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巨变——《旧影新照》(23)

发布于 / 触摸人文 / 0 条评论

2008-12-17_010046-0.jpg
  要说从1978年以来30年中什么变化最大?第一当然是城市的面貌,第二就不得不提到交通了。

  上面这张照片反映的是溪口风景区通往雪窦山那条路的一个大转弯,这条路属于省道,始建于1965年9月,因文革停了一段时间,1969年4月竣工。从图中可以看出,当年是一条砂石路面的简易公路。这张照片的说明文字说,1978年时奉化31个公社已经社社通车,事实上,我所在的那个公社,当年公路还刚刚开工建设,1979年底或1980年初才通的班车。因为,1979年下半年,我刚刚从大山里走出来,到溪口镇上读初中三年级,开始的那段时间,我都是步行往返,单向行程30里,要走上小半天时间。老家通车后,我坐过一次车,还就此写过一篇作文,记叙了当年的情景:
 
[color=Pink]  变了,家乡的路
 
  我迈步登上了一辆绿色的客车,挑了个靠窗的座位,坐了下来。随着一声悦耳的喇叭声,汽车徐徐开动了,它缓缓地行驶在山腰间的公路上。

  我探出头,望着窗外:只见层层梯田禾苗茁壮,条条小溪象彩练挥舞,座座水库如明镜般耀眼,条条大道如白带缠绕。望着这一切,我不禁回想起往事……

  解放前,这里只有一条用黄泥铺成的羊肠小道伸向外面。晴天,走路时脚下象冒烟,泥沙乱飞;雨天,滑溜溜的,一不小心,就会摔个”四脚朝天”或”嘴啃泥”。当地农民每天到山上去砍树,劈成柴头,沿着这条路挑着柴头走几十里山路到”洋行”里去换一升半斗米来维持生活。因此,这一带有一首甚为游行的歌谣:“吃的六谷糊,走的黄泥路。”

  解放后,贫下中农走上了合作化的光明大道,党和人民政府为了方便人民交通,加宽了原来的路,再铺上石块,成了一条手拉车路。供销社的物资和农民的生活用品都由手拉车拉进来。

  一九五八年,轰轰烈烈的大跃进开始了,这里成立了人民公社。公社社员发挥了冲天干劲,准备大搞农田基本建设,大量的物资靠手拉车已来不及运载,怎么办?公社党委征求各大队的意见和广大群众的意见,并征得上级常委的同意,决心修建公路,让汽车通到村庄!

  从此,每到秋收以后,总可以看到成群的公社社员在山腰上打石、放炮。随着“叮叮当当”声和“隆隆”声,山腰上出现了一段段公路,只要把它们连成一线,铺上沙石,就可以开车了。

  但是,晴朗的天空出现了乌云,在林彪、“”四人帮”的年月里,要搞社会主义建设真难啊!大干社会主义的人被诬蔑为“埋头拉车的走资派”,修公路被斥为“用生产压革命”。种种莫须有的罪名压了下来,公路建设停顿了,一段段公路堆着沙石,横躺在田边、山腰,却久久不能连成一线。于是,有几段公路上栽上了桑树,有的当成地种上了农作物,甚至有的地方塌方了。

  粉碎了”四人帮”,随着亭下水库建设的飞速进展,山腰上重新响起了“叮当”声和放炮声。不到一年,蓝色的客车就沿着弯弯曲曲的山间公路开到了村庄,给山间人民带来了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嘀—”一阵喇叭声打断了我的思序,我重新探头遥望窗外的层层梯田、条条小溪……我内心热浪滚滚,仿佛看到了:层层梯田变成了一往无际的人造大平原;铁牛隆隆地奔驰,耕耘着这肥沃的土地;一架银白色的飞机盘旋在上空,在均匀地播种着稻谷;条条小溪被拦腰截断,汇集成一座宏大的水库;发电机隆隆运转,输送出电流,沿着那长长的电线,奔向那四面八方,建设工农业生产;发电机下白花花的水浇灌着肥沃的田地。看着,看着,我心怡神驰,我的心,好象飞到了二○○○年,看到四个现代化的实现。

  汽车在继续奔驰,车轮下,伸展着一条截不断的路,通向更远的明天!

   (15岁时的作文,尊重历史,一字未改)
 
  30年后,作文中描述的那些不切实际的美景虽然大多没有实现,但交通状态的改变,确实是非常巨大的。到2007年底,奉化市公路通车里程达到1134.91公里,比1978年增加823.01公里,其中高等级公路272.22公里,占总里程24.0%,实现了所有行政村通硬化公路。对外的交通联络更方便,奉化有同山高速、甬金高速过境,宁波绕城高速公路擦城北而过,这三条高速公路的连接线已经基本建成,驱车10分钟可以实现互通。甬温铁路已经进入铺轨阶段,铁路场站也在同步施工。宁波栎社国际机场离奉化市区仅15公里,奉化人坐飞机比住宁波城区的还方便。奉化到北仑港口只有50公里陆路,沿海和内河还有民用码头数个,物流运输成本低廉。杭州湾跨海大海通车后,坐车到上海,两个半小时就到了。

  现在要出行,真是太方便了。奉化人从来没有感觉到奉化像今天这么小过,奉化离世界这么近过。
 
2008-12-17_010046-1.jpg
  老照片中的这段公路的新貌。因周边植被繁茂,从原拍摄的角度已经无法看到公路全貌。
 
2008-12-17_010046-2.jpg
  去年底开通的奉化城区至溪口的弥勒大道。
 
2008-12-17_010046-3.jpg
  弥勒大道的隧洞。
 
2008-12-17_010046-4.jpg
  甬金高速公路。
 
2008-12-17_010046-5.jpg
  甬金高速公路跨剡江的萧王庙大桥。
 
2008-12-17_010046-6.jpg
  建设中的甬温铁路方门段大桥,横跨过同三高速和省道甬临线。
 
2008-12-17_010046-7.jpg
  这段时间,甬温铁路正在铺装铁轨。
  
2008-12-17_010046-8.jpg
  硬化的通村公路,是山区农副产品外销的唯一通道。
 
2008-12-17_010046-9.jpg
  我老家后山的山腰上的一条通村公路,五六公里长的公路尽头,只住了十多户人家。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交通巨变——《旧影新照》(23)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