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随感

发布于 / 谈古论今 / 0 条评论

2014-07-19_001101-0.jpg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一老同学开完会,顺道来访,聊了一会儿天,谈及当年中学时的校友近况,颇有些感慨。
  
  当年从一个校门出去,上大学之后,有的留在大都市,有的回了乡下。几十年之后,在我们这小地方,人一过五十,想不走下坡路也难。而在大都市的,有的升官,有的发财,这时候都还在大展宏图,有的还似乎前景无限呢。地方大,层次高,发展的空间也大,时间久了,这差别竟然有天壤之别。于是说这其中得失,似乎又有些讲不明白。在小地方的,这时候都开始考虑安耽一些过好下半生,还在外面打拚的,当然要比我们辛苦得多,但不管怎么样,人活一生,最后都是殊途同归。这样想想,也就安心了。
  
  可惜,中国人衡量一个人是否成功,不是官就是利,至少也得有个名。这官名利之事,放在小地方,先天就不足。这两天,中办国办发布车改办法,补贴交通费还是按照官级大小补助。有人在网上就说了,有些官大的,跑来跑去的机率远没下面当兵的多,为什么交通费要按官级大小发放呢?办公事公家出交通费天经地义。低级公务员本来坐不到车,没车改时,还能给报销车票,如今一次性发放,一个月区区几百元,跑几趟就化完了,还会有主动跑出去的积极性吗?
  
  上层可能早就考虑到了官员收入与官级的联系实在过于紧密,前不久传出消息说要调整工资,这次调整要向基层倾斜。在县一级,祖坟冒烟,也只当个县处级,省官京官一提拔就到了。这两者肩负的责任,工作量有可比性吗?可惜,这工资改革的踪影未见,车改补贴的思路还是老一套。
  
  小时候看电影《闪闪的红星》,潘冬子的爹参加中央红军长征去了,他的战友带着游击队留在当地。若干年后,潘冬子的爹随着红军打回来了。最后一个镜头是两个会合后的战友肩并肩行军。跟着中央红军走的潘冬子的爹,其架势至少是个团长,而游击队长呢,寒酸得穿着补丁军衣,还是个游击队队长。当年看电影的大人小孩都说:你看,不跟大部队走多亏,吃苦流血不说,官都当不大。可见中国人这一观念之根深蒂固。
  
  去年开始实行新政,反四风,执行八项规定,官越来越难当。宁波有三个临近退休的局长提前辞职退休了。温州有个年轻的副县长也辞了职。看了那个副县长的有关背景资料,发现他的亲戚都在国外。有家族的财富做靠山,一个小县长不干也罢。好多同仁好生羡慕,也想一辞了事,可转念一想,当了几十年干部,除了会耍耍嘴皮子、摇摇笔杆子,其他啥也不会,辞职以后,喝西北风去?当年下海潮经商热中,有多少血的教训和先例啊。于是只好压了这念头,在基层的,只好继续做牛做马,受着上级的欺,挨着百姓的骂,该干嘛还干嘛。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周末随感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