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堪回首之生命之轻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0 条评论

[color=White]  日前,有朋友在论坛发了张照片,拍的是在一个小山村,农家屋外晾衣架上,孤零零地挂了一双尼龙袜子。就是这双尼龙袜子,不由得让我想起了小时候所经历过的一幕……

  事情是这样的:记得那时候上小学,那天我放学回家,路过卫生院(好多坛友今年进去拍过花),看到正在抢救一个服农药自杀的姑娘,医生拿井水用皮管从嘴巴往里灌,用来洗胃肠,灌了好一会,医生宣布不治了。记得当时那姑娘身穿一件花衬衣,脸色腊黄,双眼紧闭,表情恐怖。听大人们说,那姑娘自作主张买了一双尼龙丝袜,被她奶奶狠狠地骂了一顿,结果想不开,喝了农药。她家住海拔五六百米的高山上一个叫岩坑的地方,当时还没通公路,从山上下来步行至少得一个多小时,再快也快不过半个钟头,已经服了毒的人,就是让飞毛腿送,也是凶多吉少。听大人们一说,当时注意到,她脚上果然有一双当时还不多见的花尼龙袜子,已经被水弄得湿透了……

  为了一丁点的小事,以这种极端的方式,解脱自己,这样的事情在当时是非常多见的。我们村里有一户人家,家里孩子多,夫妻俩终年劳作,却难以填饱一家人的肚子,偏偏老公嗜烟,有一次烟瘾发了,实在熬不住,向生产队的会计预支了几块钱,买了几盒烟,老婆知道了,当即服了农药自杀,幸好发现得早,被救了过来。她为的也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了的事情,就是几块钱。

  一般来言,人活在世上,只有对前途实在没有什么指望的时候,也就是人到了绝望的境地,才会以结束自己的生命的方式,以求解脱。那个时候,其实许多事情的缘起,全在于一个字:钱。

  因为钱少,吃不饱,穿不暖,因此,往往是针尖大的利益也要你争我夺,引得夫妻多矛盾,邻里多闲话。“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毛主席的话又是那样的灵验,这丁点大的小矛盾的火星又十分容易点燃大火。因此,那个时候说谁又自杀了,是常有的事情,也许那个时候许多人家的孩子,心里经常是心惊肉跳的,就怕什么时候,自己的父母也走了这条绝路。记得小时候在老家生活的一段时间里,前前后后村里自杀过好几个人,他们一死,抛下的孩子父母一大家子,一家人的生活轨迹彻底被打乱,首当其冲的肯定是孩子,说不定第二天,他们就缀学养家了。

  没钱的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政治运动,年年讲,月月讲,天天年,讲到什么时候,好象谁也看不到头。专政对象“钻进”了“对象”的圈套,好象不会有松绑的时候。村里曾经有个“老运动员”,每次运动必定要上台亮相的,那次,已经到1976年了,老人家过世那回,有一天早上去厕所,跟村里人聊起这事,说了句不该说的话,让村里嗅觉灵敏的人听到,汇报上去,又被当作专政对象,批斗了几场,终于顶不住了,也喝了农药。这事发生后没一二年时间,“五类份子”们就纷纷摘了帽子,人们都感叹,他经历了那么多运动,怎么就没能熬过这最后一关呢?其实想想也简单,他那时候往前看,怎么就知道这苦难就要到头了呢?

  那个年代,实在是一个许多人绝望的年代。绝望的年代,最不值钱的是人的生命。
 
  70年代末,分田到户后,农村的生活显蓍改善后,政治风气也日渐宽松,这样的事情就少得多了。大家手头有了钱,吵吵闹闹的事情就少了,生活有奔头了,也没有人来限制自由了,珍惜生命还来不及呢,谁还愿意去死?所以最近二十年,村里人自杀的传闻已经基本上没有了。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不堪回首之生命之轻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