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会全会

发布于 / 谈古论今 / 0 条评论

DSCF0442  人真是一种群居的动物,以致于历史上有点值得记载的事情,似乎都是以群体的名义做出来的。大家一起做的事,不仅合法,还合情合理,大体上都可以说得过去。宗教如此,政治如此,经济如此,就是非常个性化创造的艺术,往往也是如此。
  
  由此,我党的历史,大体也都是会议划时代。上学那会儿背历史,就经常为了记住各种会议的时间地点人物意义搅得头昏脑胀。一大、古田会议、遵义会议、八大、九大、十大、十一大,七千人大会,乃至各种三中全会,到了工作以后,仍然不能消停。理论上,作为党之一分子,每次会议之后都要认真学习,深刻领会,狠抓落实。实际上,报纸看了看,文件读了读,到底记住多少,管用多少,只有自已晓得。如果这些内容不与自己的工作挂上钩,恐怕都是看得多忘得多。
  
  这个月开了个四中全会,这前后一段时间,我好像格外关心会议的内容。中午与外地来检查工作的几个同行一起吃饭,席间聊天,都说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地关心过这次会议——原来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这样。为什么?只因这次会议对自己的工作太重要了,与当前现实的联系太紧密了。依法治国,说了快二十年了,一直近乎于纸上谈兵,这回会有什么新动作?
  
  前两天媒体一公布会议公告,马上找来看。越看越叹服,中国官方的文字实在写得越来越精彩:语言组织严密,文字明白流畅;各个领域,该说到的都说到了;理论上,该突破的也突破了。虽然结果与事先各方的猜测还有不小差距,但从文本上看,能够说的把些落实好,已经够有味了。
  
  问题不在于怎么说,而在于怎么做。从几个月前公布说四中全会要研究依法治国问题,到如今会真的召开,我们面临的环境,似乎没有任何变化。各级决策一个接一个,与依法行政的差距不是一点点,过去怎么干的,现在还怎么干。比方说网上禁言,不让你说话了,立马封掉,没有告知,没有理由,这是依法治国的做法么?
  
  中午听到一个笑话,说记者问老农:依法治国就是要把权力关进笼子里,你有什么看法?老农反问,笼子的钥匙在谁手里?真是一语破的。
  
  说开全会,是要解决全局问题,全会的功能似乎是什么都会。可每次全会解决得最确切的问题是,谁有新位置了,谁位置更巩固了,谁从位置上掉下去了。中国社会的许多事情,二三十年前是问题的,现在仍是问题,二三十年前想解决的,现在还在解决中。唯一不同的是,这些问题的数量质量,往往比以前更上层级更上档次,全会总是有新部署,问题总会有新发展。中午席间有同事说,看来这回似乎真不一样了。真会不一样么?拭目以待。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全会全会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