憋不出来的文章

发布于 / 谈古论今 / 0 条评论

[color=White]  市里某部布置我们单位写一篇时事性评论文章,说是报纸要用,准备一系列刊出10篇文章,其中分配给我们的内容是有关服务促进发展的,说可以写得口气硬一点,露一点。回来跟同事讨论,竟无一人肯接此任务,都说写不出。自己也足足憋了三天,发现连写一个开头也难。写了那么多年应景性东西,回想起来,没有一个比这更难的。下午有个同样接到了任务的朋友打电话问我写得怎么样了,我说不是还早吗?你呢,他说,自从干了这行后,从来没有觉得这么难过,呵呵,原来同样困窘的不是我一个。

  难在什么地方?自己想了半天,发现这篇文章的观点,自己可以写的,人家不一定能够接受,人家想要的,我憋不出来。所谓御用文人之累,盖在于此。

  目前政府服务怎么样?比起几年十几年前,当然有很大改观。但是改善到了什么程度,自己去试试就知道了。2004年市里搞机关效能建设,我出了个主意,说要试试机关服务怎么样,很容易,派几个年轻面生的同志,跟着人家要审批要登记的人跑好了,什么问题会发现不了?何必要发问卷,开座谈会这样兴师动众,劳心劳力而又不会有什么效果?当然最后是没有人敢试,大家都在桌面上讲讲老话好话套话多容易啊,何必去得罪人呢?

  几年前出国赴东南亚一趟,认识了一个外商的秘书,紧跟着我们回来,他也到我们这里担任外方的代表,对一家外资企业进行管理。他在这里没有什么熟人,开始的时候有事没事向我讨教,有了问题更是急慌慌地向我求救。当时他的企业还有筹建阶段,房子盖好了,设备调试好了,出口的产品销路也有了,首先碰到的是投产前的验收问题。这时候,在一个环节上卡住了,有一单位的头无论如何要按照国家的最新规定来,企业一再说明根据他们生产的情况,这样的规范是没有必要的,那单位的相关人员也认为从实际看不这样做也是可以的,但是有规定要做那是肯定要做的,没办法,拖拉了有一二个月,我也使不上劲,后来,通过我同事,找到他们单位的新来的头,那头儿问了情况,说没什么问题,就通过了。

  接着,是欧盟代码的审批了。这个简直可以用旷时日久来形容,前后大概办了有一二年,终于到了最后,他们在欧盟的网站上查到了他们企业的名单,心想十天半月应该下来了吧。这下胆子大了,马上组织货源进行生产,结果,到了交货期还没见批文的踪影,跑到上级主管局去问,上级局说你们的事情我们已经挑了好多担子了,再去问他们的上级恐怕不合适,我们不敢去问。没办法,已经装好的货全部拆包重新入库冷藏,一下子损失了几十万元。他又来找我,说能不能由我们出面跟上面谈,或者行个文件,我请有关单位去上级问,还是老一句话,说不敢。我想没办法了,正想起草文件呢,他来电话了,说代码下来了,因为他们的公司前面冠的是浙江,所以,上级局把文件送到杭州了,我倒!

  别以为政府的服务水平就是这么低下的。要说快起来,那还真快,前些日子,市里有个事情要协调,我的同事召集了好多单位进行讨论,先讨论第一个问题是不是可行,结果下面有个单位说,这事情他们已经办好了。为什么呀,做这事有钱啊,效率当然高了。

  前两天为这文章跟一同事聊天,他说,搞好服务,只要有三个心就够了,一是良心,二是真心,三是公心。有了良心不会办混球事,有了真心不会办窝囊事,有了公心能够办成漂亮事。同事说,原来以为有的事情办不好,是有的单位有的人水平不够,这些事情接触久了,才明白,原来他们不是水平不够,而是水平太高,凡是对自己有好处的,自己先“服务”好了;没好处的,慢慢来吧;对自己的好处有影响的,对不起,按规定办死你!

  这样的体会,这样的评论,怎么上得了台面呢?所以。我得继续挠头,继续想我的官样文章应该怎么写。唉,真是累。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憋不出来的文章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