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桩仨月

《站桩仨月》
  同事一直说站桩对身体有很大的好处,我也相信站桩对身体有好处。25年前接触过气功,解决了我自中学起就常犯的一紧张就头痛的问题,还有效缓解了持续三年多的慢性阑尾炎问题。虽然阑尾炎十年后又因疲劳而复发,最后以手术方式一劳永逸,但头痛这毛病,至今没再犯过。偶尔因紧张而头胀,静坐或静卧一会儿,意念放松一下就缓解,问题基本不会过夜。
 
  气功的名声后来一直不好,随着年龄增长,工作生活中的烦心事也逐渐多起来,这气功后来就不练了。有时候偶尔想入个静,温习一下,头脑中千头万绪的杂念,却总是总是蜂涌而至此起彼伏,心很难静下来,即便静下来,也持续不了几分钟,当年曾经有过的温暖的“得气”感觉,总也体会不了。
 
  这十多年来,得益于坚持每天徒步,自感体力保持得还可以,只是近年来身体上各种各样的问题开始多了起来。去年开始,想通了一些事情,杂念有些许减少。加上持续在喜马拉雅上听学者讲王阳明的《传习录》,又听《大学》《中庸》,再听《易经》,还听一些医生讲中医,听着听着,感觉国人的事情还是靠国人自己的办法解决,于是决定尝试一下同事竭力推荐的站桩,再试着捋一捋自己的身体。
 
  立春那天,同事送了马世琦先生介绍站桩方法的《顶天立地》一书,从理论到实践都讲得很通俗。化两天时间看了他的基本理论和第一套功法,又看了视频,从第三天开始,就直接站上了。大概是由于20多年前接触过气功,站桩两三次开始就有了感觉。自那时起,坚持每天站,中午午休后半小时,晚上10时前后再一次。一晃,三个月过去了,感觉小有收获:
 
  一是奇迹般地解决了腿抽筋的问题。腿抽筋的事情发生在哪年哪月,已经记不清了,反正老早就有。七八年前一次体检,医生说我骨质疏松,得缺钙。于是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服用钙片。最近这几年,抽筋频发。偶尔几天忘记服用钙片,晚上就会抽筋,有时候睡梦中改个睡姿伸个懒腰都有可能引发,甚至于开车时踩个油门刹车,腿都会抽筋。年轻时抽筋只要翻身下床站地就可以结束,后来需要扳一扳腿,现在一旦抽起来,可能得满屋子跑上几圈才会缓解。如果是大冬天天寒地冻的时候,这么来一下,人都给弄得清醒无比,还睡什么觉啊?三个月前开始站桩,我停了钙片,真是奇了怪了,到现在为止,仅有一次几乎快抽了,一放松就没再抽。马老先生说站桩可以解决骨质疏松问题,莫非是真的?
 
  二是手形的变化。很多年来,我的手掌根跟破轮胎一样是瘪的,内行人一看就是气血不足。站桩一段时间后,无意中发现,两手的手掌根突然饱满了许多,十个指肚也一样,比以前圆润了不少。不知道这现象跟现在天热起来有没有关系?如果确实是站桩所得,那也足够让人惊喜了。
 
  三是入睡难的状况有缓解。入睡难大概已经伴随我40年多了。我比喻自己入睡的过程,跟大型客机起飞一样,跑道得特别长。哪天如果躺下后在半个小时内睡着了,都觉得是非常难得的事。站桩后,虽说睡眠质量的提升没像改善腿抽筋那么立竿见影,但总体上来说,入睡难的程度比站桩前有了明显的好转。整夜睡不好的事情,过去每周会有一两次,这段时间来,减少到每月才有一两次,自感蛮满意了。
 
  四是站桩累的问题。一天站桩的两个时段,我一般这样安排:中午那次,先在沙发上小睡20分钟,接着起来站。小睡后起来,有时候感觉手脚沉重,但只要站上几分钟,站到位了,人马上会有虚空的感觉,手脚的沉重感很快消失。站后精神比睡上一小时午觉要好很多。晚上10时左右第二次站。刚开始那一个月多里,疲劳感更严重,经常站着站着腰背就缩成一团,有几次站得快睡着了,差点摔倒,我估计这是白天消耗多的缘故。但最近这段时间,这种状态有了很大改善,晚上站桩,大多数时候能做到中午一样,坚持不倒不弯。
 
  我这站桩,现在只是看看视频和书本,没有专业人士的指点,方法不一定准确。我的想法,不管是站桩、气功,甚至于冥想啥的,关键一条,就是抱朴、守中,放松。过去我的气功我大多是在床上躺着练,放得太松了,有时候脑子反而跑马了。站桩的好处是,得时刻想着要保持姿势,姿势调对了,“得气”的感觉会瞬间产生,很奇妙,于是想着尽量让这感觉维持得时间长点,能充盈到身体各个部位,最好是全身,所以,站桩能让人松而不失劲,有说是能养成肌肉记忆,以后一站就能进入状态。
 
  马老先生说站桩不要追求有什么感觉,最好顺其自然。依我现在的感觉,有时候觉得状态很好,有时候又觉得很糟糕。姿态摆不好的时候,身体某些部位过分使劲,人会很累,发生胀痛麻木也是常事。调息也不太容易,过分关注呼吸,有可能影响已经保持好的身姿。至于调“心”,那就更难了,道家、佛家甚至于儒家,都强调心要放空。我现在觉得不让白天诸事影响自己的头脑,不让思维跑马,已经够难了。我觉得调身调息调心这“三调”如能做到位,那就基本是神仙了。好在这站桩不用参加什么比赛、展示,纯属个人私感私事,有好处,往下站就是,无非是虚度一些光阴而已。人啊,怎么过不是过?
 
  此文,算是阶段小结。

点赞
  1. 榴莲的格格 says:

    一开始,求的是形似,常常关注的是涵胸拔背坐胯,后来发现站个形似,并不很难。调心,入静,才是最难的。往往一念刚息,杂念又生。越是想要清空杂念,这些念想就会更加放肆地涌现出来。一开始会特别排斥,细细品味得以发现,竟是因为平常生活中的种种“忙”而看不到的内心的细微起伏,在我们的身体逐渐安静下来时,那些留存在心中没有发芽的意识种子就逐渐显现出来了。有时候会想,这真是一个好现象,因为我终于开始走近自己,有空闲来发现自己了。

    1. 大道如水 says:

      说得是,形可能还是外在的东西,只要自己觉得舒服,姿势不要太离谱就行。心这东西难控制,特别是有事的时候,心猿意马,天马行空,心不静,就影响形,所以要慢慢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