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暑有方——小镇日子(13)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4 条评论

2009-10-15_005257-0.jpg
  1988年夏天,奉化遭遇罕见高温干旱天气,时间长达一个月。

  6月30日那天,我与站里几个年轻人,骑车到南渡去了一趟。记得那天的天气还不是十分的热。我们经过城区后,沿着县江一直下去,那是条不靠公路的捷径,在田畈中穿越而过,沿途经过长汀村,江边有一座白塔,回想起来,应该是倪家碶旁边的那座金钟塔。现在那个地方有一条二级公路通过,模样完全不一样了。
 
  从南渡回来的第二天,即7月1日起,高温降临了。从气象学上讲,6月30日前是梅雨季节,江南的天,一出梅就会遇到高温,这很平常。但这一年的情况于却我有些特殊。以前的高温季节都是在家里过的,可以整天不出门,这次因为已经上班,每天不得不正襟危坐的在单位呆着,偶尔还要下乡,所以感觉特别难熬。
 
  我的房间是向北的,只有北面有个窗户,夏天的南风吹不到我的床所在的那个角落不,晚上很闷热。不过,过了两三天,我找到了一个消暑的好方法。每天早上一大早,我把自己那个小房间的门窗都关紧了,然后在地上洒些水。那窗帘是我亲自到供销社选购的,淡蓝色,看上去比较清凉――白天也拉上。这样看上去,我的房间整天是暗无天日的。我自己轻易不进去,也不让其他人进去。到中午睡觉的时候,房间里面的温度还不是太高,可以不打扇子睡着。午睡以后,我仍然把紧闭门窗,地上还不住的去洒些水,到晚上很晚的时候,外面的气温降得差不多了,再打开门窗,这样,室内的家具墙壁不至于发烫。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把办公室小厅的大门关上,窗户打开,自己的门也打开,勉强让穿堂风吹过我的房间,这样,一个夏天过去,居然晚上没有电风扇还能睡着比较踏实。
 
  白天不进房间,我就只能在小厅里呆着。小厅的顶上挂着一个破吊扇,虽然转起来吱吱作响,我老疑心它会不会在啥时候掉下来,但在夏天的时候毕竟有些用处。所以,这年夏天,我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在这个小厅的电扇下看《水浒传》。中国的四大名著,我看得最细的是《红楼梦》,那是高考完了之后在家里过暑假的时候看完的,以后又陆陆续续复习过部分章节。《三国演义》一拿到手里就头疼,主要是那些人名记不住,好不容易记住了一个,一个不留神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谁一刀斩于马下――不见了。《水浒传》的部分章节以前念书的时候看过,但是系统地看一遍,就是在那个夏天完成的。那个夏天,墙门里的邻居们经过我们那个小厅,经常看到我坐在小厅正中的吊扇下页,有时候两条腿还搁在小厅的小方桌上,光着膀子,优哉游哉地捧着一本书认真的读。
 
  所以,这一年夏天,我感觉虽然酷暑难熬,但日子还是过得比较充实。在我记忆中,自那个夏天之后,自己再也没有这么认真仔细地看过一本经典长篇小说了。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消暑有方——小镇日子(13)
  1. avatar

    条件是艰苦了些。
    不过我怎么觉着以前的夏天远远没有现在热。
    我们小时候那阵子,很少有上35、36度的,现在怎么动不动就高烧。是以前气象预报特别保守,还是自己好了伤疤忘了痛?
    大家有这感觉吗?

    [reply=大道,2009-10-22 00:33 AM]我从参加工作开始,记忆中夏天从来就没凉快过,特别是到奉化的头几年,房子差,夏天热得除了冰棍,就再也没有一点凉的地方。[/reply]

  2. avatar

    哦,不好意思,我没想到条件那么艰苦,我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嘿嘿。
    [reply=大道,2009-10-19 06:37 PM]是啊,你想不到的,嘿嘿。[/reply]

  3. avatar

    哈哈,挑到刺了【6月300日前是梅雨季节】,多打了一个0吧[wink]
      
    [reply=大道,2009-10-15 11:51 PM]谢谢,我马上改。[/reply]

  4. avatar

    晚上,那不是可拿张席挪到办公小厅的破吊扇下睡吗?是不是担心破吊扇啥时候掉下,睡觉时还要一只眼睛闭着一只眼睛开着,哈哈。
    [reply=大道,2009-10-15 11:55 PM]那个厅很小,等于是个公共过道,放了两张桌子后根本放不下一张席子。另外地面很脏,大家都是泥巴踩进踩出的(小镇外面都是泥路)。更可怕的是,除了晚上有蚊子,你还很难保证地上不会有蚂蚁、蜈蚣啥的,睡地上是想不也不敢想的事情。[/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