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九的回忆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0 条评论

  有网友在论坛上发图片,学校里又开始纪念“一二九”运动了。想起了以前在学校念书的时候,每年这个纪念日是肯定要举办严肃的纪念活动的。1935年12月9日,北平发生的一次大规模学生爱国运动,当然是反对日本侵略,因此,虽然学校里多数活动都是闹闹的,就是这个活动还比较严肃点。

  那年应该已经读三年级了。一二九系里要推出一台节目,参加学校里的大会演,没办法只好组织了一个大合唱。之前排了好多次,人来得三三两两的,效果并不怎么好。12月6日晚上,系里组织了纪念一二九晚会,我们的大合唱进行了预演,效果还不錉,浙江电视台还进行了采访,自我感觉还可以。第二天,系里学生会组织学生干部去苏州,那天是12月7日,打算8日玩一天,住一个晚上,9日上午坐船回来,刚好赶上晚上学校里的预演。记得出发的时候天还不是太冷,身上穿了一件毛衣就上路了。晚上5点多坐轮船从运河去,由于前一天晚上的大合唱和晚会很成功,民很兴奋,整个夜里大家就在船上唱唱闹闹,谁也没合眼,惹得船上的也多年轻乘客也围着我们看好戏。当然那时候年轻,也不会觉得怎么累。

  第二天早上天刚朦朦亮,船到了苏州,一出船舱,一大帮人全傻了眼,好好的天竟然飘起了雪花。北风吹在身上,那个冷呀,人一下子就从觉得从头冰了脚跟。没办法,既来之,则安之,苏州还是要玩的,硬着头皮出了码头,在城市里转了。

  已经记不清那天到底玩了几个地方。虎丘去了,几个园也去了,由于实在太冷,人根本就是麻木的,只知道跟着别人东转西转,上了公共汽车就觉得温暖无比,实在不肯下来,但不下来又没有办法。实在太冷了,钻进商店里面躲躲风也是一种莫大的享受。中午到了,几个同学在一家饭馆里吃饭,饭菜又甜又腻,没多会儿又冷了,肚子饿,又不敢多点菜,怕付不起钱,稀里糊涂总算填了点肚子。下午本来是安排去寒山寺的,听说离城里有一大段路,是很荒凉的地方,听了之后是断然不肯去了,捱到傍晚,大家商量的结果是马上启程,再坐夜里的船回杭州。

  到了船上,外面就飘起了鹅毛大雪,这里船舱里也没有来时那么暖和了,开始谁也不敢睡着,怕受凉感冒了。于是大家还是聚在一起唱歌。唱着唱着,会唱的歌也唱完了,到了后半夜,一个个开始吃不消了。先有同学在硬板椅上睡着了,大家把多余的衣服帮着盖上点,可是没那么多富余的衣服呀,于是大家只好熬着。到了后半夜,困意越来越浓,已经到了可以睁着眼睛睡着的程度了,偶尔听到同学有一搭没一搭说话,那声音就感觉就象是从天边传过来的。天亮的时候,杭州的运河边,已经是白雪皑皑了。7点光景到了杭州,公交车已经停了,从轮船码头步行到学校,又是一个我小时,到学校后,寝室里的其他同学都上课了,我已经困着眼睛也睁不开了,于是一着倒下就睡了。

  等有人叫我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吃晚饭的时候了,这一觉就睡了有七八个小时。同学说你可睡得真是沉啊,中午吃饭都叫不醒你。想想我们寝室每天中午吃饭的时候都要有个录音机伴奏下进行的,就问你们中午是不是特别安静啊,他们说才没有呢,一切照旧。这才明白,这次出去,两个晚上没睡,加上为了抵御寒冷透支了能量,人是疲乏到了极点了。

  吃了晚饭,马上就要准备晚上的大合唱了,走出寝室,踏着冰雪,来到第三食堂,在那里我们参加了大学生涯中的最后一个一二九纪念活动,可能也是这生中的最后一个一二九纪念活动。

   这是系里举办的大合唱的照片,那个穿着奇装异服在指挥的就是我。
[img]http://old.efh.cn/images/upload/2005/12/09/205212.jpg[/img]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一二九的回忆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