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口东山村

发布于 / 边摄边写 / 0 条评论

2011-12-03_235925-0.jpg
 
  奉化有两个东山村,一个在溪口,原属东岙乡。另一个在大堰,原属万竹乡。
 
  两个东山都是小得不能再小的小山村,相对而言,溪口的那个名气更大点。溪口的东山有名气,是因为它坐落于雪窦山东南向的半山腰上,从溪口镇举头北望即可见。如今,在城镇里,因为灯火过于灿烂,建筑过于稠密,店铺过于热闹,业余“节目”过于诱人,不大有人经常抬头看山看天了。20多年前我们上中学时,溪口镇还是一个清静的小镇,镇前一条临溪的武岭路,镇北一条公路叫后马路,路北侧就是绿油油的农田,再往北就是连绵的高山构成的一道屏障。在那一排高山的山腰上,可以见到一个房舍俨然的地方,那就是东山村。到了夜间,黑黝黝的山中,东山村那几点昏黄的灯火,不能不让人注目。
 
  溪口的东山村因为处在这么个特殊的位置,如今成了我们喜欢拍照片的朋友们经常光顾的地方,——不是由于这个村多美,而是由于,站在这个村的村口,可以俯看包括整个溪口镇以东的那一片风光。有经验的朋友,会根据气候的变化,算好了日子,一大早上山,等着晨雾从山脚下升起,弥漫着,蒸腾着,飘过溪口上空,然后,旭日慢慢地从云雾中隐现,然后突然跳将出来……看着眼前这一切,仿佛自己已经超然于尘世之上,观望着人间万象——想想看,这是多么有意境的事情!
 
  很遗憾,我因为习惯于睡懒觉,在这么多年中,竟然从没看到如此美景。有许多次,在山下看着云雾在东山村的周围缭绕,却都因为有俗事缠身,无法脱身上山。很多年前,有一次,发心起了个早,天没亮就跟朋友上东山等日出,却由于云雾实在过于浓厚,以致于数米外的草木都难以辩清,更别说看到太阳了。
 
  看不到晨雾和日出,却不影响我偶尔跑到这地方,闲看山下的尘世,随访村中的父老,探究村中的风物。不过,这东山村可供作谈资的东西并不多。看到过本地印行的一个资料,说抗战时期,日本鬼子占领溪口的时候,曾经在山下以东山村为目标打炮。“一次,无数炮弹落在东山村,大部分房屋被击毁,无辜百姓受害。”
 
  中学时,有几个同学是这个村的人,很羡慕他们每天在学校的操场可以看到家里的模样。不过,他们要回家也同样并不容易,步行的话,至少要爬上一个多小时的山路。比起来,虽然我回家要步行三个小时,但不用爬那么高的山。如今,要上东山村很简单,沿着前往雪窦山的公路,在一岔道往右,没多会儿就可到这个村子。不过,虽然交通方便了,但村民们多不在山上住了。在村里转悠,碰到的多是年纪大的,偶尔见几个年轻的,也都说平时住在溪口镇上,在山上或探亲,或因为种了花木,需要打理或者出售,才上来住几天。
 
  朋友说,在这地方买个小屋,偶尔来住上几天,既可观云海,又可入人世,该有多自在!可惜,村里没人会把房子卖给外人。你知道这是个好地方,他们更知道。
 
2011-12-03_235925-1.jpg
  村口新建的牌楼。
 
2011-12-03_235925-2.jpg
  村中的小公园,停车场老年活动室都在这里,是村政治文化中心,
 
2011-12-03_235925-3.jpg
  站在村中的任何一个地方,可以看到山脚下的溪口镇。
 
2011-12-03_235925-4.jpg
  房子都是依山而建。
 
2011-12-03_235925-5.jpg
  村民家的居屋鲜有新建的,许多已经破败不堪。
 
2011-12-03_235925-6.jpg
  农家院落。杮子红了都没有人摘。
 
2011-12-03_235925-7.jpg
  小狗好奇地跑出来看我们。
 
2011-12-03_235925-8.jpg
  在村里一个比洗脚盆大不了多少的小池塘边,意外碰到一表弟,他们是从溪口镇上赶来钓鱼的,他的同伴恰好钓起了一条小鲫鱼。
 
2011-12-03_235925-9.jpg
  花木是村民的重要收入来源。
 
2011-12-03_235925-10.jpg
  从溪口镇剡溪边看镇后的山上,右边那一块白白的地方,就是东山村。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溪口东山村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