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2017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0 条评论


年年岁岁越来越相似,以致于日子过得飞快,却又感觉一年前的日子好象已经远去很久。2017年头一周,我曾写道:“新年伊始,万象更新——以前写文章经常这么开头,其实,新年伊始是最没落的季节,万物凋零,山河失色……”现在,又到了这万物凋零,山体失色的季节,又一个新年应时而来。
 
2017年,是我大学毕业,正式踏入社会的30周年,30年的社会混下来,从人人可差遣的毛头小伙,转眼就成了人们口中的老头、“老同志”,这一系列的变化,时而觉得隔了一个世纪,时而又恍若昨天,
 
这一年,我工作生活了三十年的这座小城,周围最熟悉的景色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生着变化:1994年房改购入的第一套房子,虽然已经在五年前已经卖给别人,但在这一年中被拆得灰飞烟灭,倒是房子南面那个破旧的“梅园”,正挣脱周边高楼的阴影,重新以突兀的姿态出现在人们眼前;体育场改造正式开始,剧院门口老同学的店铺拆了,锦屏山前的体育场、游泳池拆了,体育场西面那一段铺有城砖的人行道,估计也不会再见;城内最老的两个居民小区——南山新村、花园新村夷为平地;这一年,城乡处处开挖道路,敷设管道,电线入地,高楼冲天;到年底,入夜时分,江边、高层建筑、甚至于南山顶,灯火斑斓……奉化撤市设区以来,正以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的速度前行,领导说要五年奉献一个新奉化……
 
年初,单位人事更迭。换了领导,整个单位像上了发条,面貌一新,人人吃紧。于我而言,这个职业进入第六年了,四季歌已经唱得不能再熟,除了水来土淹、兵来将挡,跟各路“神仙”斗智斗勇之外,又是装视频,又是安宣传窗,还组织了一个太虚大师的纪念活动……一晃到了年底,盘点过去,感觉是,许多想做的事依旧没做成,没想到事却做成了,比方说央视竟然给播了我们的“五大”广告……
 
六年职业生活的重复,不知从何时开始,有了疲倦之感。这个疲倦感,下半年以来越来越严重,大概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觉得没有成就感:做了那么多事,能称得上是好事的,算不上几件,即便是好事,又与我何干?说不是好事吧,却又心有不甘……
 
回望,发现这一年中,陪过的客人真是多,省内省外都有,对大多数来过的人,都没有什么印象。好多客人来前理由冠冕堂皇,来了之后仍然是走马观花借花献佛,不知道这算不处“四风”反弹。陪客人也有好处,至少不用动脑子,混日子正好,只是,老这么混,自己良心上过不去。
 
抛却工作,闲看人生,那就是春天看花开,夏天找凉意,秋天看黄叶,冬天寻暖阳……近十年中的双休日和节假日基本上这么过来的。近处的地方踏过的次数大多不止个位数,最近两三年触角渐渐伸向邻近的县市,但稍有点名气的地方也开始重游,双休、节假日到了,常为去哪儿游荡感到踌躇。
 
也不太在网上写东西了。朋友问:你怎么不写了?我说还有什么好写的?一同学说可以说说风花雪月啊。我说,该说的早说完了。其实,今年又开始手写了,从夏天开始写日记,将近20多年没用笔写过东西,半年下来,竟也写满了一个厚厚笔记本的一半。
 
好多朋友今年跑起了步,甚至多年前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女同事,据说每天都要跑上五六公里。我自2006年开始散步,至今仍徒步不辍,坚持得不错,但比起他们跑步,自觉差得很远,于是年末两个月中尝试了一下,但发现不行:跑上两三百米心跳就到一百五六十,心跳一快,气急胸闷,只能停下来走。大冬天的,多跑几步出一身汗,感觉也不舒服,如是走走跑跑一月余,最后还是放弃了尝试,我还是走吧——散步的初心是为了锻炼身体,当初妻强迫我去散步的理由是:为了他们娘儿俩。十多年下来,现在习惯成了自然,每天不去走走,浑身不舒服。其实也不是身体不舒服,是心理不舒服。心理不舒服的其中一个原因是,用手机GPS记录轨迹,用小米手环记录步数,每天不达到一定数量,老觉得欠了谁一大笔债似的,有说:这叫数字控。也有说,这是病!现代社会的人,就是类似的毛病多!
 
说起毛病,这一年的年初,整个人被牙折腾坏了,到了冷热不能沾,软硬咬不动,吃嘛都不香的地步。曾经去人民医院检查,医生说还好啊,要不配点消炎药吃吃。灭滴灵加红霉素治牙疼是我自己也能开的药方,二十多年前治好过牙痛,可这回吃了,无效。熬不过,决定去看专业牙医,先找奉化的,专业牙医说其中一颗坏了,得杀了牙神经再补。杀了一颗,次日疼得更厉害,再整一次,仍没好。在同事介绍下,到宁波鄞州口腔医院,医生虽很年轻,但治疗的流程和手法,感觉要比奉化的正规,于是确定在那儿看了。大半年下来,跑了好多次,终于把痛了数月的问题给解决了,虽然没完全恢复正常(估计也恢复不到完全正常的状态了),但吃东西总算不那么受罪了。治疗还得继续,下次的预约已经跨了年度……年纪大起来,这不行那不好的状况会成为常态,上医院的次数会越来越多,对这一点,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一年中,家中养过两个小动物,先是猫,再是狗。猫长大后,因为叫春烦人,被老父亲扔在公园,两月后回归,回家三天后产下两仔,又一个月后,因惧狗咬,误伤女主人而惹下大祸,被我送到寺院寄养,至今已一月有余,不知道它还在不在?狗后于猫到家,从不到4斤的狗仔,慢慢变成成年的样子,半年后长到40多斤,如今关在套房里,白天我们都上班,它要寂寥地呆上十多个小时。因此,它每天的最大幸福是吃和外出溜。狗和猫是天生的冤家。在狗的眼里,小猫很好玩,忍不住要去招惹一下;在猫的眼里,狗的暴躁让它感觉恐怖。不是一家人,进不了一家门。终于因为它们俩的矛盾,不得不舍弃一个,牺牲的只能是生命力顽强而又对人高冷的猫。养狗养猫,都是儿子冲动下的行为,结果给我们带来了一大堆麻烦。猫被我放弃了,对放弃狗这事,儿子说啥也不同意,其实,看到狗的眼神,我自己也不忍心,那就只好养着,每天忍受纷飞的狗毛,以及我进家门时它表达的震耳欲聋的欢迎词……
 
儿子的公司运作一年半,在我看来,很不顺畅。创业远没有他想象的容易,但他还在坚持,我们也没有理由不予以支持……岁月长长,谁也无法预料未来会发生什么,这是个很好的时代,这也是一个很糟糕的时代,媒体上每天都传颂着暴富的神话,现实上却经常遇到垮掉的富翁;昨日的明星不定就是今日的混蛋,高高在上的权贵转眼就成了千夫所指的囚犯。还是古人说得在理:若无闲事在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闲事不可能没有,关键是别往心头堆砌,好吧,且行且抛,慢慢等着到这境界吧。
 
12月31日夜,又到山上去,保障新年敲钟。再用一句俗得不能再俗的俗言,迎接新年到来:祝亲朋好友们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别了,2017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