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十年前的2月19日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6 条评论

[align=center]2007-02-19_001815-0.jpg[/align]
  1997年2月,春节前后,我正忙着一件大事。那年,奉化举办了一个元宵灯会,主题叫做“奉化之光”。我担任了活动组委会的办公室主任。大概在1月份开始,活动就着手进行筹备。布置任务、筹划方案、实地检查彩灯制作情况等等,忙得不亦乐呼。

  那个时候奉化财政很穷。组织这么一个大型活动,市里拨了专款3万元。彩灯的制作任务分配给各地各部门,灯会需要的电力等也由部门贡献。我一个办公室主任,一分钱也调动不了,钱全部给了文化局。我要做的,只有跑腿,磨嘴皮子。好多年前,有个地方开灯会闯了大祸,死了好多人,结果组织活动的好几个负责人坐了牢。所以,从我的本意上讲,很不愿意组织这样的活动。但是上面让你负责搞,不由你不搞,一个小小的执行者,说话没多少份量的。

  筹备工作做得差不多了,灯会定于2月19日傍晚开始,计划展出一个星期。展出地点在当时城区内比较繁华而且最为宽阔的中山路上。那年的春节是2月7日,春节长假到休息到2月13日,14日才开始上班。因此春节长假还没结束,灯架已经开始安装。到2月19日那天一大早,彩灯就开始安装了。

  那天早上去上班,我跟家里人开玩笑说,你们替我打点好行装吧,晚上灯会要是出了事,我就不回来了,直接去蹲班房了。说实在的,那个灯会的架子全是用脚手架钢架搭建的,长长的连在一起,绵延一里多。彩灯需要用电,各个地方送来的灯,质量良莠不齐,哪个电线接头脱了胶漏了电,触电倒下的肯定不止一两个。这些安全问题,不是事先没考虑到,而是根本无法控制。加上奉化好多年没有组织大型活动了,这次到底有多少人会来凑热闹,谁也无法预料。所以,我的心一直悬着放不下。

  由于这个原因,上午安装的时候,我沿线检查的首要问题就是安全。当时的文化局长是组委会办公室副主任,他是个艺术家,一路上总是说这个灯不好看,那个灯安装不到位,甚至要人家拆了挪位置,说灯会布置要讲艺术品位,大小彩灯要高低错落有致。结果我们俩在马路上吵起来了。我说我的主要任务有两个:一是绝对保证安全,已经安装到位的,只要接线安全问题检查过了,就不要动了。二是晚上灯能够按照亮起来,就可以了。好看不好看不关我事。结果他说要听他的,我说要听我的,最后我火了,说那你来管吧,我回去了。这下他不响了,人家已经安装好的,当然也不肯再挪窝,最后一个也没有再动。

  中午,在中山路西头他们单位门口吃快餐,那天太阳很好,气温也不低,就是风比较大,那门口有一段路还没浇铸水泥,风一刮,灰砂铺天盖地直往餐桌上落。大家戏称中午吃的是“炒面粉拌饭”。吃过午饭,在他们单位院子里的草坪上晒太阳,中午的太阳直射下来,晒得人懒洋洋的。正午12点,局长说,这个时候正是鬼出来活动的时候。我说,要是哪位大人物过世了,我们这活动估计也不用搞了。说这话其实是有点根据的,因为,当时已经风传邓小平身体不好,病情已经恶化。

  活动在晚上6时半开始,这个时候开已经开始暗了下来。按照原来设计的方案。有个简单的开幕式,为此专门在大马路上搭了一个台。临开始前,马路上已经人山人海,而这时候灯还没亮。观众不知道台前有什么活动,都涌到这段马路上来看热闹。我在台侧看过去,台前已经已经有了人潮的感觉,好象麦流滚滚,我的心悬了起来,生怕这时候一挤,就会发生踩踏事故。到时候不知道会伤多少人。我说活动快点开始,而这时候,参加开幕式的有关领导在酒店吃了饭,人却挤不进来了,他们过来的速度很慢。总算,在天没全暗下来的时候,人到齐了,活动终于可以开始了。

  这个时候,又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当时新上任的公安局局长,还没怎么认识我们周围的人,他发现我们在主席台不远处放置了一些烟花爆竹,准备等领导一宣布开幕,他们那边就燃放烟花爆竹。他觉得这么多人放烟花爆竹可能会有危险,就前去制止。他那天穿了便装,工作人员中没有人认识他,就当面顶撞了他,叫他来跟我说。他又不认识我,就四处在主席台周围找我。我们的工作人员跑来跟我说,公安局有个什么局长说不能放,而这时候离开幕已经二三分钟时间了,领导们已经全站在主席台上。我跟组委会主任讲,说公安局有个领导说不能放。他衣袖一摆,说不管他们,按计划进行。我就退下台来,其实放届也不放也好,这时我根本无法通知到他们了。几句简短的讲话过去后,这边宣布开幕,那边烟花爆竹就噼里啪啦爆开了。领导讲话的当口,站在台前的人住了脚,两边马路上的还在涌进来,台前的人群出现了波涌,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还好,那旁边烟花爆竹一响,灯唰的一下全线亮了。台前观众哇的一声齐叫,西边一侧开始向外走动,台前人群压力总算开始松动。我赶紧叫主席台的人下来,把主席台的灯光全关了。马路上的观众这才开始有序观灯。

  下得台来,却看到那个公安局的领导正在跟我们一个工作人员吵架。那个领导叫着我的名字,却指着他的鼻子,说:“某某最坏了,把他抓起来。”我在旁边听了不由得发笑。旁边几个领导劝解了一下,把双方拆解开了。不过在当晚的整个展览中,我一直没发现那位工作人员,临到快10点了,我问文化局长,他说肯定是气坏了,叫我打个电话问候一下。我打电话问他人在哪?他说在马路的另一头。其实我知道,那个架吵得真伤了他的心,不知道他躲到什么地方生闷气去了。见我打电话给他,他马上出来跟我们在马路上会合。他说,我也是部队团级干部转业,50岁的人了,从来没有人如此对待他过。我们也只能安慰他几句。几天后,在我们单位的院子里,我碰到了那位新来的公安局长,他主动跟我打招呼说,原来你就是某某啊?我跟握了握手,说:没见过,不认识吧。当然这已经是后话了。

  灯会开展后,悬着的心一直没能放下。我们在每段展位前派驻了一个工作人员,展出一开始,工作人员根本无法工作,人一挤,手也无法举起来,一个小小的红袖章,无法施展其威严,我们也无法与其联系上。不时有险情报告传来,其中一个报告说,有一个灯被人挤坏了,电线掉在地上直冒火星。我急得赶紧跟在身边的供电局负责人讲,速去修复。他们挤过去,找到事故地,抓紧修复了,没有出事,那是老天保佑!

  总算捱到晚上10点,终于,观众渐少,灯展也可以全线熄灯了,头天的展出结束。我们再全线检查了一遍,叮嘱值班人员管理好彩灯,赶紧回家休息。一整天的又累又怕,一睡下,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大概是早上5点钟左右,熟睡中,突然被床头的电话铃惊醒。我拿起听筒一听,原来是市委办主任打来的,他说:“昨天晚上……”刚听了半句话,我的心就呯呯直跳,现场有人触电了?灯架倒掉了?种种念头在脑子里飞速转过。“昨天晚上,接到通知,说邓小平去世了。”听完全句,我觉得人一下子瘫软下来:唉,总算不是我们出事。主任说,你通知组委会的几位领导,市委书记在办公室等候,要商量一下灯会的事情怎么办。

  我边穿衣服边对妻说,这下好了,灯会不用继续了。打电话通知文化局长的时候,第一句说就是:昨天中午我们在草坪的话成真的了。

  到了市委办公室,看到已经有好多人等着了。知道上面传来的消息的详情。邓小平因患帕金森病,并发肺部感染,循环功能衰竭,抢救无效,地1997年2月19日21时08分在北京301医院逝世,享年93岁。

  大家小声议论片刻。议了一会,大家都感到肚子饿,我又出来到街上买一一些大饼、油条。这时,人到齐了,开始开会。报社的人拿来了今天的报纸,头版套了红,报道了灯会的开幕盛况。大家说,这报纸的事情容易定,停止发行,按照新华社的通稿重新印一份。这样,2月19日的报纸有了两个版本。我估计那天好多地方报纸都是这样的。我把那天先印的报纸要了一份带回家,连同后印的,直到现在还藏着。

[align=center]2007-02-19_001815-1.jpg[/align]
 
  灯会的事情怎么办?大家众说纷纭。要是这事搁在二十年前的1976年,那很简单,两个字:停办。但这已经是二十世纪末了,邓小平逝世,是不是还像以前领导人逝世时一样处理?这二十年中,好象还没有影响力如此重大的传人去世过。虽然大家的意见不是太集中,文化局长的主意更绝,他说用一些黑布把架子围起来,等治丧期过了再重新开放。真不愧是艺术家,想象力超群。我说这不可能,先不说这样一来大马路不成样子了,就是围起来了,又怎么管理?叫谁来管?说了半天,最后的结论是,原则上停办,具体等上面有精神了再作决定。一大早的会议就这样结束了。回来的路上,我想,这个灯会,肯定就这样完了。

  果然,中午后,上级有精神了:停止举办大型娱乐活动。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没等我们组委会发出通知,两个小时后,我再到中山路去,看到整条马路上已经是一片狼藉。不但灯已经拆得不见了踪影,就是架子也在以飞快的速度被拆除。看到准备了一个来月的灯会就这样草草结束了,心里感到非常矛盾:一方面为这风险极大的活动停办感动欣慰,另一方面又为倾注了这么多精力的活动落个如此结局感到惋惜。

  当天晚上。躺在床上,一合上眼,眼前还是灯会的嘈杂场面。半夜,感到人浑身发冷,脑子糊里糊涂,觉得可能是发烧了。妻也说我整个晚上身体火烫的。不过,第二天早上起来,热已经退了。

  那次灯会后,我的工作作了调整,重新分管单位内部事务。半年后,当年的七月,这些灯被重新拿出来,在老地段又展出了一次。新分管的同事来问我有什么经验教训,我只说了一条,千万不要省一笔最重要的费用:在灯会展出场地沿线一定安装好高音喇叭,这样万一有事,可以在现场发出指令,疏散人群。灯会展出第二天,我与家人去参观,觉得现场人没有第一次那么多,而且那些曾经很熟悉的灯,觉得一点也不好看了。

  自从那次以后,10年了,奉化再没组织过如此规模的文化活动。能够与此规模相媲美的,倒是有几次彩票大奖组的销售,很巧的是,头两次,我又参与了组织。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想起十年前的2月19日
  1. avatar

    我们这里也一样!新年快乐!

  2. avatar

    好久没上网了,进来逛逛!顺便拜个年,祝你们全家猪年吉祥!

  3. avatar

    我也记得的,好象灯还没亮就去看了,人真多,只是正月十五的晚会没的看了。

  4. avatar

    今天发现流量过了50万,记之

  5. avatar

    原来还有这么多惊险的故事.要气氛,要安全,要政治,要艺术……就是没有人要自由个性。

  6. avatar

    那次邓小平去世的灯会我倒是记得的,只是印象中好象没开幕就结束了,想不到是开过一晚上的,还有这么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