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碎片:1985年11月24日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8 条评论

[color=pink]  朋友“我不想说”在我的前面一个日志《 十一月三十日》中留言道:“我在想:十年后的这一天,你再看这段文字,会有什么样的感慨?”这个问题我倒是经常在想。我们的生活是连续的,但记忆却是由零零碎碎的片断组成的。这些片断,有的是因为有特别强烈的体验后留下的,有的是因为有了一张照片留下的,有的是随着一个保存下来的物品留下的,还有的是由当时记录的几句文字留下的。没有了记忆也就没有了人生。想起二十多年前,曾经有一个很平常的夜晚,在大学的寝室里,随便写下了几段前言不搭后语的文字,由此,那个晚上的情景就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之中。在大学度过的四年时光,一千二百多个日日夜夜中,这样的夜晚很多,但是完整的留下来的,恐怕只有这么一个:
  
其实,早晨起来时天是很阴沉的,天也比较比较阴,但略逊于傍晚。况且气温也比较低,遗憾的是宝宝的寒暑表不起什么(作用),指示的竟有二十度之高,直到现在才降下来,据说是十三度。

屈士民今天上了一堂口琴课,回来吹个不停,我也心痒痒地吹了几首,嘴唇也吹痛了,真不合算。

  宝宝晚上喝了酒,据说是喝了虎跑泉酒,可以和“二锅头”平起平坐的。这酒我没见过,更没喝过,谁知道他吹啥牛,还一本正经地说不吹牛呢?文灶大叔说得更有趣儿,说要是给我的“那个”看了,会以为我有什么前科。也不知道是哪个“科”的。说说他还动气,直说:“你写吧,你写吧,哎呀!”

我叫大家快发宏论,好让我来记,可是文灶大叔却说我是“神经病”,还自鸣得意地吹起口哨,哼起越剧。

……说我“神经病”的人越来越多。尤其是文灶大叔,居然说我不要步“某某系神经病”的后尘,还“第二梯队”呢。我只有叹气,毫无办法地听文灶大叔吹口哨。

这时候,老宋进来了,两手插在口袋里,皮鞋敲打着地面,一进门就说:“今天哪个买瓜子?”我忽然想起口袋里还有半包瓜子,一拿出来,就听得耳边发出了“噢”的一声呼喊,霎间就没影了。老宝把手摊开给我看,东西原来在他的手掌里。老宋问我有什么意思,文灶大叔说要拿录音机,真不象话。

又提起寝室的事情,到底搞还是不搞,商定的结果是搞的。但是人家不愿意,说是“花头精太多”,看来凶多吉少。蕃薯虽放得长,但饿了是要吃的。说到做到,老宋向老宝要了刀子,立即削了皮。

  宝宝还要叫我写,但是我也要吃蕃薯,可是我却发现没人削皮,只好自己去削,可是他们以为我是在削人皮,其实是错了。屈士明和宝宝还在发关于“皮”的宏论。

临睡了,文灶大叔脱了被宝宝称之为“乡警服”的衣服,却莫名其妙地自言自语:“我今天午睡了没有?”此时,室外传来了阿庚的富有特色的歌声:“故乡的水……”就没有了,等听到“几度山花开……”时,人也踱进来了,还说杂志上的封面“女的和男的一样。”读给他听,就立即找到了一个知音:“这倒是挺有意思的。”

阿庚和大家每人握了两次手之后,就走了,屈士民握握没握,伸手去抓,可是没抓住,阿庚绕过门就没影了。

“好的喽!”这是文灶大叔的口头禅。

以上几段审定的结果,“乡警服”原来是“相亲服”。老宋试穿了一下,看样子是想得到大叔的洋娃娃,可遗憾的是穿不下。

今天,先写到这里,是由宝宝资助的,六七个人都有一点的,各位再会!

“下面请听越剧……”屈士民说。

(晚十时十五分)

  后记:

  [u]半包瓜子[/u] 那天是星期天,学校晚上10点半寝室就要统一断电熄灯,因此大家都聚在寝室里。记得那天晚上学校放电影了,看电影的时候总要买包瓜子嗑,因此,我口袋里会有半包瓜子。

  [u]某某系神经病[/u] 当时同住一个楼的兄弟系里有个神经不大正常的,每天晚上要在盥洗室里高声唱歌。后来好象缀学过一段时间,最后情况不明。
  
[img=right]attachments/month_0612/c200612701455.jpg[/img]  [u]又提起寝室的事情,到底搞还是不搞[/u] 我们寝室计划要跟某女寝室结成兄妹寝室,当时还在“阴谋”筹划中,不过最后还是成功了。记得在系里的一次晚会上,两个寝室联合演出了一场迪斯科不像迪斯科、秧歌不像秧歌的集体舞蹈。

  [u]乡警服[/u](系“相亲服”的耳误与笔误),其实是一件西装,当时条件不好,穿西装的不多。我们的想像力,大概只有在相亲的时候才穿的吧。

  人物:这个片断的最大支持者[u]宝宝[/u],现在是一家县市级报社的副总编。吹口琴的[u]屈[/u]回老家后在某街道工作。[u]文灶大叔[/u]现在是高级农艺师,现在老家县里做很时尚的农产品检督检测工作。[u]老宋[/u]后来读了研究生,留校后数度出国,现在是母系的教授。隔壁寝室的[u]阿庚[/u],老在国外工作,来来往往,毕业之后再没碰面过。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记忆碎片:1985年11月24日
  1. avatar

    大姐真会说笑,还经常?大学时我都不知道情书长什么样子的,呵呵

  2. avatar

    带着眼镜,风度翩翩,你长得那么帅,女同学经常给你写情书吗?[razz]

  3. avatar

    lvm没有乱讲。你们的当年对lvm们来说已属“现在”—-被超女们调教出绅士风度了。[razz]

  4. avatar

    可是往往今日的事情最难下笔啊
    YOUYOU的笑声也有了外国味了?

  5. avatar

    KLF KLF

  6. avatar

    所以说,在我们能记录的时候就尽量把生活中的片段给记录下来,相片会褪色,录像带会粘住,光盘会失忆,而这些文字,轻易地就能唤醒那些沉睡的岁月。少年意气,吟啸不羁。

  7. avatar

    lvm 乱讲,[sleepy]我们当年还是很有绅士风度的,那些东西全是我们买的,嘿嘿

  8. avatar

    “兄妹寝室”,当年的结果是:姐妹们辛苦积下来的零食被弟兄们一哄而光—-就象那半包瓜籽。现在的结果:不知道了—-据说超女们对付手段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