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后入主高层政坛之感

发布于 / 谈古论今 / 3 条评论

[align=center]2006-12-22_234943-0.jpg[/align]

  今年起,从中央到地方各级班子进行换届。按照中国现行的政治体制,同时进行换届的包括党的领导班子,人大班子,政府班子和政协班子,俗称四套班子。今年的换届跟往届相比有一大特色,为了上下对应,县级班子提前一年,乡级班子今后的任期也将从过去的三年改为五年。如此大规模的上下联动换届,在过去是不多的。

  班子换届,当然涉及人事变动。人事变动的一个重要内容是干部的年轻化。现在乡级班子已经有了80年后的人,县级班子有了70后的,市级班子60后的点了相当大的比例,省部级班子中50后的肯定唱主角了,但是60后的也开始露出头角。今天网上就有报道,标题是《干部年轻化缩影:60后省部级官员亮相政坛》,介绍了上世纪60年代出生的三名正部级高官:分别是团中央第一书记胡春华与新任农业部党组书记孙政才,以及湖南省代省长周强。

  细细看了三人的简历,发现一个规律,他们三人全是平民出身,少年时代生活艰辛;毕业于名牌大学;毕业后从事共青团工作,其中农业部党组书记是从事技术出身。以其年资来讲,三人的升迁之路都非常快捷,都有一个可以称之黑马的阶段。

  60年代出生的人,可谓经历丰富。出生于文革期间,长大懂事的时候还处在文革后期,政治运动的记忆或多或少会留一些在脑海中,物质生活的贫乏对这代人来讲仍然刻骨铭心。该上学的时候,国家恢复了高考制度,这一代人的竞争最为激烈,求学之艰难自不必说。到了大学阶段,经过了历次民主运动的洗礼,比起他们的哥哥姐姐们,这代人对旧体制更痛恨,但对旧体制的适应也最彻底,可以说这是充满矛盾的一代。目前,这代人已经纷纷入主中国的大多数领域,如政坛、商界、理论学术界,都开始执掌牛耳。在最基层的一级政坛上,有些人甚至已经开始作退出历史舞台的打算。但是以中国过去的惯例,60左右快退休了才可以当上省部级高官的,以40多岁之年,能够入主高层政坛,应该还刚刚开始,自然很引人注目。

  中国现行的干部人事制度,提拔干部讲究按级逐层提拔。如果大学毕业22岁,从科员开始做起,每2-3年升一个台阶,到副科级、科级、副处级、处级,再到副司局级,司局级,再到副省部级,最后到正部级,至少要爬9个台级,这样至少需要20-30年。这还不包括在最基层的乡镇政府级别最多只能到科级,县市级只能到处级,原地踏步耽搁上几年,那到了正部级的时候,无论如何也得到55-60的年龄了。所以,如果要在40多岁的年龄做到这份上,只有破格提拔一条路可走。

  破格提拔,在干部人事制度中也是有规定的,但是条件非常苛刻,十次机会中有二三次没破格,那就完了,达不到目标了。所以仅靠破格还不行,还得有两个条件,一是你的起点得比人家高,二是你傍上了另外一个赏识你的高官。

  两个大学生,同时毕业分配工作,一个到了乡镇政府,一个到了部级机关,两人工作做得都非常好,三年后同时提拔为中层干部,一个是在干部层级中还上不了册子的股级,一个却是副处级了。在基层的那位要到他的同学的第一个台阶,在家乡已经要被人认为是祖坟冒烟的事情了,而且没有二十年打拚还不大可能,在部级机关却是寻常事。两人再提拔,等基层那个做到副处级,他的在部级机关的同学就差不多可以到省部级了。也就是说,起点高的,可以比低的少走二十年。

  起点是第一个基础,大学毕业的时候,教师们会激励学生们说,你们毕业了,大家同处在一条起步线上,希望今后的路走得更好等等。其实这话不对,毕业分配工件,相当于投胎,投得好不好,那关系大了去了。

  当然,光靠投胎好还不行。如果有高官可傍,那条路更加快捷。

  前些年,遇到一个省里来挂职的领导,到了之后,第一次吃饭,席间谈起他的来历,却原来他与我同一年进的同一所学校读书,他是大专学历,毕业比我早了两年,毕业后到团省委工作,给一位领导当秘书,后来那个团省委领导高升成了省领导,他也被外放到县市级任市领导。我们在基层的,要做到这一级需要经过多岗位的工作经历,现在特别强调乡镇工作的经历,他没在乡镇工作过一天,连在县市级工作的经历也没有,一直在省级机关打转转,一外放就成了副市长。这个差别大多了。回去以后,听说不多久就成了副厅级。当然,他傍领导的力度不算大,因为后来没有再去跟着省领导。工作中经历过的一些人的升迁,还要有戏剧性,有的听起来跟神话故事一般。难怪有同事说,在中国办事情,只怕想不到,不怕做不到。一个只有“五七”高中学历的司机,平时读报纸划字连篇,发言吱吱唔唔,傍着权贵后,过上几年会官至厅局级,这个只有在小说中可以看到的故事,却真实地发生在现实中。难怪,前两年有报道,三陪女摇身一变也可以当部长了。

  倒不是说傍权贵人的一律心术不正。有的是凑巧了,加上工作确实能干,提拔也是顺理成章。问题在于傍权贵的好大一部分人是通过投人所好,哄蒙拐骗来的。傍权贵的办法很多,有的人采用的手段,可以恶心得让人把隔夜饭都吐出来,不说也罢。靠这样低三下四求来的官位,你想他能不去搜括民脂民膏,能不去欺压百姓下属,能不去贪脏枉法?否则何以求得平衡?倒霉的是老百姓,恶化的是官场生态和社会风气。对这样的人,现在社会上一方面是痛恨之,另一方面是崇拜之--人家的本事就是大啊,要什么就有什么,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太令人羡慕了。

  不论是在高起点上走捷径还是在低位上傍权贵谋捷径,只要存在捷径,就说明“由少数人在少数人中选人”的机制在选人用人方面仍然起着主导作用。决定别人官运的人四眼一望,看到的就是旁边那些围着自己转的人,你不能让他看到,他怎么知道你有本事?所以,要当官,只要对上级负责就可以了,只有整天围着领导转,把领导伺候舒服了,他说你好了,你才是真正的好。难怪现在的官员都是一级服一级,一级围着一级转。许多人把好大一部分精力投入在揣摸研究上级领导的喜好、心理上。这样做,心头还有多少空间留给工作,留给老百姓?用大脚趾也可以想出来。

  话说回来,官当得再大,最后还是一把火烧成灰。人赤赤条来,赤条条去,路上熙熙攘攘,坐着轿子热热闹闹走也好,安安静静独行也好,最后的结局是一样的。在官场上,不要失去自我失去人格,那才不会让人哂笑。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60后入主高层政坛之感
  1. avatar

    都在走同一条路,离火烧日子越来越近了[razz]

  2. avatar

    人生是一个大舞台,有台上的:主角,配角,龙套,后台打杂,配乐的,一个都不能少.台下更是座位多多,千人万人不可能坐同一位,有甲票位,也有乙票位,还有站着看的.万正来了,有乐就好.

  3. avatar

    确实这样,一起玩的几个,在省里已经到副处或正处了,外放的话也该是副厅。
    这也没什么,只要心态好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