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役艰难

《是役艰难》
  晚上看到宁波发布的一条新闻,有个从没有明确接触史和旅行史的确诊患者,通过轨迹还原,发现与另一确诊患者在菜场买菜时有个15秒钟的邂逅,这就中彩了。朋友圈纷纷转发,唉,形势越来越紧张。
 
  这个叫新型冠状病毒的恶魔是啥时候影响我们的生活的?查了一下,儿子在去年的12月30日曾发微信,提醒我去人多的地方要戴口罩,我回了一个表情“OK”,心里还不以为然——远在武汉的一场传染病,即使流行起来,也不致于马上影响我们吧。不过,1月22日,我在微博上开始记录这事,那天,宁波有了一个确诊病例。不到半个月时间,到今天,宁波的确诊病例竟然120例,浙江省累计达到895例,全国第二位。
 
  真的没想到,就那么一个月时间,这场的时疫,把一切都搅乱了。
 
  1月24日春节长假开始前一天,我预测今年我们的春节假期会中断。17年前非典时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非典2002年11月份从广东发病,春节后在北京、广州等地大爆发,传到奉化的时候却已是2003年5月2日——一个从参加广交会回来的小伙子被诊断为疑似病例。次日起,全境所有单位停止休假,战役升级。几天后,我加入到非典办公室,足足集中上班一个多月……往事不远,记忆犹新。我以为,今年春节之后,我们也会马上上班,投入防疫工作。
 
  没想到,今年的这场战役,在短短半个月中,会升级出许多个史无前例:从全国看,史无前例的大范围一级响应,史无前例的春节长假延长,史无前例的封城封县封村,史无前例的关闭人员聚集场所,史无前例的禁止人员聚集,甚至于聊天散步都不行,农村老太太到村外走走,也被无人机驱赶。
 
  回想17年前非典时,我天天晚上上网看疫情发展,看着公布的死亡数字,每天都有像到了世界末日的感觉。5月2日奉化发现一个疑似病例之后,空气骤然紧张,患者所在的村邻近宁海,对方设立了隔离,奉化去宁海的上班路被阻断,两地摩擦不断。有位追星族到北京去看了个演唱会,回来的那天晚上,他同楼的居民跑到非典内,坚持不许此人进家,强烈要求将此人送到集中隔离点去隔离。所有这些在事后想想不可思议的做法,跟今年这场战役比起来,那根本就不值一提了。
 
  今天已经是正月十二,再过三天就是元宵节。今年是铁定无人闹元宵了。专家学者分析,父元宵节后,各地采取的封城措施将会起效,各类数据会向好发展,出现拐点。但是到目前为止,新确诊的病例人数还是呈上升态势。媒体不断总结好消息,至今为止似乎发现了许多好药、好方法,但是懂点常识的一看就知道,好多还在实验室阶段,远水解不了近渴。全国大范围的疫情,导致啥都缺,口罩、防护服、消毒酒精、测温枪……封城封路导致东西在路上又不可能顺畅的流通。还有,这场战役啥时候是个头呢?二月?三月?
 
  前几日加入到新建村的网格群,看到村民在群里相互鼓励,相互支持,招募志愿者一呼百应,为值勤的送吃送喝……心里挺感动的。这场时疫已经给大家的生产生活带来太多的不方便了人,但大家还能这样,真是超出我的想象。这场战役不简单,但再艰难,我想也总会过去的。

点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