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输液——小镇日子(21)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1 条评论

[align=center]2009-11-27_005120-0.jpg[/align] 
  从福建回到单位已经是8月18日了。
 
  回来之后,看没什么事情,我向站长告假,到溪口瞎转了两天。
 
  21日,知道通往大堰的公路恢复通车了,于是跟同事下乡去大堰。
 
  上午办完了该办的事情,吃中饭的时候,感觉自己疲乏得不行。同事们在饭桌上说话,我听着感觉好象声音远在天边,头昏昏沉沉的。心想自己是不是病了?这感觉从来没有过啊。
 
  下午回到单位,还是浑身不得劲,心想还是到医院看看吧。
 
  参加工作一年了,这医院我从没来过。快到下班时间的尚田卫生院,冷冷清清的,我找了个医生说我不舒服,医生给了我一支体温表,一测,体温38.7度,发热了。
 
  我说给我点退热药?医生说挂支盐水吧,这样速度快。
 
  挂盐水?打我记事起,就只打过一次屁股针,现在听说要挂盐水,我觉着心里怕怕的。连忙借卫生院的电话,给同事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来帮我照看着点。同事马上赶来了。
 
  说也奇怪,这盐水的针看着挺长挺大,扎在手背上并不感觉疼。盐水挂了不到半个钟头,我那昏昏沉沉的头脑好象清醒了许多。等全部挂完,从卫生院出来骑车的时候,感觉比来的时候轻松多了,真灵!
 
  身体好是好了一点,但是感觉体力仍然跟不上,晚饭只吃了一点点,那天晚上早早上床睡了,第二天起来还是不大得劲,又休息了一天,到傍晚的时候,身体就基本恢复如常了,年轻真好。
 
  现在想起来,那段时间连日奔波,再加上天气闷热,人有点中暑了。自从那次挂盐水后,以后稍微有点感冒跑肚的,都要挂盐水,挂盐水成了上医院的首选了,不过效果越来越差,细菌病毒的进化,比人的进化,可要快得多了。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首次输液——小镇日子(21)
  1. avatar

    嘿嘿,记得我第一次挂盐水也是参加工作以后的事了。小时感冒发热最多打屁股针,不过打青霉素针挺疼的,打后得拖着脚走路。现在的孩子一进医院就基本准备挂盐水吧。
    [reply=大道,2009-11-29 11:53 PM]我记忆中的那一针也是青霉素。上中学的时候鼻子上面长了个疔疮,眼睛都快肿得睁不开了,周末走30里回家,赤脚医生给开了青霉素,才打了一针,屁股就疼得拖不动了。不过同时还让一个土医生用在穴位放血的办法,过了一夜那疔疮就化开了。第二针我说什么也不让打了。[/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