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点铸成大错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0 条评论

[align=center]2006-07-03_002523-0.jpg[/align]

  星期一总是感到很累的。因经过双休日的奔波,星期天晚上往往又睡得晚,星期一早上又对将要进行的一周工作有种排斥心理,因此,每逢周一早上,总是昏昏沉沉上班去。所以,这个早上人最容易犯迷糊、出错。上星期一上午,临出门,忘记了把放在门厅的钥匙取出,防盗门没关,车库门也没法开,只得坐三轮车上班。星期一早上要把相机背单位去,结果路上又有好多人问,不知道的问你出差去?知道的说你又去拍啦?弄得非常尴尬。

  今天早上又误了个大错误。上午到单位,走到办公室门口,在包里翻了半天也没找到钥匙,心想肯定又上放车上了。于是叫同事帮我开了门。上午的安排是开会,事先也不知道,准备就有些匆忙。8点一刻,人刚到会议室,妻来电话,说你怎么搞的?家里大门洞开,没有关好!我想想这不可能啊,每天出门关防盗门,都不需要经过脑子的,况且上周一上午忘记把钥匙取出,已经出了一回洋相,今天出门前还特别注意了一下。因急着开会,问到底怎么回事?她说你把钥匙插在车库门上是怎么回事?原来是车库门,还好。怎么回事我也说不出。只好问现在怎么样了?她说现在钥匙已经被隔壁的任老师取下了,晚上拿。

  会议开始,我一直在想这是怎么回事,想了好一会,终于想出来了:原来今天一大早起来,外面已经是骄阳似火。7时40分,下到楼下,打开车库门,把车子倒出,想想自己的破车又要经过一天的曝晒,心里还是感到有点过意不去。在车库里找到了原来用过的防晒反光膜还在,于是又进到车库里,拿了反光膜,在车头上拍打了几下灰尘,放在车上,然后坐进车里,拉上车门就上路了,竟然没有关车库门。昏头昏脑的我居然对开着的这么大一扇门没注意到。

  我开车库门时,还对着隔壁车库里取电瓶车的任老师说了一句,这天真热啊。等我开车出来时,她已经开出好一段路了,这样想来,我的车库门没关,至少是等她回来的时候才发现,妻打电话给我时是8点一刻,这样,“空城计”至少唱了半个小时。而这时,路上行人很少,倒是收破烂的的、骑三轮车的路过不少。这样就担心车库里的东西会不会丢了。不过想想,车库里也没啥贵重东西,就是三辆自行车。儿子换下的那辆稍新点,偷趟偷走吧,只要钥匙没被拔走就是好的。

  下午送同事去溪口上任,晚上11点才回家,妻已经睡下了,让我按门铃叫醒给我开门。问她丢东西了没有?她说点了一下,没发现少什么。又说,上午任老师买菜回来,发现我家车库门开着,感到奇怪,我出门时她看到的,怎么门还没关?于是帮我拉下车门,拔了钥匙,又去按我家里的门铃,按了半天没有人,又从她先生那里辗转问到我妻子的电话,这才联系上。还好,任老师放假了在家里。要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被人发现,或许,人家可以大摇大摆的搬走里面的东西,甚至可以上楼,直接取走家里的东西。

  妻说,你以后不能将钥匙放在车里,这样就会发现问题了。我想,事情没那么简单。随着年纪增大,这丢三拉四的毛病,只怕会越来越多。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差点铸成大错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