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人的不仅仅是高温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3 条评论

[align=center]2007-07-29_235638-0.jpg[/align]
  双休日又遇到了高温天。晚上收到的气象台发的手机短信称,今天的最高气温达到了39.7度。

  昨天傍晚,散步的时候,碰到了气象局长,问他最近天气有没有变化的迹象。他摇摇头,说,从现在的天气形势看,到8月上旬也不会有变化,最多是午后下点雷阵雨。今年内地涝、东南沿海高温干旱的局面已经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了。

  天气热,人就有点懒得出门。下午2点多的时候,手探到窗外感觉一下,发现吹过的风是烫的,抬头看看天,瓦蓝瓦蓝的,这样的蓝天一年之中也难得有几天,但是出了门又能干些什么?自己也想不明白,还是偷个懒算了。快4点的时候,摄友来电,说想去惠政东路扫街。心想这个时候气温应该低了些吧,就下楼开车出去了。

  太阳仍然很毒。马路上做小生意的,都躲在阴凉下喘着气。有些手头有活的,不得不挥汗劳作。街上走过的行人,或撑阳伞,或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以躲避这毒日的曝晒。骑三轮车的,衣服无一例外都是汗湿的,好多干脆就脱了背心,裸露出晒得铜色的背,匆匆在马路上骑过。为了生活,人们真是不容易啊。

  从惠政桥头拍过去,快到东头的时候,想起了上次拍的时候碰到的一个安徽老乡。那是春节的时候,也是在这条街上扫街。有个卖桔子的安徽老乡看我们手拿相机,问我们是不是记者。这事,我在今年2月27日的日志中有个记载:

  “春节的时候,边在大街上溜跶边拍,一个在贩卖桔子的外地男子凑上来问我是不是记者,我说不是。他说这里有没有记者,我说本地的记者是有的。问他有什么事情?他说儿子在某大学读书,暑假的时候出去卖西瓜,结果人找不到了。偶尔来个电话,一会儿说在南,一会儿说在北,怀疑是中了传销的圈套。现在学校给保留了一年学籍,如果再找不到,大学没办法再读了……

  “我说这个本地的小记者恐怕没有用,他叹了一口气。”

  那天我曾经拍了那个老乡的照片,因此,还能够想起他的模样。今天特意留意了一下,结果,发现一个开三轮货车的男子跟他有点想像。他正忙不迭地要把他的车停在路边的一个夹缝中。我在旁边等了一会。他停好车子后,又跟他的妻子女儿大声嚷嚷,可能在说生意上的事情。我凑上去,问他春节的时候是不是在这卖桔子?他说是的。我说你是不是一个儿子找不到了?他大概想起来了,说是的是的。我说有没有找到?他摇摇头,说没消息。我问:上次你碰到我之后一直没有消息?他说来过一次电话,以后再没声讯。他大概很意外我这么久了还记得他的事情,赶紧摸出烟请我抽。我说谢谢,不用了。我们就在马路边蹲下,听他聊儿子的事情。

  他说,他儿子叫夏鹏飞。唯恐我不明白,他用烟头在地上比划了一下三个字的写法。他说儿子是安徽合肥学院计算机管理系的学生,失踪前,刚刚念了一年书。去年7月3日,学校放假,他来电话,说想去广东找份工作挣些学费,不来奉化了。7月5日,儿子去了广东。过了几天,又来电话说学校要补课,需要5100元钱。他给儿子汇去了5300元。又过些日子,儿子来电说病了,要做手术,他又汇了一千多元钱过去。去年的7月中旬,他想去学校看儿子,儿子来电说,他已经去了北京,不用去看他了。这以后,儿子偶尔来个电话,一会儿说在广东一会儿说在北京,到了9月1日开学,儿子没有准时返校。学校找了父母,说给保留一年学籍,眼看着一年期限就要到了,儿子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言谈之中,他的脸上透出一丝无奈。我明白,他和他的家人在这里辛勤劳作,除了为自己争得一个生存空间之外,原本儿子是他们的最大希望。眼看着儿子上了大学,以后总会有个好些的前程,却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临走时,我说我帮你把这故事发到网上去吧,他紧紧地握了我的手说,谢谢!谢谢!
 
2007-07-29_235638-1.jpg
 
  过年的时候碰到他时拍的照片。
2007-07-29_235638-2.jpg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烤人的不仅仅是高温
  1. avatar

    我还是个大学生,有些时候必须要为父母考虑一下,让他们度过一个好的晚年也是很好的。可能就是所说的上有老吧。好好为老人考虑一下。我对自己说也喝大家说。

  2. avatar

    做父母的,背井离乡做点小本买卖攒点钱,无非是想下一代能受点教育,有点出息,摆脱自己贫苦的命运,等到自己老了有点依靠;做子女的,依靠父母的血汗钱读点书,想早点出人头地,回报养育之恩,可惜误入歧途。。。。。
    唉!可惜这世上诱惑太多,陷阱太多,空有一份舔犊情深,空有一份拳拳孝心!这世道如同这炙热的天气一样浮躁、严酷。何时能还你我一片清凉?

  3. avatar

    天热了,烦心的事就多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