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化要撤市改区了

发布于 / 谈古论今 / 0 条评论

912
近日在微信圈里热传一张图片,从内容上看,应该是宁波市政府内部讨论文件中的一页。这页纸的内容很吸奉化人的眼球:传说了好多年的奉化撤市改区,看来就在眼前了。
  
奉化自唐开元二十六年(公元738年)置县,除了元时有70多年的升格为州的历史外,直到1988年间,1200多年间,一直是县治。“奉化县”在民国时期曾经是声名赫赫的一个词,改革开放早期,“奉化县”也是对台工作的一颗重要“棋子”。
 
我参加工作的第二年,奉化县改为奉化市,奉化改了市之后还是县级,没什么特别的变化。刚开始那段时间,大家虽稍稍感到有点别扭,但同时也觉得很荣耀。记得90年代初有次出差到内地,坐火车只买到硬座票。车开动之后,同伴中有人去跟列车员说,我们同行的有一位是副市长,能不能照顾一下?不一会儿,列车长来了,核实了副市长的身份之后,很是客气,马上给换了一个软座。那次到了内地几个省会大城市,接待的官员级别都比我们高,有个地方的官员问:“到底是奉化管宁波呢,还是宁波管奉化?”瞧,中国那么多市,谁能都知道谁大谁小?叫市长就是比叫县长来得神气。同理,做了市民的自我感觉,就是要比当县民强,咱奉化人做了千百年的乡下人,虽然改了名之后还是乡下人,但从名字上讲,毕竟阔气多了。
 
一晃奉化改市有28年了,要说这28年中,奉化发展跟市这个名字有多大关系?我想奉化人只好苦笑笑:宁海、象山到现在还是县呢……哎,说多了都是泪啊。
 
放在十年前,要说把奉化市改成区,我想十有八九的奉化人是不同意的,理由很简单,区不仅名字要比市难听得多,而且,改了区之后,咱奉化就没了主体地位了。奉化好不容易穿了件长衫上了会儿台面,咋一会儿又要换成光膀子背心成随从了呢?事实上,当年鄞县改成鄞州区的时候,鄞人中就有此类想法。而且还听说,鄞县改区时,隔壁的绍兴县就不同意改,也是同样的理由。好家伙,十多年过去,鄞州的发展一下子升级了,而绍兴县却明显落后了一大截,据说都后悔得不要不要的,去年还是前年,也急急忙忙地改了。到这时候,许多人方明白,原来这回改区跟当年改市啥的,完全不一样啊。所以,到了现在,奉化已经很少有人为将要改成区而不安了,大家盼这个事情都已经盼了好几年了呢。
 
撤市改区的好处,目前最为冠冕堂皇、最振奋人心的理由是:发展空间会拓展,奉化缺资源缺空间,捉襟见肘的日子过得太久了,盼的就是这个。但我私底下揣摸,许多人的想法是,改成区之后,宁波对奉化会更加照顾——奉化人妄自菲薄已经好多年,似乎都不太相信凭自己的能力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根本改观。对于多数老百姓来说,他们赞成的原因或许是:奉化改成区之后,自己不仅能够成为名正言顺的宁波人,而且大概可以享受到宁波市民应该有的诸多好处。
 
其实,当年鄞州改成区之后的巨大利好,有它天时地利的因素。奉化能不能得到同样的好处,还真不好说。上面提到方案中,关于奉化的一段文字说:“奉化市撤市改区,行政区域范围不变,政府驻地不变,重点发展居住、旅游、生态农业、服装纺织、高新技术等”,再对照对新鄞州的定位,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吧?我的感觉有俩:一是关于奉化的定位,只是现状的罗列,几乎没有颠覆性的提升;二是看不出改区之后对奉化的产业格局作出重大调整的可能。比方说,服装纺织早就不是奉化的特色产业了,方案中还拿来说,说明什么?说明方案研究者对奉化的现状没什么深入研究,对奉化今后发展也没有什么成熟思路。我理解,奉化撤市改区,可能只是顺应形势变化的一个顺水人情,远未摆上宁波的战略层面。
 
说多了,其实是一句话,撤不撤市,改不改区,对于奉化人来讲,都不是关键。关键还在于自己的努力。自己不努力,神仙也没辙。
 
QQ图片20151205004149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奉化要撤市改区了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