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2012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4 条评论

2013-01-01_000001-0.jpg
 
  ● 连续好几年的岁末,都要对过去的一年作个回顾小结,今儿个也不能例外。
 
  ● 每次回顾的第一段,总是感慨时间的飞逝,今年再这样写,似乎太过老套,不好意思再重复。不过,不想说也不得不说,这时间过得真是太快了。
 
  ● 时间尽管过得快,但是过去一年中发生过的许多事情,却已经淡忘。年纪大的特征越来越明显,其中一个标志是健忘,另一个标志是对时间的不敏感……好在,现在有个微博,又好在,我总是以一周为单位,对微博进行整理,一年中,整理了52个微周记,这样,对一年中的经历,还能有个轨迹可循。
 
  ● 2012年,是我过去十年中,工作最为忙碌的一年。过去我老说,上班不忙,下班忙;业务不忙,业余忙……这一年中,这个状况有了很大的改变:工作忙,业余倒显得不忙了。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上班的事情多了,下班之后业余的事情,就不敢也不可能投入太多精力,因此,看上去反而显得不那么忙了,自然的,也没能像前几年那样,做成功几样事情。
 
  ● 对业余的事情进行总结,总是显得比较有兴趣,因为,工作是为生计做的,业余的这些事情是为自己做的。略记一下:春节期间,接待了晓庄老师回乡探亲;初春,利用周末时间,到长沙会了朋友,走了两个古镇;春季,参与了大堰微博大会的组织;夏天,在陕西参加了中国民间纪实摄影展览,我的《黄埔老兵》参加了展出。还有一件事情是,秋天,在第五届的弥勒文化节,有个微博团队,不知道我算不算微博团队成员之一,因为,这个活动,本来也是我的业务工作之一。
 
  ● 这一年的业余时间,还是在乡下四处乱窜,上半年走得多些,9月份之后,由于工作上一些突发事件的影响,游荡的次数明显减少,有时候即使成行,也没了以前的那个悠闲心情。这再次印证了一个道理: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很羡慕有的朋友,在繁忙的事务中,还能抽出时间进行一些闲情逸致的活动,有的还小有成就。更羡慕有一些大家,天文地理物理化学历史文学书画金石无所不晓无所不精。结论只有一个:他们都是不是平常人。我是平常人,应该知难而退,知足常乐。
 
 ● 一年中,写了218个博文,减去52个微周记,还有166个。这些博文,长的数千字,短的数十字加照片一长串。有这些博文,证明2012年的光阴依旧没有虚度。
 
  ● 工作的事情也不得不说。我以前做梦也没设想过,在我的职业生涯中,竟然会有一段时间,从事现在的这项有关民族和宗教的工作,会与眼前这些形形色色的人士打交道。一年下来,大有感受。不敢说现在的这些感觉是否成熟,是否真实,是否正确,今后也必定会有不断的修正。但是,体会是切切实实的。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特别的角落。在外人看来,这个角落里的所有事情都有神秘的色彩,所有的事情都在法外开恩。进去之后会发现,在许多高尚神圣的旗帜下,他们其实和大多数人一样,对于功、名、利、禄,一样也不绝缘。
 
  ● 古人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医生说,看病要对症下药。对有不同样想法的人,你应该有不同的方式做,事情才会有效果。2012年老有四个字在我脑海回旋,叫“相机行事”。这样很累,但没办法。
 
  ● 全新领域,对于自己是全新的挑战。在官方的总结中,我说自己这一年中,与我的前任们比较,有四个方面的内容是首创。对宗教场所的物质奖励、组织宗教界人士暑假读书班、对场所财务的全面检查、以及形式上的民族“三进”试点等。这些事儿,别的地方可能比我们早走了许多年,但是在我这儿来说都是第一次。我在推行一些工作的时候说过一句话,这些工作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效果。我不认为这些工作会起到一蹴而就的效果,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许多习惯、许多积弊,是长期形成的,以一已之力,可能无法改变什么,但做过了,于心无愧就好。
 
  ● 一年工作中,出现了许多无法预知的突发状况,招来了许多个烦心事。回头总结,少有天灾,全是人祸。有什么的人,就会出什么样的事情。这人世间,熙熙攘攘来来往往的人,无法是为名为利两字。不把名利两字放在合适的位置,结果就会出现形形色色的怪象,一点也不奇怪。难的是,对这些突发情况的处置,一年下来,经验不少,总的看,尽管烦心事不断,但2012年依旧是可控的一年。担心的是,人还是那些人,按下葫芦浮起瓢,今后,各种各样防不胜防的状况还是会出,烦心事还将继续。既来之,则安之,继续战斗!
 
  ● 这一年出差奇多,培训奇多。除了季节到长沙一趟的私差之后,坐飞机成了一年中出行的常态。这一年去过的地方有:一个月间去北京两趟,一趟是培训,一趟是请人;去井冈山培训一星期,从井冈山下来后到浙江大学培训三天;在宁波、杭州各培训了一次;第三次去西安,首次登了华山;第二次去五台山。本来快到年底的时候还有可能去台湾,证件都已经办妥,后因为中国那个最大最高级别的大会,台湾之行取消。人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都是增加人生阅历的方式。但是行路与读书毕竟不是一回事,亲眼所见,亲耳所听,远比在书上看到的更真切,感受更深刻。
 
  ● 每天上班,早上总是匆匆赶,在食堂吃完早点到办公室,总要在上班时间过了之后的几分钟。下班则每每要迟几分钟,不是我高尚,而是因为,一方面是几十年养成的习惯,另一方面是为避食堂的拥挤、马路的拥堵。过去下班时间过了大家才关门落锁,近些年却发现,大家都赶在下班时间到来之前走了。因此,许多次的下楼,电梯里面空无一人,直上直下。就是大楼里号称最忙的机关,也是没到下班时间,楼道里就漆黑一片。偶尔晚上来办公室,发现整个大楼的房间基本上是全黑的。2000年之后,除非非常特殊的情况,大家都不主张加班了。回想我们年轻那会儿,即便没事,每个晚上差不多都会来办公室呆上一二个小时。真是此一时也,彼一时也。
 
  ● 这一年,杂七杂八看了许多以前从没想到过要看的读物。佛经、圣经、道德经……社科类读物、小说、励志小品……最大的收获是,把心经背得滚瓜烂熟了。要检讨的是,今年,书读得少了,上半年重拾吉它,弹了数月没进步,水平止步于大学阶段的水准,又扔下了。下半年,每天的好大一块时间则用来练习写字了。
 
  ● 要说这写字,全系偶然。夏天的时候去陕西,在机场候机时,看到商场里卖一种可以用来水写的布,同去的法师想买一块,我在旁边悄悄用手机的淘宝网查,看机场卖的价格比网上的高了二倍多,又不好意思当面劝阻。回来之后,我在淘宝上买了一块。刚开始练习写字时,横不平,竖不直,每下一笔,不是重了就是轻了,战战兢兢的,写出来的字让妻儿看了笑话。幸好这布上的笔迹,数分钟之后就没了,脸皮顿感厚了数分。没想到,写了数月之后,下笔竟然有了几分感觉。回想小时候念书时,书法课止步于描红阶段。大学时曾经想练习一下,一室友上了几堂书法课后,技艺突飞猛进,自己跟着他写,写了数月没有丝毫进步,索性丢了,这以后再没写过。我常说自己没有那个细胞,看来,不是有没有细胞,而是有没有信心恒心的问题。只是我现在这时候才开始练习写字,抱定了一个宗旨,不是为了成名成家,纯粹是为了能够写出几个看上去像字的字而已。
 
  ● 年末,家里有一个处置资产的重大行动。把首次房改时购入,近20年了的一套老房子卖了,同时,在溪口购入了一套联排房子。十年积蓄全投了进去不说,还举债百万,成了负债大户。12月份一直在这事折腾。这有可能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买房了,目标是为行将到来的七八年后的退休生活作准备。溪口这地方,空气比城区新鲜,生活节奏比城区慢,养老不错,至少目前看起来是这样的。
 
  ● 这一年,开了两个同学会。高中毕业30周年,大学毕业25周年。十年五年见一次面的同学,相见后总会互相发现有许多变化,最大的变化是,老了,又老了。同学会开一次,就是在强调,人又老了一次。
 
  ● 2012年的最后一天,气温在冰点上下,寒冷异常,然而阳光非常不错。我在敲下最后这段文字的时候,阳光正透过窗户照在办公桌对面的墙上,那儿新挂了一幅奉化地势挂图,奉化山川的沟沟壑壑在阳光下更显皱煞折折。晚上,我将跟同事一起,再上雪窦寺,为他们的新年撞钟祈福法会守护。让我在这儿跟大家说一声:新年快乐、万事如意!最上面那张题图上的字,可是我自己涂的哦。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告别2012
  1. avatar

    读字如晤。
    [reply=大道,2013-02-21 03:45 PM]呵呵,快30年没唔了吧。[/reply]

  2. avatar

    心经以前背过,后来忘记了。
    要去溪口住了,以后见到不容易了。
    会一直收藏关注你。
    [reply=大道,2013-01-06 00:05 AM]溪口不会常住的。[/reply]

  3. avatar

    大道已经在当地青年学佛社深入人心了,学佛组的组长已经有请大道给青年学佛组题词的想法了,不久的将来要找上门啦。
    [reply=大道,2013-01-06 00:06 AM]你可别吓我,还题字……[/reply]

  4. avatar

    最大的收获是,把心经背得滚瓜烂熟了
    [reply=大道,2013-01-06 00:06 AM]嘿嘿[/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