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而复得的影像(9):2007年9月

《失而复得的影像(9):2007年9月》
  9月1日上午,阴,独自一人到武岭公园拍片。
 
《失而复得的影像(9):2007年9月》
  9月1日晚,散步路过市政府门口,发现原来信访局办公的房子已经拆掉了。
 
《失而复得的影像(9):2007年9月》
  9月2日,阴,独自一人拍中山公园。
 
《失而复得的影像(9):2007年9月》
  9月5日晚,在家瞎拍。那段时间很迷这类迷幻拍法,晚上散步也一路晃相机。
 
《失而复得的影像(9):2007年9月》
  9月6日,单位组织农产品安全检查,到海边看海水养殖。
 
《失而复得的影像(9):2007年9月》
  9月8日,在杜郎坪开设农家乐的小兄弟请我去为他的宣传品拍一些照片。
 
《失而复得的影像(9):2007年9月》
  9月9日,与同事吕名一起,在岳林广场试他新买的长焦镜头。
 
《失而复得的影像(9):2007年9月》
  9月15日,去溪口街拍,在王康乐艺术馆后面的小园里拜访到一个画家。
 
《失而复得的影像(9):2007年9月》
  9月16日,继续用长焦镜头在溪口街拍。
 
《失而复得的影像(9):2007年9月》
  9月18日,出访欧洲,去上海浦东机场的路上,看到一起追尾事故。
 
  在欧洲拍的照片另行叙述。

点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