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杨这人

发布于 / 谈古论今 / 3 条评论

2012-06-03_022839-0.jpg
  
  老杨又一次“红”了。
  
  据他过去讲,他这一辈子“红”过好多次。多年前,在福建一家电视台的一个选秀节目中,他首次露脸,算第一回小红。在网上,现在还挂着这场节目的录像,有个很有名的电影演员说老杨的表演非常自信,节目主持人祝愿他今后能成为“孙飞虎第二”。这场选秀节目改变了老杨此后的人生路,只是,业余玩家跟专业演员是有很大距离的,老杨虽长着一张明星的脸,但并没有走上成为明星的路。他只是凭着这张脸,在各地辗转与人合影谋生。据他讲,他在2000年的时候第一次来奉化的,但没站住脚。此后他去过南京、西安等地,估计都不怎么成功,最后还是来溪口谋生。我第一次在溪口见到他,已经是2006年的五一节了。
  
  自那以后,他一直在溪口谋生。据他讲,刚来时的境遇非常悲惨。虽然这些年中,有数个媒体采访过他,他的店里一直在播放官方正规电视台采访他的录像,不过,他的生存空间却一直不佳。这些年中,他曾经被人打过,也曾被架了扔到外地过。我们关注到的他的行踪是:最早的时候,他在武岭门前摆摊,那个时候生意最好,后来逐渐的被挤压到剡溪对面的一个私人风景点里,然后又到山上,后来又到镇上开店,搬来搬去,最后龟缩到溪口上街头比较冷落的地方。做这生意,钻的是法律和政策的空子,官家的一句话,都可能让他的日子不好过。来钱太容易,又容易招人嫉恨,所以不得不寄生在别人的羽翼之下,寻求庇护。我感觉,他这样的职业,算是非白非黑的灰色职业,能活下来,很不容易了。
  
  我们最早关注他,是因为摄影,跟他搭上关系,还是因为摄影。2008年,我们在参观了平遥影展之后,萌生了想在平遥办一个有关溪口题材影展的想法。在我们的“策划”中,设想邀请他做“形象大使”,去影展现场替我们造势。我们第一次跟他谈这个想法时,他非常痛快地答应了,而且声明不要报酬。这个设想从提出到实现,时间过去了整整两年,2010年秋,我正式前去邀请他时,他刚刚做过一个手术,身体正在复原中,看上去非常虚弱,但还是非常痛快地答应了。在平遥的三天,他的工作态度博得了我们同去的十多个同伴的一致赞许。在我们这一行人中,我相信有很多原先对他有过种种不敬想法的,此行之后,对他的看法都有了很大的改变。
  
  意料之中,平遥之行,他又“红”了一次。在平遥得到的关注自不必说,他走到哪,成千上万的的镜头都跟着他。许多国内摄影内的名家泰斗跟他合影,不少媒体采访他。我们的影展因为有他的参加,获得了比预期更多的关注。此后一段时间,网上还出现了好多有关他的照片和视频。我们很高兴,他也很高兴。他把此行的照片、报纸放大了,贴在店里。也许他是想借这个机会,让自己的形象从灰色地带往白色那头移一点。但是客观上,他也确实为地域宣传做了工作,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他这样做,我想无论如何是应得的回报,无可厚非。
  
  从平遥回来之后,我们想给他付一点报酬,他像触电一样跳起来,连说不要不要,拿这钱我还算是个人吗?这让我们更为敬佩他的为人。几天之后,当地有些人不高兴了,这给他的生意造成了一些压力。我们特意到溪口,“召集”了与他生意有关的一些人,做了一些“工作”。自那之后的一年中,他的生意算是平稳,一直到去年的10月3日,他人被打,店被砸。
  
  去年10月6日,他打电话向我辞行,说要回福建养病,走前希望见一下我。在一个小茶馆里,他忍着肋骨被打断的巨痛,跟我聊了一个多小时。然后,我送他出城区。他去福州之后,网上铺天盖地的是有关他被打的消息。我们去香港的同事,回来后说同期的港澳台报纸,也是铺天盖地的有关这事的消息。他又被“红”了一次。
  
  也许是媒体和网络的压力,也许是他的什么关系起了作用,去年11月中旬,他给我来电,说这边有人过去给他赔礼道歉了,还给了一些赔偿。他对今后的境遇表示乐观,说待身体康复之后,再过来开店。我没想到他这麻烦事还会有这样相对完美的结局,很为他高兴。
  
  今年过年的时候,他曾经发给我一个拜年的短信,自那以后,他再没有跟我联系过。我奇怪,不是说要回来开店吗?怎么没音讯了?
  
  大概一个多月前,突然有朋友告诉我,说他因为贩毒被抓了。听到这个消息,我非常震惊:难道离开溪口仅仅几个月,他就困难到无法维持生计,需要以性命作代价的地步?上个星期天,我到溪口街头闲逛,看到他的那个店面,换了个新面孔在继续他的生意。我上前问询,店里一个小姑娘说她以前是跟老杨一起做生意的,知道当年我们去平遥办影展的事情。我问她与老杨有没有联系,她说有啊。我说老杨是不是出事了?她说没有啊,他在福州开传媒公司,大概很忙,这里还有一些事情没处理好,过一段时间会过来的。我说他来过?答说春节的时候来过。我说怎么不跟我们联系呢?下回来时,你跟他说一声,说奉化有几个朋友要跟他见个面。小姑娘答应了。
  
  回来之后,我告诉先前听到过他贩毒消息的朋友,说哪来的消息啊?人家不好好的在开传媒公司?朋友听了也很高兴,说前一段时间听到的有可能是谣传吧。
  
  没想到,才过了几天,在网上又看到了铺天盖地有关他的消息,证实了前段时间听到的有关贩毒的消息不假。这回的记者采访稿很详细,从情节上看,无疑是“铁案”,老杨最后一次“红”得不是地方,我想他是不可能再有自由身了,搞不好还会有性命之虞。显然那个小姑娘是知道内情的,只是不肯告诉我。
  
  前年在平遥时,老杨曾经断断续续说起过他的家史。据他说他的祖上,在绍兴是有名的“师爷”之家和中医之家,到他这里,算是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了。也许是祖上的文脉在他这里还有一些传承,他在穿上“戏装”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气度很儒雅。这也是他在溪口数个“特型演员”中,最受欢迎的原因。不过,他的儿子却要比他弱了许多。在我们接触过程中,他儿子不仅不善言辞,而且似乎没有多少主见,30多岁的人了,一言一行都听父亲的,以致于这一回出事前,他不仅没去阻止父亲的行为,自己也卷了进去。
  
  在我们一帮朋友眼中,老杨的表现简直跟天使一样,可他这回做的事情却跟魔鬼一般。有一个跟他接触较多的朋友说,这不奇怪,他这算是“江湖”人生,江湖生存的规矩,往往是为朋友可以两肋插刀,而不管这事究竟是通往什么方向。
  
  我的想法又多了一点:他这十多年来,一直游离在黑白之间的灰色地带,灰色地带的很多事情是没有是非标准的。长期的没有是非标准的生活,你即使长了个天使的心,结出来的或许会是魔鬼的果。我在他脱下戏装吃饭喝酒的时候,不经意间,曾留意过他脸上偶尔闪过的让人不易察觉的狡黠神情,当时我说不清这是商人的表情还是其他什么表情,现在回想起来,这太复杂了。回想起很多年前,在一次抗洪救灾中,有一个在洪水中不顾自身安危,抢救了许多灾民的年轻人,曾在表彰大会上被宁波市委书记点名表彰并起立致意的“优秀青年”,没过多久,就因为犯了什么事被公安局抓了起来。很多时候,天使与魔鬼不仅没有丝毫的距离,那根本就是同一个人啊。
  
  有关老杨,在此之前,我有过许多个设想:如果有可能,他应该是可以洗白的。跟正规的公司合作,做正规的生意,虽然可能挣不了太多的钱,但承担的风险无疑可以更小些。或许他过于聪明了,或许他过于贪心了,自己单干,自然可以获得更大的利益,但风险也是显而易见的。我还觉得,老杨本应该是个可以“教育好”的人,但或许是我们这个时代太不容人了,不知道每天发生着多少“良知被残酷的现实泯灭”的事情?这不到一年的时候,老杨真的从人间跌入了万劫不复的地狱。我只是扼腕叹息:太可惜了,真太可惜了!
  
  
  
  附: 去年有关老杨的几段微博记录
  
  下午本想去老家看看那条路新开的一段怎么样了,车出小区门口就接到老杨电话,说在大成菜场门口等我,希望见个面。我们在菜场的咖啡馆聊了一小时。被打断了肋骨的老杨说不敢在这里呆了,想回去养身体。2点多,他儿子开车,离开了奉化。
  10月6日17:59来自S60客户端
  
  我一直觉得老杨脾气蛮犟,应该比较难缠,没想到谁都在暴力面前没辙。看着他们一家无奈的神情,感觉在中国,小老百姓真的很渺小。
  10月6日18:03来自S60客户端
  
  散步。接老杨来电,讲话一公里。他说有几个人专程去他家赔礼道歉,给了2万。原因是他前几天去京访问了。他说他亲姐在那个地方工作,压力可能从那里来的。
  11月13日19:48来自S60客户端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老杨这人
  1. avatar

    老杨的没落,与贪婪的职能部门有一定关系.每月数万的"管理费",逼良为娼.
    [reply=大道,2012-08-19 00:35 AM]欢迎来访!这个管理费的说法是老杨自己说的,事实上并无此事,职能部门不可能毫无法律依据乱收费。有些黑白通吃的混混经常向他敲竹杠的事情倒是时有耳闻,此次挨打与他“不听话”,不肯交保护费有关。[/reply]

  2. avatar

    人心最难测啊
    [reply=大道,2012-06-05 01:26 AM]是的![/reply]

  3. avatar

    凡圣就在一念之差,一念转圣人,一念入地狱,命运在手中,看自己如何把握。
    [reply=大道,2012-06-04 00:56 AM]内因是主要的,这是没有疑问的。但社会的因素也不可不反思。[/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