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鹁鸪岭

发布于 / 触摸人文 / 1 条评论

DSCF2330
也许已经跑了十年的缘故,这几年,习惯在本地打转的我,到了周末老是产生一种无处可去的感觉,就想着在地方史料中寻找一些新话题,以便在周末找到能再去某地的理由。这不,翻看蒋家父子在1949年在家乡有那段时光,又有新发现了——下面这段是经国先生在1949年2月27日写的:
 
“今日天气阴晴不定。晨携儿辈侍父自武岭学校出游。经石鳝岙、状元岙,至鹁鸪岭脚。其地有小溪,坑右有小岩如厅,可容二三人。时逢微雨,我们即在此岩中吃炒年糕打尖,并摄影纪念。旋登鹁鸪岭,有石状如鹁鸪,故名。离岭 百步,又有一石厅,约可容十人,举家在此休憩谈笑。岭巅原有一亭,现已圯毁。此地北望张家岙、李家岙,南望武岭;盖鄞奉交界地也。下岭北行,经张家、麻厂、鲁王张武子庙、偃镇亭而至金陵,遂折而南行。一路山明水秀,土沃民阜,甚为欣羡。途过上下青修岭,下青修者,我先世士修公由此 以迁武岭之故处也。现只有两三椽茅屋,一庵已倾圯,信非发祥之地,土修 公之不愿久居于此明矣。再从下青修上坡,登对岭岙,山路崎岖,直至岙脚。 五时后,回慈庵,计程行五十里。”
 
有些地名听起来就透着一股古意,比方上面经国先生说的这鹁鸪岭。虽然鹁鸪不过是一种鸟,但这鸟名与山名一结合,味道就不一样了。不知道我是哪年哪月在哪个典故中听来的这名字,总觉得这盛名之下,应该承载着些许古老的传说。
 
但想象归想象,这么多年来,我却一直没有去打听过这鹁鸪岭到底在什么地方。看了经国先生这段文字,在脑子里过一下他们当年登山的线路,大喜,这鹁鸪岭,距在我现在住着的地方不远啊,于是,吃过中饭,呼朋唤友,即刻登山去!
 
我们没有全程沿着当年蒋家父子的线路,我们走的就是单纯的鹁鸪岭那一段。在状元岙村旁边,向在农田劳作的老农稍一打听,便知道这鹁鸪岭的起点,就在新开辟不久的龙观公路隧洞口。从洞口左边的一条山道,沿山沟一直向上爬就是。
 
等开始爬这路,才发现这条路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起初一段,除了偶尔碰到几个林子一条涧沟外,大多数的路程全是在灌木杂草丛中蜿蜒向上。到第一个高点,有一处休憩地,往前是向下行至鄞州。向右继续登山,便是去鹁鸪岭的去处。这后半段的路更陡些,路边石头也慢慢多起来。到最后快到山顶时,几乎围着大石头转圈,从大石头的一个缝隙处登上山顶,即是巨石构成的平台。在顶上可以俯看四周的景色。可惜,那天蛮好的天,在这个时候,雾霭渐渐浓重起来,远处的风景也变得不再真切动人……
 
在历史遗存资料中,有一张蒋中正先生趴在鹁鸪岭某处石头上的照片。对照这张照片,我在顶上四处寻觅当年他留影的地方,可看来看去都不像。不像就不像吧,反正他当年来过。在历史的长河中,咱这故乡的山山水水,都有或是先哲们或是引车卖浆者踏过的足迹,只要你会想象,没有什么地方不神圣的。
 
DSCF2459
 
DSCF2463
 
DSCF2474
 
DSCF2419
 
DSCF2408
 
DSCF2393
 
DSCF2374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登鹁鸪岭
  1. avatar

    [交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