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登深坑山

发布于 / 边摄边写 / 0 条评论

2013-07-05_000714-0.jpg
  
  上星期六下午,阴。独自一人在班溪一带乱转。往岩头方向,出班溪村不久,往右过一座桥,开过蛮长一段水泥路,发现一个从没去过的小村叫茅渚。进村时,天下起了雨,看看这村也没啥特色,没下车,又原路出来。回到往岩头的公路上,行没几十米,看到路左有个凉亭,亭前有一条岔路,对这个亭子,我注意过好多次,看这岔路,应该是通往山里的,我从没进去过。恰好,这时有小车从岔路开出来,于是我也拐了进去。
 
  开了一段路,意外发现这路的一头,有一个村子。村口有个简易门楼,进了门楼,右边有座庙,左边有个佛殿。门楼下坐着一老妇在大声念经,唱歌似的。佛殿里有个精瘦和尚,敲着木鱼也在念经。看人家都在聚精会神做事,我转了一圈,出来,上车。
 
  看到通往村中心的水泥路挺宽的,开了进去。不到一分钟,到了村的另一头,水泥路没了,房子也没了。水泥路后面接着通往山里的简易砂石路,看上去年久失修,不适宜车行。正打算掉头,却见刷啦啦从那砂石路上下来一辆小车。交会时,我看到对方车上坐了三个后生,都理着精干的平头。看来这路还有地方可去!我毫不犹豫踩了油门,上了那条简易路。
 
  没想到,这一开就欲罢不能了。起初以为最多开个两三分钟,应该会有一个什么去处。不料,拐了无数个弯,爬了一路坡,却总没看到尽头。梅雨季节,一连下了好多天的雨,这路湿滑不说,好多地方,路中间都让水冲出了小溪沟。好在,这路能不能开,我还是有把握的。再说刚才见到的那车,人家该不会跟我一样毫无目标的来溜车玩吧。既然他能开,那我也应该能开。所以,尽管一路上经过好几个路面比较大的地方,可以调头往回走,可这路的尽头究竟有什么?这太有神秘感,太让人欲罢不能了。
 
  车子时而在竹林中穿行,时而在山腰间盘旋,一路都是上坡,云雾不时在车窗外蒸腾,开到透亮处,从车窗往外看,路的一侧是深渊,山谷间有水库,远处隐隐约约的,则是山下的村落。——爬得不低了。
 
  终于,我在一个急弯处踩了刹车。下车,看着往上的路,路面差不多都是石砾样,看着山顶,还高呢。估算了一下时间,从村口出发,我已经在这样的黄泥砂石路上颠簸了20多分钟。雨一直在下,这样的天气,单独一个人,开着一辆动力不那么强劲的小车,在这样的地方探险,实在不够理性。
 
  这样想想,我不敢再往上了。在这地方呆了几分钟,按了几下快门,调头往回走。
 
  上山的时候,我一刻不敢停,因为路不好走。下山,路一样不好走。好在走过一次之后,对路面状况,我已经心中有数。下来时,在比较安全的地方,偶尔也停下来按几下快门。这样,跑到下面村里,竟然又化了20多分钟。
 
  回家后,翻看谷歌地图,对照卫星照片,发现今天我去的地方叫东夹岙,属于班溪行政村。东夹岙上去不远的路上,经过一个比较大的平台,周围山上种的都是花木,花木地的石墈砌得非常整齐。谷间有条比较大的涧流穿过,涧上有座水泥桥,桥边有个亭子,亭子里放着两具棺材,这个地方应该是深坑村。现在山下的公路边,已经有了个深坑新村,这老的深坑村,人居住过的痕迹全无,看来已经整村迁移了。这亭子里的棺材,应该是村里老人的寿材。现在人死了都得火化,这棺材也没啥用,于是还放在这个亭子里,不管它了。
  
 
2013-07-05_000714-1.jpg
  折返点,高山上的草木植物长得特别巨大。
 
2013-07-05_000714-2.jpg
  从折返点看山下。
 
2013-07-05_000714-3.jpg
  在半路上看到的唯一一辆停在路边的车,但是没见到人。
  
2013-07-05_000714-4.jpg
  路上还有岔道,更不好走。
 
2013-07-05_000714-5.jpg
  路边的竹林。
 
2013-07-05_000714-6.jpg
  有几个地段路特别窄,这时,要是碰到有来车,交会就麻烦了。
   
2013-07-05_000714-7.jpg
  有时候行进在在遮天蔽日的林子里。
 
2013-07-05_000714-8.jpg
  有时候在山腰间穿行,路一边就是深渊。
 
2013-07-05_000714-9.jpg
  找个透亮的地方,从高处往下看,风景不错。
 
2013-07-05_000714-10.jpg
  从山上下来,到开始平缓处,这地方应该是深坑村原址。
 
2013-07-05_000714-11.jpg
  这个村只剩下一座亭子了。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误登深坑山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