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一个好人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2 条评论

  【摘要】[font=黑体]星期三一大早,我再往他的办公室打电话,仍然没有人接。过了一会儿,却接到了另一个令我目瞪口呆的电话…………[/font]

  因为身边聚集了一帮喜欢摄影的朋友,市委一个部门的领导,委托我牵头编一本回顾改革开放30周年、撤县设市20周年的大型画册。两个多月前跟我讲这事的时候,我没多加考虑就随口答应了。于是这个部门委托他们刚上任不久的副职、也是一位彼此很熟悉的朋友来跟我具体谈,我说我的条件是:等你们把所有的资料收集齐了,我来负责编辑、汇总。这位朋友爽快地答应了。

  一个月过去了,我把画册的提纲给了他们,他们却一直没有回音,等到8月底,我一问,照片只收集到几十张。我一听就跟这位朋友急了眼,9月1日在电梯口碰到他,下了最后通碟:10日前不搜集好照片,这事我不干了。

  说的虽然是气话,但事情到这份上,想推个一干二净是不可能的。随后几天,我一直在暗暗着急。不巧的是,这段时间他到杭州培训去了。于是我催他的手下,但是他们对这个事情全是外行,搜集来的照片送过来一看,根本无法做画册。看着情况不妙,我又跟他们说,这事我不干了。

  9月7日,星期天上午,我的这位朋友从杭州回来,约我面谈,说这事你不干是不行的,要我再提出条件。我于是提出要抽调几个人,推掉单位的工作,一心一意做这事。接着向他推荐了人选,其中负责照片收集整理的就是博友夏亦蓟。他答应跟领导汇报后,马上落实人员。于是这事我又重新应承了下来。

  第二天,夏亦蓟到位了。照片有了专人搜集,提纲也开始细化,一切工作开始步入正规,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个星期一,从平遥参加摄影节回来的第二天,听说他已经完成了杭州的培训,从这个星期开始上班了。看着我们收集照片的任务基本完成。我想找这位朋友再谈一下,抽时间审核一下照片,安排一下章节版面。

  星期二下午往他办公室打电话,没人接。星期三一大早,我再往他的办公室打电话,仍然没有人接。我跟在他隔壁临时办公室的夏亦蓟说,见到他来了马上通知我,我去找他。过了一会儿,却接到了另一个令我目瞪口呆的电话……

  电话是市委办公室主任打来的,说通报一个情况:前一天下午,就是这位朋友,在溪口陪了客人回来上班路上,遇到了车祸,目前正在医院抢救,情况很不妙。

  我听了心头一凉。我一直在找他的这段时间里,他却早已经躺在医院了!

  下午,与几位同事去医院探视。重症监护病房的走廊外围了一大群人,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他们单位的人见我们来了,按了对讲门铃,里面护士说正在消毒,不允许我们进去。看门外的所有人,神情都是戚戚的,这心里更往下沉,没说什么话就回来了。心里只有念叨,希望奇迹能够在他身上出现!

  今天一大早,还没进办公室,碰到单位同事,说他昨天夜里已经去世了。

  在办公室呆坐一会儿,想起2年前还给他拍过一张照片,于是又翻出来看。这是2006年的6月,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浙江省分库工作人员首次来奉化对志愿者进行血样采集。我陪先前已经报了名的妻子去抽血样,正巧看到他也在,一付嘻嘻哈哈的神情。他也会来参加这个活动,令我感到非常意外。我拍下了他当时的样子:刚采完血,一手还按着针眼,一手拿了个人家发给他的荣誉证书,还是嘻嘻哈哈的样子。

2008-09-27_220345-0.jpg

  再往前想,我跟他是1996年去云南参加一个商贸活动开始熟悉的。那年我们都才30出头,一起去的人里面算是年轻的,他已经是一个镇负责工业的副镇长了。由于都年轻好动,我们一路上不停地跟导游小姐开玩笑。导游小姐看他长得英俊潇洒,开玩笑叫他不要回去了,留在西双版纳当上门女婿好了,不需要干活,琴棋书画烟酒茶,只要管这七样事情就行了。从西双版纳回昆明的前一天,导游给我们发机票,发现少了一个人,一点人头,刚好是他。于是我们就打趣说,天留你啊,我们走了,你就留下吧。他听说少了他一个人的票,脸上竟有些慌张,惹得导游小姐捂着嘴不住地笑。当然后来机票补来了,他单独一个人坐另一个航班。我说你放心,我会在昆明机场等你的,你不来我不走。下了昆明机场后,同去的人中间有人感到冷,吵着要走,我有点火,坚持要等他,他带着去的两个企业家在等到他后,跟他说我人好,重义气。因为这事,我们一直关系还可以。

  回来之后,我们彼此忙于自己的事情,平常联系并不多。偶尔见了面,这事就一直是我打趣他的话题。

  这12年中,他从镇里调到机关,一直干的是副职,前些年,市里一个局接连着配备了两任党外局长,他担任了党委书记。虽然算是正职了,但仍然是配角。第一任局长后来成了副市长,第二任今年年中考到宁波一单位任职去了,大家都以为这次他可以升任局长了。却没料到几个月前,一纸公文把他调到市委这个部门,又任了副职。

  大家都说这次调动对他来说,心里肯定不大开心,从参加工作以来一直做经济工作,这回却调了个党务部门,而且事情特繁琐,不好做。但是表面上,他依然是嘻嘻哈哈的样子,看不出来有什么不高兴的表情。他交游极广,精力充沛,在机关里,上上下下,见谁去乐乐呵呵的。他过去的同事有点难事,他也会倾力相助。所以这次一出事,大家都感到震惊异常,无法相信。上午我去殡仪馆送别他,看到汽车已经停到了门外的大路上,悼念厅里外都是人,好多大老爷们眼睛都是红红的。想送个花圈,殡仪馆早已经没有了,到隔壁的公墓地管理处去买,那大爷还教我花圈上的字应该怎么写,看来已经有不少人从这里买了花圈。

  人的生命真脆弱,按年龄,他仅比我大上一岁,在这个年龄还有太多事情要做,还有太长的路要走,因为一场意外,他就这样走了。对于一个普通人,他的去世,大家也许会很快忘却,我却愿意写下这么一段简单的文字,为的就是纪念一个好人。祝愿他一路走好,在天国仍然快快乐乐,嘻嘻哈哈的。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纪念一个好人
  1. avatar

    有数了,谢谢阿碧,有空再来转转,哈哈

  2. avatar

    都是好人,愿好人一生平安!!

    许久没见你了,,你的好,记着,不忘,

    若有路过我处,请留步,莫嫌一杯清水,

    下次过来看你。。。

          ---阿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