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父亲讲述33年前的一件蹊跷事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0 条评论

2009-09-09_223053-0.jpg
  图与文无关。
  以下是我父亲记载的:
 
  故事发生在1976年,具体日期已经不重要了,就是毛泽东去世的前一天晚上。

  那个时期我正好在甘肃燃料化工局的清仓查库工作组的任上。这个工作组是从各个基层工厂抽调上来的人组成的,我是代表刘家峡化肥厂上去的。那天,由于本人没钱化了,当天下午乘车返厂拿钱。那晚我住在厂招待所——出去工作返回都住招待所,这是惯例。当时,厂长李继周因调来不久,也住在厂招待所。

  大概12点以后吧——确切的时间谁也没在意。起重班的张祥俸突然急匆匆地跑来找厂长,说水气车间打来电话,黄河边上的小川泵站有紧急情况。这消息惊动了大家,大家七嘴八舌说,厂泵站会出什么事故?老张说,不是事故,有紧急情况,泵站下面的黄河水在作怪了。大家七嘴八舌又猜测,有说是不是上游刘家峡水库放水?也有说这些天是大晴天,根本没下雨,水正不够呢,刘家峡会随便放水?厂长打电话到刘家峡水电站问情况,那边证实没放水。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

  我厂的供水系统是,两只水泥船泊在黄河里,水泥船上装有两台大功率的的水泵,从黄河抽水向厂里送。水是化肥厂的生产命脉,所以泵站那里有专人值班,24小时不缺人的。

  装载泵站的水泥船由两根很粗的钢缆固定,前面一根、后面一根。黄河水一泛滥,钢缆就有可能断裂,船只万一移位,与泵站相连的水管也会断裂,这会影响全厂生产。所以,有情况他们肯定要向厂里汇报。

  泵站那边接二连三来电话说有危险,情况紧急,李厂长和老张他们决定到泵站去看看。

  这事其实跟我没有关系。还是这个起重班的老张,硬拉我一起去看。他说反正有汽车去,也不要你走,况且睡也睡不成,一起去看看吧。所以我与厂长、老张他们一起去了小川泵站。

  西北的九月,后半夜寒气逼人,一到黄河边上,我觉得太冷,就说懒得下去了。老张是个四川人,他讲:“你是懒虫喔。”他们都去了黄河边上的泵站察看,我和驾驶员坐在驾驶室里等。

  不知道过了过久(时隔久远,想不起来了),他们都回来了。听老张他们说,不知道为什么黄河出妖怪了,他们下去的时候,看到黄河水上下翻腾,很像粥煮开时的情景。两只水泥船一上一下被折腾得够呛,眼看两根固定船只的钢缆快要断了,他们又重新加固了两根。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河面的水翻腾得有些缓了,天却突然亮起来了,他们说离泵站大约一公里多的黄河对面的村落都能看得清清楚楚,连在河堤上走动的狗也看见了。大家都说这是怎么回事?莫不是见鬼了?说着说着天又暗下来了,黄河水面也恢复了平静,像是啥也没发生过一样。看着没事了,去泵站的人也撤回来了。

  回来的路上,大家七嘴八舌还在瞎猜测,但谁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上兰州工作组去了。知道毛逝世是第二天下午的事(毛泽东去世是1976年9月9日0时10分,也就是9月8日半夜12点过)。回想起前一天半夜的事情,不禁有些咋舌。以后大家见了面,都不敢再议论这事了。

  那天晚上发生的这一段我没有亲眼看见,因为我一直坐在汽车里。但是记得那天同去的有厂长李继周,起重班的有老张张祥俸、刘国良、杨兆麟、刘凤德等六七个师傅,两个汽车司机,还有我这个闲人,十几个人回去的时候一路都在说这事,所以虽然这事情过去30多年了,一些细节还是记得很清楚的。  

  你说这件事怪也不怪?我把这当作一件趣事记下来。

——————————————————————————–

  【我的后记】

  1.我父亲1939年生于奉化,1953年随我爷爷到兰州谋生,1962年毕业于兰州工专,毕业后供职于兰化集团,1970年代在刘家峡肥厂工作,1982年调回奉化,1993年提前病退。

  2.关于上文所述之事,我小时候就经常听父亲在说,近来又听他说起,我鼓励他自己写下来。在他写下来之后,我又逐段逐句与他核对探讨,作了修改,把这事的前因后果交代清楚了。

  3.我查了日历,1976年9月9日是农历八月十六,那天应该刚好是满月。因此,我怀疑那突然天亮起来的情况,会不会正好是拨云见日?父亲说那么多人都以为那个天象特殊,月亮再好,能够看清一公里外的一条狗吗?

  4.听我对此事有怀疑,父亲说,再有几个亲历的旁证就好了,无奈他离开甘肃时间太久,同事都不大联系了。前些天他特意打电话给过去的同事,要找文中提到的起重班的老张核对情况,却听说老张得了老年痴呆症,已经回忆不起往事了。

  5.由于这事我父亲并非亲眼所见,大家姑妄听之,切莫信之,一笑而过,一笑而过。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听父亲讲述33年前的一件蹊跷事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