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深处的汝霖别墅

发布于 / 触摸人文 / 1 条评论

2013-03-13_220422-0.jpg
  
  两年,四次探寻,终于在徐凫岩下的密林深处,找到了听人无数次提起过的汝霖别墅。
  
  汝霖,是我老家一位乡绅的小名。他的大名叫竺通甫,1988年版的《奉化市志》有传,我在以前的博文中曾经引用过,这里再引用一次:
  
  竺通甫(1883一1951),乳名汝霖,字圣任,董村乡上堡(今董村四村)人。出身贫寒,年轻时以肩挑小贩度日。1911年(清宣统三年)去上海谋生。20年代初,开店经营冷饮西餐,后开设协进煤石驳运社和竺通记煤号。1932年捐资创办董村联芳完全小学(今董村乡中心小学前身),自任校董,免费入学儿童130余人。抗日战争期间,部分学生因生活困难停学,遂增设夜间补习班,开设成人识字班,又开办四明初中于上堡词堂。办学17年,承担了大部分经费,资助数名高材生深造。1933年拓建姚家村到徐凫岩脚6里山径为卵石路,在瀑布下筑石拱桥,同时创办徐凫农场。1935年出资兴建筠溪上堡段防洪石堤,越年竣工,全长1000米,宽3米,高2.5米,数十年来确保村民安全。
  
  汝霖先生在80年前所做和功德,让几代乡人受益。可除了市志上那段简短的记载外,有关他的人生细节,现在没有人能讲得清楚了。毕竟,七八十年过去,即便是年过八旬的老人,在当年,也还是不谙多少世事的小孩,不可能对当年的事情留下太真切、系统的记忆。对于汝霖先生,除了地方志上的那一段记载,我只能从乡人口中听到一些零碎的传说。
  
  不过,斯人虽远去,江山依旧在。我父母60多年前读的小学,以及我40多年前上学时乡中心学校的前身,就是汝霖先生创办的联芳小学。他创办的四明初中的校址上堡词堂,现被乡人们整修一新。老家筠溪上游的上堡段防洪石堤还在。徐凫岩瀑布下的石拱桥,虽然改造过了,但是那位置和基础,还是他修筑的。他当年修建的从姚家村到徐凫岩脚6里山径,我已经踏走了两遍,只是我父母年轻时见过的宽大的卵石路,现在大多已经风化或为山涧山水所毁,但毕竟还留着路的样子。
  
  汝霖先生留下的故迹,能见的我都见了,包括他那风倒败落的故居。唯一没找见的,是他创办的农场和乡人传说中的别墅。在我的记忆中,徐凫岩一带的山势陡峭险峻,人能在坡上站住已经不错了,一年前的两次寻访,更强化了我的这一印象:在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安置得下农场和别墅呢?我父母说,这别墅,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已经倒塌,现在可能更难找了。但越是这样,我越有好奇心,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找到这故迹的所在,亲眼看一下这究竟是怎样一个神奇的地方,想象一下当年辉煌时会是什么样子。
  
  去年最后一次探访未果,回到山脚下的姚家村时,村中一老者说,我们两次从山脚而上的寻访,都没找对路。通往农场和别墅的路,是在我们上行,快接近至最高点时, 一条拐向向左横行的山道。两次攀登,我都注意到了那条山道,一直以为是村民劳作的通道,没想到,两次都错过了。
  
  去年三月底,山间已经万物萌生。天热之后,在野外行走就不大方便了,只有等到冬天树叶落光之后,再作打算。今年春节过后,转眼就到了3月,眼看着山间的万物在春风的熏陶下,开始蠢蠢欲动,再不行动,又要错过一年了!于是,约了朋友,赶紧上路。探访的那天,是3月3日。很巧,64年前,也是3月,就我们行动的前一天,2日,下野回家的蒋氏父子俩曾经到过徐凫岩及农场。5天之后,7日,父子俩又一次到这地方,而且循着汝霖先生开辟的那条山径,下到姚家,经董村,回溪口老家。又很巧,前不久看到朋友收集到的一张照片,蒋氏父子经过董村时留下的影像,背景恰是汝霖先生的老宅。
  
2013-03-13_220422-1.jpg
  下午近1时,我们到达姚家村。
  
2013-03-13_220422-2.jpg
  去年3月25日时,村中这棵杏树满树都是闹盈盈的杏花,今年才3月2日,花却已经掉得差不多了。
  
2013-03-13_220422-3.jpg
  1点过5分,开始从姚家村后的山脚下向上攀登。对面,去年还只有桥墩的特大公路桥,今年已经基本完工。
  
2013-03-13_220422-4.jpg
  攀登半个小时后,在小径旁边,碰到了几棵开得闹盈盈的野樱花。这一路,发现这花在山谷间到处都有,很似落在山间的云霞。
  
2013-03-13_220422-5.jpg
  在山间见到新奇的景色都在盘桓一会儿,1小时后。终于到了那条岔道。
  
2013-03-13_220422-6.jpg
  这条道横在陡峭的山间,仍然不好走。
  
2013-03-13_220422-7.jpg
  不过,在这小道上走20分钟后,渐渐发现,山间有了好多人工砌就的石磡。
  
2013-03-13_220422-8.jpg
  这人工痕迹在林间越来越多。
  
2013-03-13_220422-9.jpg
  几分钟后,眼前豁然出现一块平地,虽然里面荆棘丛生,枯枝满地,但还是能看到四周方正的样子,我一阵兴奋:找着了,找着了!找着了别墅的所在了!
  
2013-03-13_220422-10.jpg
  石砌的断墙。
  
2013-03-13_220422-11.jpg
  能看出四周都是石墙围起来样子。
  
2013-03-13_220422-12.jpg
  房子依山势而建,房后有层层石墈。
  
2013-03-13_220422-13.jpg
  爬上去一看,还能分辨出石墈上面的是一层层的平整的土地。看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农场了。紧挨着房子的,有一个池子的样子,我推测,那可能是储水用的。
  
2013-03-13_220422-14.jpg
  能看出来,这石墙规模不小。
  
2013-03-13_220422-15.jpg
  这一段断墙上,依稀能分辨出,这地方,原来应该是一个月洞们,估计经过第二次的修补后,把那个月形大门给堵上了。
  
2013-03-13_220422-16.jpg
  最高大,最完整的,是这个转角。
  
2013-03-13_220422-17.jpg
  这别墅筑在一个高台上,前面又是一个平整的平台,农场修在这地方,真是太妙了。山谷中,很难找出这么一块平整的地方!
  
2013-03-13_220422-18.jpg
  高台的石墙下面,有两个大洞很引人注目,我们研究了一下,可能是当年洗衣洗菜的地方。
  
2013-03-13_220422-19.jpg
  前面的这大块平台上,只有杂乱的草木,已经不见耕种的影子。
  
2013-03-13_220422-20.jpg
  在这地方呆了半个小时,决定继续走汝霖先生开筑的路,向徐凫岩进发。
  
2013-03-13_220422-21.jpg
  路还是不好走。
  
2013-03-13_220422-22.jpg
  好多地方没有路的影子。
  
2013-03-13_220422-23.jpg
  20多分钟后,与去年走过的那段路会合。
  
2013-03-13_220422-24.jpg
  再行10分钟,到了徐凫岩瀑布下。
  
2013-03-13_220422-25.jpg
  站在妆霖先生筑下的观瀑桥下观瀑。从山脚下至此,行行摄摄,且爬且歇,耗时2个半小时。
  
2013-03-13_220422-26.jpg
  眼看时近下午4时,在瀑布下不敢盘桓太久,我们开始回程下山。回程走的是去年走过的那条道。回到山下,刚好又耗去一小时。
  
  汝霖先生的留下的故址,我想我找得差不多了,下回,有机会要向长者再打探一下他的故事。两年多前,我曾经到达他在老家留下的故宅。这所房子,1950年代后,长期是当地乡(公社)的办公地点。1980年代后废弃,如今已经快废圮了。在这故宅门口,曾碰到过一位年近80的老者,说起汝霖先生,首先说自己也是汝霖先生创办的联芳小学的学生。我问汝霖先生后来怎么去世的,他说是自杀。我口一次听说这个传说,问他什么原因?他说是解放后,扛不住了……
  
  做过这么多好事的乡绅啊,乡人们难道不能放不过他?那位老者对我说,他有一位同学,打小是个孤儿,小时曾在汝霖先生家里放牛,也在联芳小学读书。1950年代后期参加工作,当过了当地的乡长,后来调到绍兴什么地方去了,前些年还回来过。老者感叹,我们都老了……
  
  咳,作孽的和做功德的,最后都要老去……
  
  乡人都说,汝霖别墅用是的草顶,估计这是别墅容易倒掉的原因之一。我母亲回忆,汝霖别墅那儿,解放后住过一位道士,记得写得一手好字。道士是山东人,后来在此乡间去世。这之后,别墅就没有人管了……
    
2013-03-13_220422-27.jpg
  64年前的的1949年3月7日,蒋介石先生一家从董村经过,这照片的后面有一座塔样建筑的房子,就是汝霖的老家。(来自夏亦蓟的博客:http://xiayiji.blshe.com)
 
2013-03-13_220422-28.jpg
  现在的汝霖先生的故宅。
 
2013-03-13_220422-29.jpg
  乡人钉做的保护牌。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古道深处的汝霖别墅
  1. avatar

    汝霖先生做的都是实在事,要紧的事:教育,防洪。和你同姓。
    [reply=大道,2013-03-16 00:53 AM]要是不跟我同姓,可能就没有机会了解他了。[/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