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事十月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2 条评论

[img=right]attachments/month_0710/h20071031224447.jpg[/img]  2007年的10月,对于我,对于我所看到的世界,都是一个多事之秋。

  10月1日,病了,平生第一次上手术台,第一次切了一刀。回想1997年国庆节,那次是吃了个梨,脖子疼了两三天,从此之后,有七八年时间不敢吃梨。比比那次,这回算是好的,痛苦煎熬了一个星期之后,恢复还比较快。半个月之后,基本上就没有大的影响了。生活也恢复了正常。

  这个月,中共召开了17大。15日开幕那天,还在家里休息,一会儿上网,一会儿听电视。胡锦涛的报告作了两个半小时。然后是接连几天的讨论,从电视上看,也没什么新意。到21日中常委名单出来,知道了哪几个领导要退休,贺国强会担任中纪委书记,其他的毫无悬念。

  22日那天,我结束假期,开始上班。那天中午,原定一中全会开完后,11点多新常委在电视上露面,好多人11点钟就等着看新鲜,我快11点半了去会计室看,电视上白岩松还在和专家们瞎扯。同事们说你去吃饭吧,吃了饭肯定来得及。匆匆跑到食堂扒了几口,回到办公室,刚好看到新常委一溜儿站在主席台上,看电视的却只剩下了两个。问是谁,说看不清,你来得正好,刚刚出来。坐定了看,胡总书记一一作介绍,前面几个是预料到的。到第五个的时候,介绍到习近平,感到有点意外。虽说他会进常委的传说已经听到过好多,但从这位置上看,他应该是下一届的接班人了。回想起他在浙江和福建的经历,差不多也是坐了直升飞机的。也难怪,他背后有元老背景,加上从网上看,负面新闻很少,接班人不选这样的,也找不到其他合适人选。

  今天,翻看《报刊文摘》,偶然看到陈同海被“双规”的消息,跟同事说起,原来他们全知道,说已经是好几个月的事情了。在网上一查,原来6月份就已经出事了。有网上消息说,他在接到中纪委的警告后,四处转移财产,涉及金额1.73亿元。还说他有句名言:不会花钱就不会赚钱。他的日常花费日均4万元,拿着国家的钱不当钱用。还有消息说,他是在首都机场被警察扣留的,原本他想逃到香港去。这些传闻是不是真的无从考证,因为官方的消息,最近才出现,而且非常简单,就是他被双规。

  说起这陈同海,也是和宁波结缘的人物。他的父亲是个老革命,当过宁波市长。后来当过浙江省委书记,在天津当市委书记时,李瑞环还是他的手下。有这一层关系,陈同海的背景可以想象的硬。90年代初,他在宁波当市长时,有很多传说,一说是他是个工作狂,经常半夜叫局长们来商议工作,一叫还叫个好几个,一个个排队等着他召见。说有人感到这样工作吃不消的,他眼一瞪,说你吃不消了,可以打报告辞职,让吃得消的上。当年他也就四十出头年纪,许多老局长们都是五十好几的,看到他都是恓恓惶惶,唯恐什么地方得罪了他,吃不了兜着走。二是说他作风独断专行。这个我也有领教,我们的市长就跟他当面吵过,好象是为了一个水库的利益问题。当时大家都很担心,怕他一怒,我们的小市长就没好日子过了。我也当面聆听过他的讲话,好象是一个下午,快下班的时候,他来检查工作,要发表讲话,市级领导全部聚集在一起,听他一边抽烟一边东拉西扯地高谈阔论。食堂快要关门了,我溜了出来去食堂吃了饭,回到会议室,看到还在不停地说,听讲话,却似乎没有多少真知灼见,也毫无感召力。当年高层领导的话听得不多,听了之后的感想是,这领导也不过如此啊。

  都是名门之后。结局何其相背?

  10月份,奉化还发了一场大水。7日那天,我在病中,刚刚结束输液。罗莎台风来袭。这次台风虽然不是在奉化登陆的,却给奉化带来了一场大雨。影响最大的是城区桑园、南山两个小区又进水了。这大概是1990年代初进水过后,15年以来的第一次。县江自1997年开始治理,至今城区段基本完成,大家都以为城区不会再进水了,没想到这次又重演了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情景,对这些地段的居民打击不小。9日的奉化报是这样报道的:

[color=Orange]  记者昨天从市防汛防旱指挥部了解到,“罗莎”台风给我市造成了重大损失。全市11个镇、街道受灾人口7万,倒塌房屋230间,直接经济损失3.82亿元。

据统计,受台风严重袭击,农作物受灾面积6.45万亩,农作物绝收面积6450亩,水产养殖遭灾5.27万亩,农林牧渔业直接经济损失达1.42亿元。全市438家工矿企业停产,13条公路中断,毁坏公路1.25万米,损坏输电线路2.1万米、通讯线路1.97万米,工业、交通运输业直接经济损失达1.45亿元。全市损坏堤防35处、护岸230处,冲毁塘坝3座,损坏灌溉设施43处、水文测站4处、机电泵站7处,水利设施直接经济损失5300万元。

据了解,这次台风,全市平均降雨量已达293毫米,其中董家降雨量达到455.5毫米,大堰422毫米,箭岭349.5毫米,岩头石门316毫米,亭下坝下311毫米,斑竹茶坑286毫米,沿海地区降雨量相对较小。

  进入10月中旬以来,好多省份出现了柴油荒,这事情两三年前曾经出现过一次。据媒体零碎的报道看,这次出现的原因是,国际油价上升到更高水平,国内成品油零售价没有提价,据说石油巨头们以减少生产柴油来表示抗议。也有说是因为柴油批发价贵过零售价,因此,加油站不愿意经营。也有说是油厂减少批发,囤结货物,以待涨价。不管什么原因,反正柴油是不能顺顺利利地加。上个星期,单位一批退休干部到仙居,途中因为加不到柴油,车子快动弹不了。带队的同事电话求援,我跟那边的同学打电话,同学联系了当地石油公司,用桶装了100元柴油送到车子所在的地方,解了燃眉之急。星期天,同事说高速公路上单侧路面全是等待加油的大货车,因为加油站限量供应,车子不得不在每个服务区加油,浪费时间,浪费财力自不必说。29日,本地的城市公交罢运了。理由之一也是因为加不到油。看这段时间电视上,全国到处欢声笑脸,莺歌燕舞,一片升平。出了这样的事情,竟然政府没有准备,也没有报道,只有网络媒体的几个角落里,看到一些微弱的声音,中石化承认全国部分地区出现油荒,但还振振有词地说,能够保证柴油供应。这要是在民主社会,政府该吃不了也兜着走了吧。今天在网上看到,某地加油站,因为有人拿着桶塞队加油,引起旁人愤怒,争执之下,竟然闹出了人命,真是可悲。

  10月24日18时05分,搭载着我国首颗探月卫星嫦娥一号的长征三号甲运载火箭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三号塔架点火成功发射。其实那天我也在家里看了电视的现场直播。好多年前,中国一次卫星发射失败后,电视台就再也没有进行过发射的直播。这次算是个例外。媒体先前已经进行了充分的造势,因此,看的人估计很多。尽管美国人早在1969年7月16日发射的阿波罗11号载人登月飞船,已经踏上过月球,但我们也算是向月球走出探索之路的不多的国家之一。回想起2005年10月12日,神舟六号搭载两名航天员升空。回来的时候,我们的返回舱是用降落伞牵引着掉下来的。而美国人早在1981年4月发射的载人航天飞机,就可以跟飞机似的,准确地在某个机场作水平降落了。当时,我开玩笑说,我们发射的是“二踢脚”,掉下的是一个“炮仗蒂头”,人家那才叫是飞船。所以,我们跟人家的差距,还是很大的。

  10月份还有一个轰动全国的事情,10月12日,陕西省林业厅召开新闻发布,宣布“10月3日下午,陕西镇坪县城关镇文彩村村民周正龙,在文彩村神洲湾拍摄到野生华南虎的珍贵照片。这是43年来,陕西省秦巴山区发现华南虎的首次记录。”正在全国人民为此兴奋的时候,却突然在网上出现了照片真伪的争议。一些科学家和摄影爱好者通过分析认为,这照片有可能是画着的纸考虑摆拍的。为此陕西省林业局、当地政府和“打虎派”进行了一段时间的争论。30日,央视10套在采访时,陕西省又公布了一部分照片,似乎照片是真的,因为考虑的形态,特别是眼神发生了变化。至此,似乎争论可以告一段落了。冷不防,今天上午看到报道,北京一网友也背着一张喷绘好的老虎画,进山模拟拍摄,得出的照片与陕西公布的那张非常相似。看来争论还没完全平息。这场争论最后总会有个结果,不过争论本身给人引起的思索是长远的。农民拍虎,是为了金钱利益,当地政府宣布有虎,也有利益的考虑。“打虎派”们呢,当然不排除有探索求实的严肃人士,但也不能不怀疑有借此扬名的。争论中,拍到老虎照片的和质疑照片作假的,都说要以脑袋担保,成为这起事件中,印象最为深刻的“花絮”。

  10月过去了,2007年剩下最后两个月,网络上又开始炒作央视春晚谁上谁不上的问题了。看来,这一年真的就要过去了。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多事十月
  1. avatar

    谢谢Vera的表扬!

  2. avatar

    敬佩 一如既往的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