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愿景——《我们15个》观后感之二

发布于 / 谈古论今 / 0 条评论

_MG_6342
“15位普通人脱离熟悉的城市生活,在极简荒芜的平顶之上共同创造、生活一年”。这是《我们15个》的节目简介。在节目中,每当发生矛盾冲突时候,我屡次听到成员们议论一句话:不要忘了到平顶来的初衷是什么,要实现什么梦想?

看看热闹,想想现实,觉得在这15个人组成的一个小团队中发生的一些事情,其实蛮符合规律的。

一个团队的发起和组织,肯定会有一个理由,或者说一个共同的愿景。如开一家公司,就是要做产品,扩大市场,赚更多的钱。如组织一个慈善组织,就是要广为募集资源,更加地为弱势人群服务。即便是一个盗窃团伙,他们的愿景也很明确,那就是通力协作,偷更多的财物。

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愿景。根据每个人的景况,个人的愿景是不同的。按照马斯洛的理论,有人的愿景层次比较低,就是为了生存,为了温饱。为了这个最基本的愿景,他可以暂时不考虑更高层次的愿景。而温饱问题解决之后,人的愿景层次就会提高,最高层次是,为了尊严,为了实现人生价值等等。

每个团队都是由形形色色有着不同层次愿景的人组成的。作为一个团队的组织者,要根据不同的人不同层次的需求,支持每个人实现他的愿景,最后整合成一个共同的团队愿景,这是一个团队成功与否的关键。在团队愿景之下,个人有的愿景是有限度的,不能无限发扬光大。

参加《我们15个》的,都是生活还算优裕的城里人,他们跑到荒芜的平顶之上,去过苦行僧般的生活,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我想,大多是属于吃饱了撑的,来实现自我价值的。如果要概括,那就是一句话:他们都想证明自己。证明自己这四个字,对于一个个人来说,是具体而实在的事情。而对于一个团队来说,却是空泛而无意义的。

如果这个团队的共同愿景不明确,而所有人都想为了证明自己而在一起,这个团队注定会是一个混乱的群体。《我们15个》开头一个月的实践,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我们15个》中的居民们,到初到平顶,面对一片荒芜的土地和贫瘠的资源,一下子都懵了,他们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能干什么,怎么干。每个人似乎都有雄才大略,满肚子的计划,却无法达成一致,因此,你做你的,他做他的,全然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能不能成功,会给团队带来什么好处。怀着要证明自已的愿景上山的人们,个人的尊严又是放在第一位的,所以,冲突矛盾也就在所难免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他们终于明白了,根据游戏设定的规划,从前的财富暂时不属于自己,原有的雄才大略在这地方似乎一下子也使不上什么劲,发挥不出什么作用。大家面临的一个共同愿景是,要尽快多挣钱,解决温饱问题。来平顶的第一阶段所谓的团队愿景,变得实在而具体。每个人的个人愿景,也落到了每个人必须根据自己的能力,为团队多挣钱,多生产物资。个人的愿景与团队的愿景终于达成了平衡。我们也看到了,从第二个月开始,平顶之上变得和谐起来。虽然,节目没有第一个月那么好看了,虽然,今后随着情况的变化,还会有新的问题和矛盾产生,但是,这个生活实验也算是从此开始步入正常轨道。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神奇的愿景——《我们15个》观后感之二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