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周1730——台风影响

发布于 / 自得其乐 / 0 条评论


  连续的高温天,终于在周末被两个突如其来的台风瓦解。另外从这星期开始,整理微博换个格式,日期时间放在前面,内容放在后面,中间夹个图片。主要是为了减少整理的工作量。
  
  ◇ 7月24日 周一
  
  7月24日11:25
  上午先在单位参加了一个干部大会,接着跑到佛学院商量文化节子活动。这天一天比一天热。
  
  7月24日12:00
  吃了中饭还在加班的老同志,现在最担心的是怕我把啥顺走。
  
  7月24日17:31
  下午在办公室坐了半天。几个需要沟通处理的事情和明后天要用的几个材料交叉着来,竟有日理万机的感觉,好在下班前都弄完了。
  
  7月24日18:56
  到了傍晚,还在36度吧。这个凉快的地方,今天人要比前几天少了一大半。一个老头说,这栏杆根本靠不上人,太烫了。
  
  7月24日21:12
  快黑的瞬间,老天一改白天的沉闷,弄出了两道霞光给人看。远远听到江边有欢快的笛子声,走近看,原来是一位老者,我等了他几分钟,他偏不吹了,低头在手机上找曲目。在微信上发现中学老班长也在散步,约了一起边走边说,穿过惠政步行街,到中山公园告别,分头回家。
  
  7月24日23:49
  【十年】十年前的今天,我的手提小包里面的内容:家里的无线警报器遥控器2个;汽车遥控器1个;诺基亚老头手机一个;钱包露出一角,似乎没钱;钥匙在底层……
  
  ◇ 7月25日 周二
  
  7月25日00:17
  看到新闻:一颗较早升起的60后明星(孙政才))陨落了……
  
  7月25日09:33
  上午宁波大脚板督导组来督查,去高速口等。
  
  7月25日12:44
  领导督查半天。
  
  7月25日14:24
  出来一个半小时,到绍兴了。
  
  7月25日16:50
  向省主管领导(楼)汇报好工作,耐不住杭州的火热,回家!
  
  7月25日19:33
  下午1点出门,晚上7点半回家。来去杭州差不多就是一个工作日的时间,其实谈事情也就一个来小时,大部分时间花在路上了。现代化带给人的只是行动的便捷,仅此而已。事情该咋办还咋办。
  
  7月25日19:58
  终于看到马路开膛破肚的原因了。
  
  7月25日20:38
  宝化路与锦屏南路交叉口的西北角草地上,晚上新添一大人群,有个男的拿着麦克风在吹口琴,有人拿着麦克风以口琴曲为伴奏唱流行歌。这一堆把在废桥上听唱越剧的老头老太吸走了一半多。
  
  7月25日20:44
  散步回到小区,看到主干道上停着一辆救火车,几个穿着迷彩服的小伙子不紧不慢地理着水带。这是干啥呢?不像是救火的样子啊。顺着他们铺设的水管,走到一栋楼底下,看到一个半老头抬着头望着黑黝黝的楼顶方向。我问怎么啦?老头说:上面有一个蜂窠。
  
  7月25日22:51
  {十年】第一张是十年前今天傍晚的黄泥墈,第二张是前天晚上在同一个地方、差不多的角度拍的。
  
  7月25日23:04
  【十年】十年前的今晚。依次是:县江捞水草,江边隔岸观戏,在建中的龙津尚都,惠政西路。
  
  7月25日23:29
  近日,《宁波市盐业体制改革实施方案》经市政府常务会议审议通过。此次“盐改”最明显的特点就是改革政府定价机制,放开食盐出厂、批发和零售价格,由企业根据生产经营成本、食盐品质、市场供求状况等因素自主确定。今后实行政企分开,剥离食盐批发企业承担的盐业行业管理和监督执法等行政管理职能。
  
  ◇ 7月26日 周三
  
  7月26日11:41
  省主管领导(倪))来视察,上午在佛学院等了半天。中午到山上。
  
  7月26日17:21
  中午到雪窦寺,省主管领导听完汇报做好指示,已经是中午12:40。跟省里的宁波的领导请个假,不陪饭了,到方丈院餐厅扒了一口,出发去宁波看医生。到医院的时间,还是比约定的晚了十来分钟。3点半回到单位,整理了两条信息,安排了明后天的几样事情,这就又快到下班时间啦。
  
  7月26日20:42
  昨天新增加的那个唱流行歌曲的角落,今天的伴奏队伍似乎扩大了一倍,发现一支竹笛和着口琴一起伴奏,有一个”女大音”唱:一条大河波浪宽……然后就什么伴奏都听不到了。
  
  7月26日23:06
  【十年】十年前的今晚,依次是:家后门草丛中发现一条蛇蜕;惠政桥头围了一大帮人,忘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桥东岸的“世纪新彩虹”已经营业了一段时间,成了那一带的标志性风景;桥西岸路草地上,纳凉的人真不少,看得出来,那天挺热。
  
  ◇ 7月27日 周四
  
  7月27日10:47
  宁波主管部门领导(李)冒着高温来尚桥布依族老乡的水蜜桃生产基地视察。
  
  7月27日16:54
  下午在佛学院呆了大半天,研究文化节子活动现场设计方案。
  
  7月27日19:01
  天空一改前几日的沉闷,从下午起,空气变得非常通透。傍晚的风很大,显得有点凉爽。看来天气系统正在转换。江边纳凉的人多了许多。
  
  7月27日19:37
  中山路的县江桥上,每天晚上都飞舞着翅膀的硕大的蜂鸟,什么时候不见了?
  
  7月27日20:02
  做人太定了! ​​​​

  7月27日20:47
  儿子的新设备,啥东西?看不懂。
  
  ◇ 7月28日 周五
  
  7月28日10:33
  半年度工作例会开了快两小时了。
  
  7月28日12:44
  上午的例会开到12点多才结束。12点10分食堂竟然还开着,在这个点去吃饭的人竟然还很不少。吃完饭,我是最后一个出食堂的。今天白天还是热。
  
  7月28日17:31
  下午在办公室对近两个月内做过的事情作了一个回顾,总的感觉是,这时间过得真快,这事情真也做不完,这天也真热。
  
  7月28日23:14
  晚上,周末,茶聚。落日时分,以为晚上会有晚霞,在活动室下面转了一圈,却并没有出现。感觉城北要比城南热许多,我从家里出来的时候,风吹到身上感觉有一丝丝凉意呢,到了活动室,到处都是热乎乎的。
  
  7月28日23:57
  【十年】十年前的今天,很热:1、在建中的弥勒大道同山段。2、弥勒大道与大成路相接处。3、桥西岸路中山桥以北段尚未建。4、在建中的龙津尚都。5、惠政桥。6、体育场路。
  
  ◇ 7月29日 周六
  
  7月29日12:12
  气象预报这会儿的温度是34度,比起前段时间,确实是凉快一点儿了。
  
  7月29日12:29
  中午到父母家吃饭没带狗,这猫就出来得瑟了,还挠了我胳膊一下。
  
  7月29日17:00
  按图索骥,看隐潭庙八十年风云。
  
  7月29日17:05
  老铁匠,传统手艺,价廉物美,说有人坐两三个钟头的车到他这里来买,都是老主顾。
  
  7月29日21:05
  今日黄昏,凉风习习。
  
  7月29日22:56
  【十年】十年前的今天,热!上午应棋类协会会长之邀去看他承办的宁波市首届象棋甲级联赛。图1,会长比赛中;图2.郭先生比赛中。下午去惠政东路瞎逛:图3,惠政桥广告牌说,大润发签约龙津尚都,其实大润发在另一头;图4、鄞丰村那段;图5、这个老房子过去是医院;图6、头次碰到找不着儿子的夏师傅。
  
  ◇ 7月30日 周日
  
  7月30日00:56
  这雨说下就下啊?台风不是还没来吗?
  
  7月30日10:06
  建军90周年沙场阅兵。
  
  7月30日10:37
  台风影响快得猝不及防。昨天的艳阳不见了,今天的雨说下就下。
  
  7月30日11:40
  看完龙应台的目送。述说有常、无奈的书,其实每个人的日子都这么过。
  
  7月30日16:48
  去栖霞坑,邂逅一场暴雨。
  
  7月30日19:28
  晚上7点零一点散步就回来了。大半程没雨,去逛了个小超市,结果最后一里路的时候淋到了小雨,赶紧逃回家。
  
  7月30日23:01
  【十年】十年前的昨天(图1),以及今天(图2),一个地块的再次重生。
  
  7月30日23:03
  【十年】十年前的今天晚上,看八一晚会,晃了半夜。
  
  7月30日23:10
  早上醒来,家里静悄悄的,一看表,7:47,哎呀,上班要迟到了!鲤鱼打挺一样起来,折好被子,打好房门,一想,哎,不对啊,今天还休息吧?再细一想:真的,今天不是星期天么,还能休息啊!赶紧回到床上回笼……不过,到这会儿,这个星期天就过完,一周也过完,明天又要上班了!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微周1730——台风影响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