿,腰腹不舒服的感觉越来越严重,快到中午的时候,感觉全身发冷,午饭也不想吃了。一量体温,三十六度半也不到。于是打电话给一中医朋友,想去看看。医生朋友说今天国庆节,诊所不开门,他也跑外面度假去了。听了症状介绍,说有可能是水土不服,让我先去买小柴胡冲剂喝上两袋,明天等他上班了再瞧。

  回家也水土不服?听着奇怪。不过这症状也够邪乎,体温不高反低。就让妻上街买了一合小柴胡,先喝了。

  在沙发上蜷缩到下午,这不舒服感觉移到腹部了,脑子一激凌:这不是阑尾炎的症状吗?

  1994年夏天,我们一帮小青年天天下班后在机关大院打排球。9月的一天,下班后一直打到天黑,才跑到一个小餐馆吃饭,肚子太饿了,大块吞肥肉大口喝饮料。当晚睡下三四个小时后,突然肚子疼,疼得天昏地暗,不得已半夜到医院看医生。内科医生听了我的介绍,说有可能是急性胆囊炎,开了药,挂了两天点滴,病没见好,肚子疼却转移到右下腹了。第三天下午,我跑到外科医生那儿,说我可能得了阑尾炎,医生一按,大笔一挥,说,住院,割了!我说能不能不割?他说不割就保守治疗,继续输液,压下去!又挂了三天点滴,好了。

  这样,我的第一次阑尾炎急性发作被“镇压”下去了,这一镇压,却让它转成了慢性,以后两三年里,人一累,那阑尾就胀痛,只好经常吃药打针。1996年下半年,一个同事说练气功可以强身治病,于是跟着练了一段时间,说也怪,阑尾炎从此就再没犯过,连胀的感觉也再没有发生过。同时,从高中时期起就经常要犯的紧张性头疼也缓解了不少,发生的频率大大减少,程度大大减轻。问过几个医生,说身体是一个复杂系统,许多病不用药的确会自愈的。

  可是,如今这个症状,跟当年那第一次发作时越来越相似了。到下午2、3点钟光景,我想还是上医院看看吧。

  到医院,挂了号,上内科找医生,三个门诊医生,一个被围得水泄不通,两个无所事事地看报纸。想必那个围着好多人的医术高些。转了一圈,想想等不起,找了个年纪大些的闲着的女医生看病。她问了一下,按了一下,说那地方没其他器官,只有膀胱。我提示说,有可能是阑尾炎,她就按我的提示按了一下阑尾的位置,我疼得跳了一下。她马上说,有可能,你去做一个尿液和血液检查。20分钟后,血液检查显示白血球偏高。医生说,阑尾炎的可能性很大,你得住院。我问能不能用消炎的办法压下去?她说那你要签字的。在病历上写了一会儿,她又说,不行,你得上外科会诊。

  按她的指示,去了外科。外科医生按压了一下腹部,说,住院。我还是说不住院行不行?医生说最好住院开刀,如果穿孔了很麻烦的。如果你坚持保守治疗的话,要本人签字,我就签了字。根据处方,医生让我先去做皮试。注射室温度太低,我进去不到半分钟,感到浑身冷汗直下,一阵恶心。赶紧找到洗手间,狠狠吐了一通。顿觉浑身虚脱般的难受。

  皮试通过,终于挂上了针。坐了一会,感到坐不住,让妻去问有没有能够躺着输液的地方。护士陪着我们到一楼观察室,终于找到一张床,能够躺在床上输液了。

  晚上6点多,输液完了,回到家,躺在沙发上看电视。2个小时过去了,肚子仍然不见好转。心里想着医生的话,越想越后怕,到8点多,让妻给两个当外科医生的同学挂电话问怎么办。两个同学都说这样的情况,最好做手术。想了想,这个长假肯定是过不安稳了,长痛不如短痛,不如做了吧,做了一了百了。同学说你下决心的话,我给你联系好病房,在医院等着。

  9点多,到了医院,在同学帮助下,办好入院手术。10点半,被推进了手术室,医生们麻醉、划口子,我感到他们在我肚子里牵肠挂肚,翻江倒海,让人好不难受。渐渐地,我累得睡着了。等我的医生同学叫醒我时,手术已经结束。他给我看一段僵得跟小腊肠似的东西,说,这就是那个阑尾,已经快穿掉了。

  推到病房,刚好过2日0时。

  头一天的6小时是再难熬的,医生说麻醉后6小时内头不能高抬,否则以后会头疼的。2小时后,麻醉失效,伤口渐渐发疼,更难受的是尿意也醒过来了,要命的是,躺在床上的我根本无法小便。时间按同样的速度一分一秒地过,可我的感觉简直是度分如年。终于,在痛苦中,等到了天亮,到6时还差4分钟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在妻子的搀扶下,我哆哆擞擞探索着起了床,到卫生间把小便问题解决了。长舒一口气后,垫上了枕头,准备慢慢煎熬!

  医生8时来查房,问我起来过了没有,我说6点钟我就起来了,他说你倒是一点也不浪费时间。我说是小便实在无法忍受才起来的。

  头一天(2日),疼痛在12小时的时候到达顶峰,以后慢慢减轻。白天,打吊针的时候老迷糊,结果到了晚上,基本上没合上眼,一方面是没有睡意,另一方面是痛觉无法让人入睡。合上眼睛,人仍在旅途中奔波,脑海里东西方文化不断冲撞,把人累得够呛,一连三个晚上都是如此。

  第二天(3日),痛感继续减轻,白天坚持不睡,晚上隔一个小时醒一次,加起来总算有四五个小时的睡眠。边续三天不修边幅,显得人相当憔悴。

[align=center]2007-10-09_223355-1.jpg[/align]

  晚同学孙盈、同事吕名来探视。此片为孙盈拍摄的吕名。

2007-10-09_223355-2.jpg
 
  他们走后,刮了脸,准备上床休息。

[align=center]2007-10-09_223355-3.jpg[/align]
 
  第三天(4日),早早起来在房间内转悠,晚上睡得更长一些。开始进食流质食物。

  在病房里迎来朝阳。
[align=center]2007-10-09_223355-4.jpg[/align]
 
  第四天(5日),自觉行动比较方便了,提出中午要回家吃饭。到楼下一踏上大地,才感觉脚底似踩棉花似的发虚。回家饭后,在网上转一圈。回到病房,甚觉疲乏。晚上让妻回家休息,独自一人在病房过一夜,睡得尚好。

[align=center]2007-10-09_223355-5.jpg[/align]
  
  第五天(6日),继续输液,身体复原中。晚上回家休息。

  第六天(7日) 上午输液后,医生说不需要输液了,改为口服抗生素一星期。晚上回家住宿。台风罗莎影响本市,天降暴雨,水库泄洪,城区部分地段进水。1990年代初以来城区南山、桑园的再一次进水。

  这是早上去医院途中所摄。
2007-10-09_223355-6.jpg
 
  第七天(8日),上午回医院检查伤口,医生抽液检查,说伤口附近脂肪有轻度液化。唉,谁让咱胖呢?检查完,上单位处理一些杂务,同时请好假,准备休息一段时间。回家后,感到有点疲劳。下午天下大雨,本想去参加退休同事的遗体告别仪式,心有余而力不足,终未去成。

  第八天(9日),上午去医院,医生检查后说可以出院,伤口拆线,嘱三日后再来复查一下。9时出院。

  至此,算是又病了一场。收获:体重减轻了四五斤。损失:现金数千,博客半月。意外:黄金周长假还可以延续。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病了一场
  1. avatar

    欢迎随意的风光临寒舍,我们一起多交流吧,哈哈
    谢谢关心!

  2. avatar

    呵呵, 道兄小毛病, 容易修. [smile]
    很敬佩道兄的片子, 一直在试图学习.

  3. avatar

    螃蟹好了,我也应该没事了,哈哈

  4. avatar

    汗,国庆七天我也经历了六小时不能抬高的痛苦,貌似你的手术和我的剖腹产差不多,哈哈,祝老大康复!应该康复了吧,嘻嘻[wink]

  5. avatar

    哈露 [2007-10-15 11:37 PM]
    老大生病了还这么帅

    不许拍MP

  6. avatar

    早日康复,多休息,少上网!

  7. avatar

    老大生病了还这么帅

  8. avatar

    小鱼别动气,呵呵

  9. avatar

    这个微微同学真是好玩,喜欢在别人博客里指手画脚的人,心胸也不见得宽阔。另微微同学,狭隘也就狭隘吧,可怕的是你不知道自个的狭隘,喜欢叫劲喜欢瞎嚷嚷还喜欢把人拉下水。咳,有这时间做点啥不行呢。

  10. avatar

    鸡肠也割了.狗肚也剖啦。希望你从此成为一个心胸宽阔的人!

  11. avatar

    谢谢二位关心,黛眉看来也有经验,哈哈

  12. avatar

    根据你的描述,发现割阑尾和剖腹产差不多.
    不错不错,瘦了点.

  13. avatar

    好好休养,祝早日康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