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水里了——小镇日子(4)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3 条评论

2009-08-25_003401-0.jpg
  上班一个月后,9月10日那天,县农业局组织全县农技人员在县农校开会。那天下午下起了滂沱大雨,到吃晚饭的时候,农校院子里已经进水,水没到了膝盖处,大门外更是洪水滚滚。
 
  外面在下雨,大家都被困在学校里没事干了。几个年纪大的乡镇农科站长想打扑克,大家都没带扑克,我这个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小青年自然被指派去外面买。
 
  我不习惯在外面过夜,本想在会后骑车回尚田的,但这会儿回去的路肯定让洪水淹了,无法通行。他们叫我去买扑克,我无法推辞,只好怏怏出门去找店铺。
 
  县农校座落在汽车站南面的方新碶弄,再往南就是南街和桑园新村,南街奉化人都叫农民街,是1980年代初期的时候,自带口粮的农民进城成了第二居民后的聚居区,这条街可以算得上是第一代新区开发的典范。好笑的是当年开发的时候,镇政府只顾挣土地开发的钱,忽略了防洪,那一片地历史上是自然泄洪滞洪区,不住人的时候大水弥漫没有人注意,房子一建人一住,那几年基本上年年进水,居民们都习惯了。我参加工作才一个月,愣是让我给碰上了。
 
  农校门口的方新碶弄,当年还是条土路巷子,紧贴着学校围墙,有条水沟与路平行,那沟有几十公分的深度,平日没什么水的时候,大概是条臭水沟。农校大门与土路之间有几块水泥桥板连接着跨过那沟。那天大水已经把大门外的巷子变成了一条河,混浊的洪水从西往东急急流过。我因为是第一次来这地方开会,忘记了这大门旁边有条水沟。我打着雨伞、拎着裤腿趟水走出大门,一边慢慢走,一边东张西望找店铺,没走几步,哗啦一下,一脚踩空,人直挺挺地掉沟里了,水一下子没过了我的头顶。没等我回过神来,我本能地迅速从水中窜了上来。一看,脚上的拖鞋不见了,全身上下没一处干的,雨伞也翻了,幸好,眼镜还挂在鼻子下面:这真够狼狈的。再一看,真悬!刚才要不是我的背刚好抵住了那块桥板,要不是那条沟不是太深,要不是我掉下去的姿势是直挺挺的,要不是我反应迅速……有可能我就被冲进那桥洞里。人要进了洞,出于本能,肯定想从水里窜上来,说不定头会撞到桥板上;这桥洞下面到底有多宽也不知道,说不定会卡在里面出不来……说不定我的小命就断送在这阴沟里了。真是越想越后怕。
 
  狼狈地回到楼上,说我刚才掉水里了,那帮年纪大的却都笑我不小心,这点小事也办不成。把我恨得牙痒痒的。由于本来想当天晚上回去的,我没带换洗衣服,很想他们中有谁能伸出援手借我一套干衣,可他们都说没带。当年的国营商店到了晚上都是不开门的,加上大雨天,私人店铺也不会开,这衣服鞋子啥的根本无处去买,回单位又不可能。无奈,只好叫上跟我一起分配的小赵,穿着湿漉漉的衣服,骑着自行车满城找同学求助。那天因洪水全城停电了,我们第一站到位于东门路的工商局,在同学宿舍楼下喊了半天,上面黑黝黝的没动静。再骑车去五六里外的师范学校,总算找到了一个同学,借了一套换洗衣服,把这燃眉之急给解决了。
 
  现在想想,这借来的内衣内裤怎么能穿得进去?可是遇到了这么个情况,还能有什么办法?好在当年好象也没那么多顾忌。
  
 
  题头图:我开会的农校,现在已经改换门庭,出租给人办厂了。
 
2009-08-25_003401-1.jpg
  现在的方新碶弄,左边那个复印店就是我掉下沟去的位置。方新碶弄现在已经变成了水泥路,那条沟也变成暗沟了。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掉水里了——小镇日子(4)
  1. avatar

    懂爱的人!
    [reply=大道,2009-08-26 11:09 PM]过奖过奖![/reply]

  2. avatar

    可怜的人哪!
    [reply=大道,2009-08-26 00:41 AM]还好还好,呵呵[/reply]

  3. avatar

    你的亲人知道后一定心疼死了。好在一场虚惊。
    [reply=大道,2009-08-25 10:35 PM]这些事情他们都不会知道的,呵呵[/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