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气杀

发布于 / 触摸人文 / 0 条评论

2007-07-24_002613-0.jpg
 
  在某山村一个久无人居的老院落里,看到了下面照片中这样一个物件,马上想起来了中学时读过的鲁迅《故乡》中的一段话:
 
  “我和母亲也都有些惘然,于是又提起闰土来。母亲说,那豆腐西施的杨二嫂,自从我家收拾行李以来,本是每日必到的,前天伊在灰堆里,掏出十多个碗碟来,议论之后,便定说是闰土埋着的,他可以在运灰的时候,一齐搬回家里去;杨二嫂发见了这件事,自己很以为功,便拿了那狗气杀(这是我们这里养鸡的器具,木盘上面有着栅栏,内盛食料,鸡可以伸进颈子去啄,狗却不能,只能看着气死),飞也似的跑了,亏伊装着这么高底的小脚,竟跑得这样快。”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狗气杀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