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登大猪槽

发布于 / 触摸人文 / 0 条评论

[img=right]download.asp?id=1800[/img]  奉化地方不大,藏在深山冷岙中的好地方却不少,但要找到也不容易。一个办法是在巴掌大的地图上,寻找各式各样能够引人想象的地名,然后按图索骥,前去寻访。这回找的这个地方,名字听上去土得掉渣,竟然叫大猪槽!是盛放猪食的工具?
  
  这地方在斑竹的升纲村附近。几月前,最热的那几天,曾经想过去这地方,而且已经付诸于行动。那天下午,到了升纲村的山脚下,向村里人打听。村人告诉我们:这地方住的人屈指可数,行人稀少,山高路险,没几个小时无法来回。等你们爬到上面,天就黑了,下不来了,还是等凉快些的时候再去吧。那天,村人热心地给我们指点了上山的线路,这次来,只要按照他说的,顺藤摸瓜就行。
  
  下午2时,开始登山。深秋的时节,杂草已经枯萎大半,几个月前被柴草掩盖着的山路,现在已经很好认,也不难走,只是山道弯弯,崎岖不平,落叶又让路有些滑溜,走的时候还是不能大意。不过还是要感谢勤劳的先人们,在这陡坡和峭壁上开凿了羊肠小道,用不甚规整的石块铺设了台阶、路面。这是近几年来被一帮叫做“驴友”的闲人们,最喜欢行走的典型的古道。谁能想象,千百年来,有多少山里人,在这崎岖的山路上洒过多少汗水,甚至泪水?
  
  从海拔130米的地方,一路登高,越过一个山梁,绕过长长的山腰,再穿过一片茂密的毛竹林,40分钟后,眼前豁然出现一个不大的平台。只见平台上散落着几所破旧的房屋,房前屋后的空地上,是郁郁葱葱、长势喜人的菜地。在其中一排还算齐整的房子中,有一个房间的房门洞开——应该可以找个人问个讯吧?过去一瞧,屋内还是空无一人,环顾四周,也并无人影。
  
  我知道,这是我们必须经过的第一个村子,地图上标了,叫“开青寺”,也许在哪个年代这里有过一所寺院。如今,这里不仅无处寻觅寺院的模样,就是曾经住过多少人家,也很难看得出来了——有处断垣残壁处,已经长出一丛高大毛竹,看来这里已经荒废日久。包括那些种着青翠绿的雪里蕻和萝卜的菜地,我疑心有可能曾经也是宅基地。
  
  在此盘桓片刻,继续往前。山路略微向下,到达一个山谷,穿过一道被前不久的台风洪水冲得七零八落的山涧,又是一路登高。根据上次村人的指点,我们要去的大猪槽就在对面的山顶上。眼前这段路跟刚刚爬过的那段又有不同:在一面山体上,道路呈之字形回旋上升。总觉得前面应该峰回路转了,到了尽头,拐过弯,却依旧保持同样的姿态一路往上。太阳已经照不到山体,山路显得有点幽暗荒凉。在攀登半个多小时后,寂静的山谷间,忽然传来狗叫,哈,到了!
  
  终于,从茂密的山林夹着的小道尽头,出现了一处暖暖的光亮——到山顶了!只见眼前突然开阔,山顶下有一个凹处,藏着一个小山村。村子三面是山,南边一片竹林,过了竹林,向前延伸出一片平整的通道,说这地方像个槽,还真是贴切。村子不大,三两排屋舍,围成院子模样。桔子里里外外都是鸡的世界,几条不停狂吠着的狗,虽然表情凶猛,却一点没有攻击来人的意思。整个村的地面,包括院里院外,竹丛,山坡,全是被鸡刨松了的浮土,寸草不生。意外的是,村里村外,同样不见一个人影。村北山峰上,有一个看上去有点现代的装置,长长的钢索一直延伸到山下,不用介绍就知道,这是养鸡的主人拉货用的“机械化”装置。看来,为了在此养鸡,主人还是化了不少本钱的。
  
  在村子走过,耳边只有鸡的呢喃,在这冷寂的环境下,偶尔听到几声怪腔怪调的鸡的低语,感觉有点瘆人。太阳已经落到西边跟这个山差不多的高度,时间不早,得抓紧下山了。我们沿着来路往回走,重入密林夹着的山道。行不多远,忽然山上传来人声,一女的高声喊叫:来人是谁?哈,我们离开了,主人却回来了。同伴说,本可以向主人买只土鸡回家,如今下了一段山路,懒得再上去了。
  
  下到“开青寺”附近的山谷,又意外看到一位老者在沟里捡拾枯木。问他是不是住这?他说是。住了几个?他伸出两个指头:两人!
  
  回家在谷歌地球上测数据。这“大猪槽”的海拔是480米,“开青寺”的海拔是340米。一个下午,我们净登高350米。我用鼠标在地图上摸索,村子附近更高的地方,海拔竟有六七百米。看来,山外有山,我们登的只是这连绵群山中的一个小山包。回想在山里登高的时候,小半天的时间里没碰到一个陌生的活人,心头总隐隐感觉有点不安。人,真是一个群居动物。真佩服山上的居民,不知道这离群索居的日子,他们是怎么过的。
  
2013-11-20_000544-0.jpg
  山道弯弯,秋日的阳光暖暖。
 
2013-11-20_000544-1.jpg
  这山道的一边山势陡峭,深不见底,幸好坡上树木繁盛,让人感觉不那么险恶。
  
2013-11-20_000544-2.jpg
  沿途风景不错。
 
2013-11-20_000544-3.jpg
  开青寺,一块平台上的菜地。
 
2013-11-20_000544-4.jpg
  小村剩下的房子不多了。
 
2013-11-20_000544-5.jpg
  一排还算完整的房子,门户洞开,这里已经“日不闭户”。
 
2013-11-20_000544-6.jpg
  被山洪冲过的山涧。
 
2013-11-20_000544-7.jpg
  从开青寺登向大猪槽的路。
 
2013-11-20_000544-8.jpg
  大猪槽,差不多是全景了。村边两棵栗子树很气派。
  
2013-11-20_000544-9.jpg
  整个村子是鸡的世界。
 
2013-11-20_000544-10.jpg
  秋日的最后一缕阳光照在村中的断垣残壁上。
 
2013-11-20_000544-11.jpg
  从村北的山峰上看全村。从山下延伸而来的钢索直到村口。
 
2013-11-20_000544-12.jpg
  下山途中,“满目青山夕照明”。
 
2013-11-20_000544-13.jpg
  回到山脚下,我们停车的地方,树着一块村里鸡场的广告牌。村名很文雅的被改成了“大朱岙”。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秋登大猪槽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