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开了一次会

发布于 / 谈古论今 / 0 条评论

2011-01-14_231112-0.jpg
    
  下午最后一次大会,1点到会场,1点30分庄严开幕,1点50分胜利闭幕。三天半的会议就这样开完了。
  
  到人大工作,一晃就是五个年头。人大会议一般是一年一次,去年因为主任易人,开了两次,刚刚结束的是第六次。开完这次会议,本届任期内的大会开完了。半年后还会有半天的会议,全体代表再聚一次,最后一次聆听领导讲话,除此之外,他们的使命也基本完成了。我们则还有一年的活要干。下半年要准备换届,事情会比正常的年份多点,估计还会碰到一些新情况新麻烦。
  
  中国的人大,过去人们叫花瓶,叫橡皮图章,中间有一阶段不让这么说了,说要是改进,要加强。可折腾了这么些年,现在看起来,花瓶还是花瓶,图章还是橡皮做的。至少在我进人大这几年,所有的制度变化,别说进步,根本就是退步。人大系统的专家们为弄个监督法奋斗一二十年,出台后,人们仔细一看,原来成了一部束缚人大自己手脚的法律。一些地方跃跃欲试的“前卫”做法,被纷纷叫停。唯一的目标,就是不要让人大代表个体起作用。人大代表应该是政治人物,但最好不要去碰政治,只要不碰政治,一切都好说。哪个代表在政治方面“出点格”,下一届肯定就当不上了。所以现在的“优秀代表”,不是挣大钱的,就是行大善的,即使不到人大,随便将他扔在哪个领域,他都会是那个领域的“先进”。
  
  人大制度设计看上去很美,人大会议的形式更美。大到场地布置,氛围安排,小到行走路线、出场次序,程序严丝扣缝,过程无懈可击,枝枝蔓蔓,一切无不显示和谐之美。讲的台词绝对不会出错,差别只在表达“艺术”的优劣。每个结果都是一致同意全体通过的“集体意志”。可惜,在中国,越是美的东西,往往只是装饰点缀,有无都无伤大体。
  
  在这样的体制内工作,最好别想有太多的心力投入,因为没用。听上级一个同僚说过,在人大工作的,最好的模式是三分之一时间工作,三分之一时间休息,三分之一时间外出考察,即游山玩水。他说这个模式不是人大自己的人想出来的,是受他监督的机构们的想法。因为你的时间和精力净花在游山玩水了,就不会再想着去监督谁了,他们也就少了碍手碍脚的羁绊了。本来人大是“一府两院”的看守者,这么一来,就等于被看守的对象收买了,吃人家嘴软,拿人家手软,看你还使得出劲,下得了嘴?
  
  当然,在这里干活的,也有身心很投入的,不过他们的投入,基本不在要害上。一个机关一个系统,上上下下,必定会有错综复杂的关系,形形色色的需求,还得时不时的需要装点一下门面,展示一下形象。而维系这关系也好,满足这需求也好,装点这门面也好,都是不省心的事情,需要有人付出。而付出必有回报,所以总会有人乐此不疲。可惜的是,这些付出还是产生不了任何效益,唯一的效果,只是自己看着热闹而已。
  
  与同事说起五年感受,同事说,在这里干活,你别拿自己太当回事,也不要不拿自己不当回事。精辟!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又开了一次会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