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春节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0 条评论

DSCF4486
表兄在微信上感叹:“眼睛一煞,过年过完了,明天开始又要上班了。”表兄文化程度不高,把“眼睛一眨”写成了“眼睛一煞”,这眨煞两字,方言同音,听上去没啥异义,可要我看,这两个字连意思也一样。看这日子,过得又急又凶巴巴,春节一过,转眼,时序已经进入2月中旬。这两天,漫山遍野的梅花开了,片片山野红红白白,煞是好看。荒山野岭的地上,草色不再是遥看近无——尽管明天气温又要打到零度左右,但春天到来的脚步却不容置疑,四季的一个新轮回这就开始啦。
 
今年过年,较之以前更冷。除夕晚上9点多,去城区中塔寺保障烧头香,一路过去,车稀人少,似乎马路也显得比平日宽广了许多。到城区一个多小时,愣是没听到几声鞭炮焰火的声音。按照过去的经验,一般晚上6点、8点、10点这三个时段,爆竹焰火会各有一个小高峰,可这个除夕的晚10点,中塔寺周边一带竟然静悄悄的,没有一丝过年的气氛。还不说今年来中塔寺烧香人数估计只有去年的三分之一,同事通报,岳林寺、弥勒殿也一样冷清。而大年初一以后,每到节日总会堵车的城区马路,竟然通畅得让人难以想象。这个年可真冷清。
 
过年期间,亲友相会是个主题,今年还有一个感觉是,好多人都戒了烟。我以为自己把烟戒了,可算是个英雄,没想到,一年不见,许多老烟枪都不抽了!喝酒的也少了许多,初三那天,来姨父家拜年的有20多人,两大桌都坐不下,喝酒的竟只有两个。以致于菜没上两个,吃饭任务呼啦啦顷刻完成的倒有一大半。
 
住在溪口,唯一感受不方便的是,节假日期间游客真多。初三那天近午时分出门,看到从高速公路溪口东收费站到镇上的马路上,满满登登的都是排队蜗行的汽车。初四下午上雪窦山,接近集散中心的最后一公里,竟然开了半个多小时。形势这么好,估计明天本地媒体又要报游客和收入双增的喜讯了。
 
这个长假的日程回忆一下:除夕,偕妻爬溪南山,海拔220米。大年初一,回老家拜年。初二,偕妻儿爬小区后山。初三,继续拜年,与同学去溪南看梅花,还没全开,遂再去六诏村。初四,本来要去陪同上级领导视察的,后来说领导不愿意见太多人,让我不用去了,于是约了朋友去董李韩学士。初五,陪堂兄去雪窦寺。初六,也就是今天下午,去南岙看了看梅花。这两天溪南山上看红梅的游客摩肩接踵,而这片梅花是前年过年的时候我偶尔发现,去年过年的时候游了两次,在微博微信上一发,不得了,整个春节期间就只看到红艳艳的一片,直到花谢而终。今年,花盛开的季节,我都不想再去了,人说,年年岁岁花相似,同样的花同样的景,能看到第一眼时的惊艳么?
 
今天晚上是轮流值班,不过不用去单位,只要开着手机就行了,希望没事。
 
好吧,年过完了,明天起就要恢复正常,开始上班,打钟吃饭。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过了春节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