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陕豫行(2):赴壶口

发布于 / 自得其乐 / 1 条评论

2011-08-30_011624-0.jpg
 
  4月13日,阴转晴冷。
 
  早上6点,被宾馆的叫早电话惊醒。前一个晚上,因为没有红酒助睡,睡眠深度不足,快到5点的时候醒的那次,生怕误了时间,犹豫了好久没睡着,回头看时间,才5点过5分,方又放心睡去。被叫早电话电话惊醒时,感觉非常累,眼睛也睁不开。起来发现房间的床头灯打不开,再去看那插卡的位置,看到那张代用卡还挺着,拔了插上房卡,听到空调轰隆隆欢叫起来,暗地里惊叫:上了宾馆的当了!那张代用的卡只有几个照明灯会亮,空调没接通,晚上感觉房间冷。宾馆省了电节约了开支,国家降了几丝能耗,可我却挨了一晚的冻。出门第一天就被貌似温柔周到的一举给误导了!
 
2011-08-30_011624-1.jpg
  ▲住的宾馆叫这个名字。
 
  洗漱完毕,下楼,天还没亮全。吃早饭。人等齐出车的时候,已经过了原来约定的6点半。
 
  这一天的目的的是壶口瀑布和革命圣地延安。要说路程并不远,也就300多公里,要在我们那儿,三四个小时也就到了,可是导游说,陕北高原地形复杂,高速公路限速很严,车开不快。需要六七个小时才能到。想着这一天的行程,感觉有点可怕。
 
  车出城的时候,撑不住眼皮打架,打起了瞌睡。再醒过来的时候,车子已经进入陕北高原的边缘铜川了。
 
  沿途看到许多水泥厂。导游说,铜川山上多产水泥的原料,因此水泥厂是当地的支柱产业。老城区因为水泥厂带来的污染,已经不适宜人居,新城区搬迁到了20多公里外。我们看到沿途有许多水泥厂的厂房和住宅楼荒废着。导游说,这里有个水泥厂是上市公司,两年前她家有人买这个股票,其他股票跌的时候它还涨,她的第二台电脑就是这样挣来的。
 
2011-08-30_011624-2.jpg
  ▲汽车在黄土高坡上行驶。
 
2011-08-30_011624-3.jpg
  ▲路边看到的水泥厂。灰扑扑的生机不足。
 
2011-08-30_011624-4.jpg
  ▲铜川出口处快到了,路边时尚气息浓起来,活泛了许多。
 
  汽车行走在陕北高原上。高速公路只有两个车道,幸亏行走的车不多,不然真够挤的。高速公路上跑的以超大的货车居多,每到超车,我在后面坐着感觉非常压抑,司机操作时也是小心翼翼,还有许多限速路段,司机怕怕超速罚款,速度最高没过100公里。路忽上忽下,弯道奇多,在这路上跑,速度估计也超不了多少。快9点的时候,看到对面车道堵车,大约有三四公里,全是大货车,再过一公里左右,就是宜君服务区。
 
2011-08-30_011624-5.jpg
  ▲对面车道堵车了。
    
2011-08-30_011624-6.jpg
  ▲高速路边的广告牌。
 
  路经一个生活区,司机又把车开了进去。众人下车小解、抽烟,回来发现车挪了位置,开到服务区最边上的修理厂,我过去问司机干什么?他说轮胎有点松,得让人紧紧。我这才发现车子底下垫了块麻袋,有工人在下面操作。重新上路的时候,司机说,陕北人真是狠,就这么拧几下,要了我50元钱。这一带人,有什么事情可以挣钱的,要得特别厉害。
 
2011-08-30_011624-7.jpg
  ▲一路上隧洞不少。
 
  10点,车过羊泉沟隧道后,我们下了高速,进入富县去壶口。导游说,我们现在已经进入陕北高原的中心地带。沿途看到山坡上不时出现窑洞。导游介绍,陕北的窑洞有三类,一般贫困人家住的是土窑洞,小康人家住的是砖窑洞,有钱的大户人家住的是石窑洞。我们在车上下不去,隔着车窗看,似乎大多是土窑洞,而且大多已经废弃。许多有窑洞的山坡下面盖了房子,估计,现在住窑洞的已经不多了。尽管有人说窑洞冬暖夏凉,但是毕竟灰土多,通风采光不好。
  
2011-08-30_011624-8.jpg
  ▲进入富县。
   
2011-08-30_011624-9.jpg
  ▲远处的村庄,山坡上窑洞隐约可见,大多已经废弃。
   
2011-08-30_011624-10.jpg
  ▲进入富县后,没有公速公路了。路边做生意的人也多了起来。
 
  陕北的4月,柳树多发芽了,杏花也开了,白桦林好象还没动静,苹果花也没开,看上去仍然比较荒凉。在一抹的灰黄中,偶尔看到几丛翠绿和红白,还是挺醒目的,给人振奋之感。那柳树都是在粗主干上发出的新枝,想必就是陕西人说的砍头柳吧。整个陕北高原沟沟壑壑纵横交错,我们一会儿行在塬上,一会儿行至沟底。在塬上的时候,看不到地的尽头,在沟底的时候,望着塬上,景随车移。心想,最好能停下来让我踩一下这黄土。无奈整车之人,无一有此喜好,不说也罢。
 
2011-08-30_011624-11.jpg
  ▲爬上塬顶,黄土高坡的特有景色一览无余。
 
2011-08-30_011624-12.jpg
  ▲村中的杏花。
 
  偶见农人在田间劳作,看这地,几乎无水的踪影,不由得感慨自然条件之恶劣。问导游陕北人靠什么生存,导游指着在沟里不时看到的机械说,那个叫叩头机,是采石油的,别看这孤零零的一台小机械,它点一下头,就能收入200元,一天下来,它能点几下头?以前这些都是私人的,前几年收归国有了。因此,陕北人贫富差距非常之大,靠采油采煤致富的,家里悍马豪车会有好几辆,没钱的,面朝黄土脸朝天,一辈子也没走出过大山。前几年在网上风传的一个放牛娃的问答,就是一个生动写照。那个故事说,有人在山里碰到一个贫穷的放牛娃,问他:你放牛为了什么?放牛娃说:为了娶媳妇。人问:娶媳妇为了什么?娃说:为了生娃。人又问:生娃为了什么?娃:为了放牛……
  
2011-08-30_011624-13.jpg
  ▲翻耕土地的农民。
 
  11时许,车到宜川县城。导游说,按照原定计划,离我们吃饭的地方还得一个多小时,问我们在这吃还是赶到目的地。大家这时候都已觉得饥肠辘辘,说还是在这个地方吃了吧。于是下车吃饭。
 
  我们吃饭的店,名叫袁袁饭店。进去之的,好多人找厕所,结果将人熏得不行。虽然那墙上的指示牌写着是洗手间,进去一看,就是个露天茅房,臭气熏天。有个人从那地方出来后说,刚才被熏得吐了。我觉得吐了这事有点夸张,像我们农村出来的,过去不都这样?不止于熏吐吧。
 
2011-08-30_011624-14.jpg
  ▲停车吃饭。
 
2011-08-30_011624-15.jpg
  ▲中餐的地方隔壁有个重庆风味的饭店?不知道为什么要开这个?本地的不也很有风味吗?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2010陕豫行(2):赴壶口
  1. avatar

    不错啊 很好的网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