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前的一个提案

发布于 / 谈古论今 / 0 条评论

_MG_7562  从2007年开始,当过人大代表,也当过政协委员,写过许多代表建议、委员提案,许多建议提案的反馈,均是官校文章,风一样飘过,最后不见踪影。只有2013年初提的《关于抓紧开展雪窦山寺庙群布局规划研究,夯实五大佛教名山建设基础的提案》,回头一看,已经有了明显成效。那天,在雪窦寺与方丈回忆,说我们都没想到,那年的设想这么快就成了现实。
 
  有意思的是,当年我自己提的提案,后来有许多活都揽到了自己手里。这个提案是政协主席督办件,那年8月召开政协主席议政会,在会上汇报落实情况的,居然是我自己。
 
  为了方便查找,将当年写的提案全文摘录如下:

  关于抓紧开展雪窦山寺庙群布局规划研究
  夯实五大佛教名山建设基础的提案
  
  雪窦寺始建于晋代,千百年来,香火旺盛,高僧辈出,在我国佛教界将它与杭州中天竺天宁万寿永祚寺、南京蒋山太平兴国寺等9寺并称“天下禅宗十刹”,有极高地位。据《寺志》记载:在唐宋时期,雪窦寺先后受9代皇帝的41道敕谕,至今寺内尚存“钦赐龙藏”的经书5760本、玉印、龙袍、龙钵、玉佛等。宋宗赐“雪窦资圣禅寺”额匾,理宗追书“应梦名山”。寺最后一次毁于1968年,1985年起筹划复建雪窦寺,经过近30 年的努力,目前已经形成历史上建筑规模最大,拥有世界上最大室外布袋弥勒坐像的寺院。近年来,我市连续举办了五届弥勒文化节,雪窦山弥勒文化的影响不断扩大,雪窦寺为弥勒道场的观念逐渐为世人所公认。
 
  我国佛教发展史上,佛教四大名山已经深入人心。上世纪初,太虚大师曾提议将雪窦山列入佛教名山,称五大名山,对此,1934年出版的《佛学辞典》曾有记载: “今有人提议于四大名山外, 加雪窦弥勒道场为五大名山。”说明太虚这一倡议在当时已有人响应。改革开放以来,其他四大名山的观念进一步得到强化,相比较而言,我们的雪窦山的名山地位还未得到佛教界的普遍认同。目前,国内有江苏徐州的青山、云南大理宾川县的鸡足山、贵州铜仁的梵净山、辽宁鞍山的千山、浙江天台的天台山,甚至绍兴的会稽山等,都在争五大佛教名山的名份。这些地方,或有佛教典故,或有大型宗教场所的支撑,我们的竞争压力不小。
 
  佛教名山是在长期的宗教传承与发展中形成的,不可能一蹴而就,但也不能听天由命,错失良机。对照其他四大名山的历史与现状,认真分析我市在五大名山建设中的优势与不足,有利于今后更好地做好名山建设工作。横向比较而言,我市雪窦山要力争成为佛教名山之一,寺庙群的规模是一大短板。其他四大名山中,作为文殊菩萨道场的五台山,鼎盛时期寺院达300余座,目前尚存的还有台内寺庙39座,台外寺庙8座;观音菩萨道场普陀山目前也保存有20多所寺庙,其中普济、法雨、慧济三大寺声名扬;地藏王菩萨道场九华山现有寺庙80余座;普贤菩萨峨眉山有寺庙近30座。到过这些名山的人都能体会到,四大名山区域内的寺庙成群,宗教氛围非常浓厚。
 
  据雪窦寺志记载,雪窦山有名可查的寺庵有20多处,目前多未恢复。除雪窦寺外,山上已建成的只有太虚讲寺、弥勒佛学院等2座,还有3座奉慈禅寺、中峰禅寺、瀑布观音禅院虽有名号,但没有落地。山下及周边也仅大慈禅寺、法华讲寺、金竹庵、净慈寺、万寿寺、清风禅寺等6座,且除了大慈禅寺与雪窦山联系比较紧密,其他寺庙或距离较远,或规模较小,从地理和视觉上,难以与雪窦山连成一片。
 
  近年来,雪窦寺在建设寺庙群落方面,做了一些艰苦努力,但由于规划缺失,操作的随意性大,且土地的获取、规划的审批等方面难度极大。雪窦山风景区为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在此区域内建设项目,没有法定的规划支撑,也难以纳入合法轨道。因此,建议市政府应高度重视寺庙群落建设规划的研究,并将此列入我市两城四地建设、打造五大佛教名山的重要工作内容及今后一段时间工作的抓手,着手组织力量开展这项工作,在具体操作上,提出如下建议:
 
  一、建立由市委、市政府相关领导任组长的雪窦山佛教寺庙群建设规划领导小组,负责此项工作的总体安排和具体工作督查。
 
  二、由溪口雪窦山风景区管委会牵头,民宗、旅游、建设、规划、农林等部门参与,开展前期调研与踏勘,为制订规划打下基础。
 
  三、邀请有设计资质的单位负责规划的研究与文本的起草。
 
  四、规划文本征求社会各界意见后,按法定程序审批,并列入区域经济社会发展规划体系中。
 
  五、建立雪窦山佛教协会,由协会牵头,根据规划,逐步开展寺庙群建设工作,做到条件成熟一个恢复一个。
  
DSCF6451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两年前的一个提案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