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陕豫行(18):黄河花园口

发布于 / 自得其乐 / 0 条评论

2011-12-12_233749-0.jpg
 
  在迎宾馆里流连一个小时。10点半结束,主人带我们到第二站,赶往花园口。
 
  前一天说起花园口,我说这地方有时间一定要去看看。当年我的老乡为了抵御日本鬼子入侵中原,扒开了黄河的花园口大堤,汹涌的黄河水泛滥中原,人民死伤无数。这是当年我的老乡的一大罪状。要说推究历史,最好是上实地看看。所以说,这花园口有条件一定要去看看,沈水波戏说是代老乡向河南人民谢罪。路上,我给妻发短信,说我正赶往花园口。她回信说,你不必代人受过。看来,我的老乡扒花园口这事,在国人的脑海里留下的印象非常的深刻。
 
  车子在黄河大堤上行驶。这一段的黄河大堤上的公路建设得非常好。柏油马路宽阔,车子行驶在上面,悄没声息,路两边绿树成荫,花团锦簇。李新的先生说,这是前些年黄河大堤标准化建设的痕迹,这样的路一直可以通到武汉。走在这样的路上,你不能不感慨,中国人的钱实在是多得化不了啦。
 
2011-12-12_233749-1.jpg
  ▲黄河大堤上的公路。
 
  11点,我们到达花园口的黄河大堤上。依旧看到的是园林式设计的堤坝。黄河滩像极了我们这象山港退潮后的泥涂,广袤而荒凉。有几条有水的河汊,不时有快艇开过。不时有人来问我们坐不坐快艇。看来他们的生意不咋的。
 
2011-12-12_233749-2.jpg
  ▲黄河滩上泥涂跟我们的海涂差不多样子。
 
  大坝旁边,有个花园口引黄闸。我注意到,那闸门前面有个水位标记,看着那个标记,看着逐年提升的水位,不禁令人倒抽冷气。远处有一条大桥横跨黄河,问了一下,那果然是郑州黄河大桥。
 
  在这地方拍了几张照片,主人带我们去花园口事件记事广场参观。
 
2011-12-12_233749-3.jpg
  花园口引黄闸。
  
2011-12-12_233749-4.jpg
  引黄闸外,远处的郑州黄河大桥。
 
  黄河花园口事件记事广场是当年国民政府扒开大堤之后,1946年堵口的地方。这座广场很有意思,广场远离河堤的那面,有一面长长的大型石雕墙,石雕宽1460米,是当年扒开大堤坝经洪水冲刷后最宽达时的宽度。上面刻有反映这一历史事件的浮雕和文字,说是国共各一半表述这一事件。石雕墙的两头,各有一座六角琉璃瓦亭,两亭相对而立,亭内各有六面柱体石碑一座,分别设有当年国民党所设的“民国堵口合龙纪事碑”,和1997年由河南省政府、黄河水利委员会所立的“黄河花园口决堤渡口记事碑”,也是各按各的表述。有意思的是,国民党的碑文记载的是以大堤恢复工程为主,人民政府记载的是决口至恢复的整个过程。
 
2011-12-12_233749-5.jpg
  ▲石雕墙。
 
2011-12-12_233749-6.jpg
  ▲记事亭内的记事碑。
 
  根据现在官方的说法,黄河花园口扒堤,是为了阻止日本军队占领武汉的计划。1938年6月9日花园口被扒开,黄河水下泄后,土肥原14师团先头部队1500人、另一支日军16师团3000多人已经开始向郑州进犯,这时突然陷入了黄水的包围之中。 日军被黄水阻隔后,放弃了从平汉线进攻武汉的计划。他们退守到徐州后,南下到蚌埠,过淮河,再到合肥与日军其他部队会合,又开始从长江北岸进攻武汉。黄河改道,虽然为蒋介石争取了喘口气的时间,但到了1938年10月,花园口扒开后第4个月,武汉仍然失守。花园口决口终究没有挽救武汉失陷的命运。
 
2011-12-12_233749-7.jpg
  ▲扒口处。
  
  花园口决口后,黄河西边一路沿颖河下泻淮河,东边一路沿涡河到安徽怀远流入淮河,黄,淮合流后涌入洪泽湖,淮河、洪泽湖沿岸变成了一片汪洋。黄水所到之处,房倒屋塌,饥民遍野。根据现在通行的说法,这次洪灾,河南、安徽、江苏共计44县市被淹,受灾面积29000平方公里,受灾人口1000万以上,豫、皖、苏三省共有390万人背井离乡,他们一路乞讨,远的一直逃到陕西甘肃等省,死亡人数达到89万。

  随着花园口口门越冲越大,下游故道逐渐干涸,黄河水全部从花园口下泄,黄河就彻底改道了。由于没有固定的河道,新黄河滚来滚去,这样在豫、苏、皖三省之间就形成了一个沼泽区,也就是黄泛区。黄泛区从花园口到淮河长约四百公里,宽10公里到50公里不等,最宽处可达80公里。
 
  1945年8月15日,日本终于投降。而此时的花园口也被扒开了7年多的时间,决口处已经由最初的4米多冲宽到一公里多长,远望已是茫茫一片。抗战刚一结束,蒋介石声称让泛区人民早日回家,做出了堵塞花园口,让黄河回归故道的决定。
 
  这个时候,又发生了一个口水仗。当时,黄河故道上已经生活了30多万人,故道大多位于解放区境内,由于故道长时间干涸,堤防也千疮百孔,无法挡水。于是,八路军认为,蒋介石堵塞花园口此举,仍然是想以水代军,扼制解放区。但恢复黄河,治理黄泛区是人心所向,谁也无法阻挡。于是共产党以“大局”为重,积极配合,经过一年多的时间,到1947年3月15日,花园口堵口工程终于成功。历时8年零9个月,横冲直闯的黄河终于回归了故道。
 
  黄泛区终于回归平静。意外的是,陪同我们的主人都说,黄泛区经过黄河水长时间的浸泡,土地变得非常肥沃,成了天然的粮仓。
 
  现在,在网上有对花园口阻碍日军的作用、黄泛区因花园口决堤而死亡的人数有质疑。由于现在的人们都不是当事人,任何说法都难以服众。只是,蒋介石为了阻止日军扒开花园口这个事实,是世上公认的。
 
  现存的黄河,管理权在水利部直属的黄河水利委员会,这是个与地方水利系统并行的机构。黄河水利委员会总部设在郑州。下面还逐级设立地方委员会,陪同我们参观的马红、李新两位大姐和李新大姐的丈夫都是黄河水利委员会系统的,对这一段历史非常内行。现在黄河大堤内侧,还有着相当面积的耕作区,一部分是黄河水利委员会自己经营的,一部分是老百姓“占滩为王”的,他们说,每到黄河汛期,上游暴雨时,必须动员在黄河大堤内耕种生活的村民转移。有的已经在滩内安家落户的,到大堤外必须落实好对口接待的农户。滩内一些人家的房子也很有讲究,有的房子柱子建得很坚固,墙是用泥巴建的,黄河水淹过后,墙没了,柱子还在,修理恢复很方便。有的住家附近,黄河水利委员会还帮助农民建了高台,一般洪水的话,他们就逃到高台上避水。我说这黄河水不会一下子大起来淹人?他们说,上游逐级有水文站,来水都可以准确预报的,没问题。
 
  越过黄河大堤,通过一条长长的路,我估计着应该不止一里,主人把我们带到一个叫黄河南裹头的地方,那儿其实就是在黄河大堤内的一块高地,因为得天独厚的条件,成了一个湿地公园。公园内有游船\快艇供游客玩乐,车子甚至可以开到河滩上。我们就是在那个地方吃了中饭,然后辞别热情的博友。乘机回家,结束了此行。
 
2011-12-12_233749-8.jpg
  ▲南裹头上的树长得高大,远处河滩上可见许多游人嬉戏。
 
2011-12-12_233749-9.jpg
  ▲这些船都是水上餐厅。
  
2011-12-12_233749-10.jpg
  ▲眺望黄河,无边无际。
 
2011-12-12_233749-11.jpg
  ▲午饭就是在这儿吃的。
 
2011-12-12_233749-12.jpg
  ▲与热情的博友合影后,告别。

  [font=黑体]【完】[/font]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2010陕豫行(18):黄河花园口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