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埔老兵傅道非先生辞世

发布于 / 触摸人文 / 0 条评论

2011-06-23_233424-0.jpg
  
  春天的某一日,有朋友告诉我:你寻访过的黄埔老兵傅道非先生去世了。
  
  生老病死乃人生必由之路,这么大年纪了,过世也是必然的。但是我听到这一消息仍然感觉有点意外。一年半前第一次看到他时,那童颜鹤发的面容,以至于我觉得他顶多只有80岁,他的家境相对比较优越,还有专职保姆的悉心照料,他应该比其他任何人活得更滋润,我怎么也没料到他会如此快地离开人世。
  
  寻访傅老先生的前期工作非常艰难,找了他5次方见到他本人。可后来的寻访就简单了。老人年纪大了,平时都会在家。去前打个电话过去,一般他家的保姆会来开门。因此,后来我一连去过好多次。以后再见到,感觉老人毕竟年纪大了,记忆衰退得挺厉害。有一回,他打电话给我,说有事找我,我以为他有什么新情况要向我提供,兴冲冲地跑到他家,见了他,他却反问我有什么事情?我感觉他很想对我说点什么,可说出来的,还是头回去给我介绍过的那些情况,有关他自己的经历,还没几年前他自己写的详细。不过他的身体看上去还不错,腰板笔挺,出来时,必送到大门口,好几次还要手举至齐眉,向我敬个军礼。因此,每次,我都是欣慰地对他说,还好,您的身体和精神都不错。他自己也不止一次说,我再活10年没问题。
  
  2009年底,他通过邮局给我寄了一封信,说有时间他会来我办公室拜访。我觉得他可能是说说而已,没想到,真有一天,门卫打电话说有个老者找我,我一问是他,赶紧让他上来,结果在办公室等了足有一刻钟还不见他踪影。想出去接,在电梯门口碰到了他,两个保安兄弟一左一右搀着他,慢慢地走来,让人好生感动。我说您有事就跟我打个电话好了,我会到府上找您的,这太危险了?他说没事,空闲时我也经常一人出来闲逛锻炼的。那天他给了我一些资料,有他自己写的关于海峡两岸前景展望的文章,也有台湾媒体介绍他表兄俞国华的资料,这些我都收藏了。他还说,第二天我要过90大寿,想请你参加。我一听,觉得这多不好意思,因为除了他,他的家人我一个也不认识,也从没见过面,到时候会非常尴尬的。因此马上对他说谢谢了,我还是以后单独来看您的好。现在感觉很后悔,那时去一趟,记录一下那个应该会很盛大的场景,未必不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好在我的一位摄影朋友说,他作为傅老先生晚辈的朋友参加了,估计他应该会拍下不少精彩的镜头。
  
  那天,他在我这坐了一会儿,絮絮叨叨讲了不少他家里的事情,还点评了不少历史人物。告辞时,我说要送他回家,他坚持要自己回去,说我不找你麻烦,我会自己讨出租车的,你如果要送的话我要在你这里吃饭了。我说用我自己的车送你行不行?他说你不用买汽油的?我退休金3000多,有什么用?最后,我又化十多分钟时间,搀着他走到大门口。到了大门口,他要我立即回办公室。我只得嘱门卫保安帮他拦辆出租车,等我走到大楼前时,回头看,他已经坐上出租车走了。
  
  我最后一次去他家是去年4月30日,那次去时,感觉他有点倦意。我送了他一本带去的印有黄埔老兵内容的画册,他在介绍他的那一页中签了名。我本来想今年过年后再去看他,没想到听到的是他去世的消息。前不久,我根据第一次碰面时他给我的一张名片,找到了在城区开针灸诊所的他的外孙女,得知傅老先生去世的确切时间是农历去年的腊月二十七。他外孙女说,本来外公的身体挺好的,因为感冒,大意了,因为口渴,他又喝了太多的果汁,血糖升上去了,最后发生了并发症,没抢救过来。我把自己印的一本《寻访最后的黄埔老兵》小册子给了他外孙女,他外孙女可能又交给了傅老先生的小女儿,过几日,他的小女儿在我博客中留了言,也说老先生“没有离开世界的准备,总是很乐观的认为自己还能活很多年,但天不遂人愿,也没有办法。欲哭无泪!”
  
  从傅老先生的几回见面中,越来越觉得,我这事做得太晚了。现在这些老人们普遍耳朵不好,记忆力不好,本来可以记下更多的事情,可由于他们的表述出现困难,无法详细了解。他们跌宕起伏的一生,本应有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值得记录,也应有许多值得人们惊醒的经验值得人们反思。可惜,这一切,都将随着他们的记忆的逝去,渐渐地沉寂在历史长河中。可惜!可叹!
  
  
2011-06-23_233424-1.jpg
  年轻时的傅老先生。
 
2011-06-23_233424-2.jpg
  黄埔同学会证书。
 
2011-06-23_233424-3.jpg
  老先生送给我的90大寿纪念章。
 
2011-06-23_233424-4.jpg
  写给我的信,在签名处还加盖了名章,显出老派先生的严谨。
 
2011-06-23_233424-5.jpg
  老先生在画册中签名。(江幼红摄)
 
2011-06-23_233424-6.jpg
  虽已90高龄,可他的签名仍然遒劲有力。
 
2011-06-23_233424-7.jpg
  老先生向我敬烟,并且坚持要亲自为我点上。(江幼红摄)
  
2011-06-23_233424-8.jpg
  我最后一次拜访老先生时,与他合影。(江幼红摄)
  
2011-06-23_233424-9.jpg
  每次去他家,告别时,他总要送出门外,并且以这个姿势向我告别。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黄埔老兵傅道非先生辞世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