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年灯花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2 条评论

[img=right]attachments/month_1201/t201212204622.jpg[/img]  腊月二十七,过年前三天,在外吃了两个星期的饭,总算回家吃饭了。说起春节习俗,母亲说,前两天谢年,蜡烛灯芯结了灯花,邻居说,明年有好运呢。
  
  农村习俗,谢年就是送年拜菩萨,拜的是“灶梁菩萨”,感谢他一年来的照顾,希望他明年再继续照顾家里平平安安。有句对联说,是“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概括得很准确。这事我们不会做,也不懂规矩,每年都是母亲在操持。灯芯结灯花是什么样的,我从没见过,母亲以前也没注意过,今年是邻居进来说了才知道。
  
  我说好事啊,那明年我们干什么才能碰上好运气呢?工资就那么点,要涨大家一起涨,要跌大家一起跌,不会有什么惊喜。我对妻说,看来只有你明年多买点彩票了,只有彩票才有可能带来灯花般的横财啊。玩笑说到最后,我说,唉,别指望有什么横财了,全家平平安安就是福。
  
  这话说过就了,也没怎么放心上。今天早上,我们还得上节前的最后一个班,不过机关里上班早两三天就已经不大正常了。我打算起来后到办公室点个卯,然后带傅老师去溪口找小海波。傅老师是我走访过的黄埔老兵傅道非老先生的小女儿,民革党员,人好心好;小海波是我前两年在溪口游荡时碰到的一个品学兼优的乖孩子,出生不久父母双亡,靠爷爷奶奶拉扯着长大,去年考上了镇海中学初中部,因家里经济困难,学上得艰难,我早就想用什么方法给点帮助了。在我同学的热心牵线下,傅老师有意向要帮助一下小海波。这事说了有好几个月,如今春节孩子放假回家,我们可以成行了。前两天我们约好,今天陪傅老师去小海波家看看。看我这两年关注过的两个人物有结对的可能。我很高兴,心想,这也算是春节前完成最后一件好事吧。
  
  10点多,我们一行到小海波家,双方相谈甚欢。我正感欣慰时,电话响了,父亲来电说,你妈刚才摔了一跤,不能做饭了,你中午不用回家吃饭了。
  
  我一听急了,赶紧打电话给也在上班的妻,又给在家里呆着的儿子打电话,让他们赶紧回家看看是怎么回事。在小海波家又坐了一会儿,我说我要回家了。小海波的奶奶很解人意,说赶快回吧,我知道你肯定急了。
  
  11点钟回到家。看到父亲在一楼看电视,妻在厨房做饭,母亲躺在二楼卧室的床上,儿子陪在床头。我问怎么回事?母亲说,早上在四楼喂鸡晒衣服,下楼时,不知道怎么回事,脚一拌就顺着楼梯滚到三楼转弯的平台上了,那个平台很小,人都团起来了,头碰在墙上,现在手脚还好,就是感觉胁下生疼,刚才人都起不来了,是你爸携扶着到卧室的。我去出事的那个看了看,父母的房子是90年代中期从别人处转买的农民自建房,本地人叫假四楼。上四楼的楼梯建得不规整,台阶不均匀,有高有低,而且比下面几层的要陡,平时走路得非常小心才是,我一年之中没走几次。这大冬天的,母亲衣服穿得多,人显得笨拙,楼道里又暗,这不小心就出事了。
  
  尽管母亲说没什么大事,感觉应该不会伤到骨头,最多是伤了几根筋,休息几天会好的。但我们还是不放心。下午带母亲去医院检查。1点50分到医院,让医生开了检查单子,凡是生疼的地方都拍一下X光片。母亲说头在墙上碰过,但不晕不疼,只是起了个包。我说头部也检查一下吧,没事也好安心一点。
  
  结果,在医院等检查,一等就是1个多小时,原因是其中一台X光机坏了,医生怎么也调整不回来。这么多的病人,只有一台机器在检查,急诊插队的又多,让人急也急不起来。快轮到我们了,又插进一个车祸病人,从头到脚,查了快有半小时。轮到母亲查完,又需要等检查单子。眼看着时间过了4点,导医台的医生也过来问了——我借的轮椅不还给她,她没办法下班走人,也急。妻也急,忍不住给住我楼下的放射科医生,问是不是在上班,结果人家说没上班,已经回老家过年了,又说检查单子慢的需要2小时,快有也得1个小时才能出。这么看来,今天还拿不了单。不过他说帮忙问一下,看是不是方便。没多久来了电话,说你去窗口看一下吧,快了。
  
  4点左右,终于拿到了两张单子。检查的结果似乎还好,只是肋骨那张,检查报告怀疑骨折,建议做CT排查。我们拿了单子上门诊室,看到坐诊的医生已经换了。医生看了看单子,说我们一样样说,头部没问题,只有有老年性的退变,这是正常的;肋骨看起来也没问题;倒是这右膝有点问题。他指着片子说,从片子上看虽然没有裂缝,但你看,这关节处的缝隙,一边窄,一边宽,宽的那地方可能是下面骨折了,上面一压,塌陷了,当然,也有可能是老年性的退变,所以还得做一个三维CT确诊一下。如果是退变,那没问题,养一段时间就好了,如果是骨折,还得动一个手术,不然以后走路不稳的。
  
  于是我们再去做CT检查。这时,在医院工作的朋友给我电话了。我3点钟的时候曾经发了个短信给她,问是不是在上班,一直没回音。大过节的,我想她可能放假了,下在外面逛街或者做家务,不好意思打电话叨扰了。她说,她不习惯看短信,快下班了检查手机才发现我发的短信。我说了一下情况,她马上过来,陪着我们去了CT室。4点半左右,检查完毕。她说,三维CT因为要出立体图像,处理起来已经慢,今天出不了结果,明天快中午的时候过来看吧。
  
  于是我们回家。到家快5点了,安顿了母亲休息,我们去酒店吃年夜饭——这顿饭是两个月前就订好了的,本来就是考虑母亲一年到头做饭太辛苦,年夜饭到外面吃一顿,平时不常在一起吃饭的双方父母妻妹连襟等,凑在一起也只有这一天。今年,外甥女去美国念书,母亲病了,饭桌上少了两人,一个大桌子显得有点空荡。这段时间一直在外面吃饭,我其实对上饭店吃饭已经有点生厌,一顿饭吃得不淡不咸,很快就结束了。回到家,妻给母亲烧了一碗鸡汁年糕汤,端到床头。母亲说我生孩子时也没享受过这个待遇。待她吃完,安顿她躺下,我们回家。我对妻说,这个假期你就准备天天做饭吧。她说这个我早有打算,吃了那么多年的现成饭,总有一天会轮到此重任的,这回正好练练厨艺。儿子说我也学。我说这好,我放心了。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谢年灯花
  1. avatar

    愿你母亲大人早日康复!
    [reply=大道,2012-01-29 01:23 AM]谢谢了!![/reply]

  2. avatar

    老年人,每天喝盒牛奶,加个鸡蛋。对身体有好处的。
    [reply=大道,2012-01-23 00:24 AM]现在的牛奶还敢喝吗?等我老自己养去。[/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