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食

发布于 / 边摄边写 / 0 条评论

  小病初愈,想念秋的好处了。星期六,与几个朋友去大山里转了一圈。我们这里的秋来得迟,山里还看不到层林尽染的金秋景色,于是随便找个村里拐了进去。

  村旁边村的田野上,有的稻子已经割了,有的还没有。我们这里本应该是双季水稻的种植地区,自从吃饭问题得到解决之后,农民们一般就只种植单季稻了,单季稻的播种时间不是很严格,这样,收割的时间也乱了。
 
2007-10-25_205448-0.jpg
 
 半个月前,超强台风罗莎留下了痕迹,把这些稻子冲得倒伏在地,这样的稻子收割起来比较困难。
 
2007-10-25_205448-1.jpg
 
  房前屋后,都晾晒着收割回来的稻谷。山里的单季稻,因为日夜温差大,生长期长,口味特别好。“高山杂交”,是当地的农家拳头产品。
 
2007-10-25_205448-2.jpg
 
2007-10-25_205448-3.jpg
 
2007-10-25_205448-4.jpg
 
  收割完的田野上,稻草们依然在列队“站岗”。

2007-10-25_205448-5.jpg
 
  农民还要种植一季蔬菜。让土地闲着,好多人觉得是一种“罪过”。
 
2007-10-25_205448-6.jpg
 
  30年前,大山里的农民们的梦想,是填饱肚子。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辛苦劳作,却往往只能图个半饱,时不时的还得以“瓜菜代”。联产承包到户才一年,吃饭问题就解决了。又过了若干年,青壮年农民都进了城,买了房,他们不仅能够吃得饱,还要讲究吃得好。山村里留下的主要是一些老人。如今,平原上的人们都不大喜欢种植粮食了,按说,这大山里更不适合种,但山里的老农们还在坚守着这一传统。“农业学大寨”,墙上斑驳的红字,似乎提示我们,那个火红而荒唐的年代离我们还不是太远,留下的影响也很深远。
 
2007-10-25_205448-7.jpg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粮食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