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做过假照片

发布于 / 摄影杂谈 / 4 条评论

[align=center]2008-03-04_001026-0.jpg[/align]

  近来,网上对假照片的讨伐一浪高过一浪,作为一个摄影爱好者,仔细看了各方观点,觉得感触多多。

  照片作假,其实由来已久。专家们说自摄影术发明之后即有。我小时候在小镇上学,曾经看到过镇上的小照相馆里,有一个师傅趴在柜台上,眼睛前套了一个放大镜,用一支笔在底片上细心勾划,大人说,那是在修照片。听说底片出来之后,都要经过他们的修整。老百姓钱本来不多,好不容易拍张照片,总希望那照片上的自己是最美的,脸上长点瑕疵,修照片的都会给你抹了。

  按现在的标准来看,那恐怕是我最早见的照片作假。但这个假,群众高兴。
  
  儿童时,见过那幅著名的伟人在机场的合影,当时是三个人的,80年代初再见的时候,忽然旁边多了一个人。后来听说那照片本来就是四个人的,文革时,因为斗争需要,把一个人抹去了。我仔细看过那抹去了一个人的照片,看到背景上的那只飞机就像真的似的。真佩服那修照片的,这么高难度的动作也做得出来。
  
  十年前,初涉电脑,在中央教育台看了整整两个月的PHOTOSHOP讲座(每周一次,其实也就六七次),懂了些PS的皮毛。一段时间里,常拿扫描输入的照片玩,比方说替同事换个头,或者把两个不相干的人合成一张合影,这总能博得同事一乐。那个时候,觉得这电脑真是好,过去那埋着头修照片的事情,在这电脑面前,简直是小菜一碟。
  
  五年前的一天,本地一家企业与美国一家大公司达成了合作意想,签约在我们单位的会议室进行。当时没有媒体记者在场,领导叫我去拍几张照片作资料。我拿了单位一架200万像素的傻瓜机随便按了几张。事后,领导说,你写一个短讯,配上刚拍的照片,让本地媒体发一下吧。我把照片输到电脑一看,由于在室内,光线比较暗,闪光灯自动开启了,面对镜头的那些人,眼珠子个个红得像是荒原上饿极了的狼,这照片怎么发啊?看来看去,只有一张领导与外商代表谈话的照片勉强还可以用。但是,他们中间的那个小茶几上,两个杯子摆放得很不到位,这哪像是一市之长与国外大企业的会见场面啊。
  
  有同事说,这地方要是有盆花就好了。是啊,我看中央领导接见外宾的时候,周围都是花团锦簇的。可是办公室平日不可能备花,即使有花,事情过去了也没用了,看来只有我PS一盆花上去了。
  
  在电脑中保存的图片库中挑了一幅有点像盆花的,简单处理后,一幅图片就像那么回事儿了。
 
2008-03-04_001026-1.jpg
   
  图片顺利刊出了,这是我首次在媒体上发表“摄影作品”。在当时,我估计我们那地方小报的编辑也不懂啥PS,根本想不到中间那花会是假的,印在报纸上,图片很小,又是黑白的,读者也看不出来。再说这种照片有没有人认真看也是个问题。过了一段时间,碰到一位在那家媒体工作的摄影记者,我笑说,我处理过的的一张照片登你们报纸上了。他说:嗨,你好大胆子,这是违反新闻摄影的原则的。那是我第一次听说,新闻照片不能作任何改动。我辨说,照片反映的就是那么回事,有花没花,根本无关事件真相,不过就是好看点而已。
  
  也许我不是记者,平时笔头懒,连个通讯员也算不上,缺少“新闻素养”,当时认为,媒体上刊登的东西,同样一件事情,用文字来表述,公说婆说都会有不同意思,总编大笔一挥,又是另一个意思。这文字可以作修改,照片好歹表达的是同一个意思,为什么就不能作些美化修改呢?
  
  后来,开始玩上摄影了,渐渐接触到了许多摄影方面的规则,开始变得谨慎小心起来。有许多比赛的规则都有说明,不得对照片作元素的增减。记得我们第一次参加本地组织的一个摄影比赛,好多摄影的,专业不专业都有,选送了许多照片,临到比赛结果公布的时候,一等奖的作品一展示,大家都傻了眼:那天大家都在现场啊,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场景,那根本就是一个PS出来的东西!
  
  好多摄友开始愤愤不平。我私下对大家说,算了,我们都是初学者,跟大腕们计较这个没意思,人家得奖就得奖了,他们全是一个圈子里的,你不说评委也知道那是假的,说了又有什么用?反而弄得大家都不开心。
  
  从此,大家开始恶补PS。请了外地一个很有名的PS大师来上课。那天我去得晚,到时讲课已经接近尾声了。有二三十个摄友在听课,煞是认真。散了课,他们说这PS太复杂了,啥图层、蒙板的,听得云里雾里,只是老师展示的一幅PS作品,看了真的令人叹为观止。一张非常普通的水乡夜景照片,他愣是在屋檐下、河道边加了一串串的红灯笼。在讲课的时候,他把整个PS过程展示了一遍。看着昏暗的夜色中,那一盏盏灯笼亮起来,简直比真的还好看。PS如此奇妙,真是开了眼了。
  
  有朋友私下说,他这一幅PS出来的风光照片,蒙过了许多评委,在全国各地许多比赛中得奖,奖金累计已经数万!
  
  由此我们猜想,这些年来,在国内摄影比赛形形色色层出不穷的大好形势下,不遵守比赛规则,依靠作假而得奖的高手们,肯定不会只有他这一个。
  
  果然,自2006年广东第一爆开始,照片打假的高潮到来了,这一打,竟然打出了那么多知名人士的假照片。我猜想,许多照片待到得奖了,大家注目了,才发现是假的。那在全国大大小小的成千上万的媒体上,平日里刊出的那么多新闻记实照片,真的假的,又有谁去注意呢?
  
  现在,大家都说不看报纸电视。是啊,报纸、电视上的照片、图像尚且可以作假,那些文字呢?那些事件呢?我戏说,媒体上,那真照片的比例,比那真文字真事件可大得多了。
  
  再来看看我们的社会,从官场到民间,从政界到学术界,说假话说空话说大话,那还少吗?摄影界打假打得认真了,那其他些领域的打假,大伙儿使得上劲吗?刚刚看到的一个新闻,某地一个行政首长作报告总爱低着头,人家记者拍了一张很真实的照片,可那成了一个严重的“政治事件”!记者都被辞退了!唉,早知这样,这记者何不事先或者事后摆拍一张首长器宇轩昂的“真照片”,或者PS一张首长高昂着着高贵的头颅张大着智慧的双眼的假照片来应景呢?这样至多是个道德失范,总不至于因犯“政治错误”而丢饭碗啊。
  
  我只是个摄影爱好者,今后,我可以保证不拍假照片,不用PS作假照片,但是我无法保证我所拍照片配的文字百分之百真实。许多照片,现在或许只能雪藏在电脑硬盘中,偶尔在深夜翻出来拷问自己的灵魂。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我也做过假照片
  1. avatar

    [redface]

  2. avatar

    听老城枫叶的,慢慢上,呵呵

  3. avatar

    雪藏在电脑硬盘中可以,
    但是
    必须经常翻出来
    自我陶醉之余
    拿到博客中
    晾晒~~
    大家一起
    醉倒 🙂

  4. avatar

    好久没冒泡:)
    摄影本就是玩,只要不违心的怎样都可以,当然正而八经参赛另当别论,更别说引导舆论的新闻题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