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一个会

发布于 / 谈古论今 / 0 条评论


  20年前的6月17日,参加了市委常委扩大会,地点是在当年的老大楼三楼会议室。那一年开始政府搬到新大楼办公,不过这时候离新大楼启用大概还有半个月时间。这次会议主要是讨论半年度工作,所以我也能列席。本来这个会应该是政府组织的,可5天前,老市长刚刚调离,新市长还没到来,时间又不等人,所以这会议由市委书记召集了。
 
  会议开了一整天,上午主要是听汇报,各分管领导发言。首先有三个部门汇报上半年工作情况。经委薛副主任汇报1—5月工业经济运行情况,农经委谢主任汇报农业生产情况,政法委邬副书记汇报社会治安以及“双禁”工作情况。
 
  听取汇报之后,主持会议的钱书记让大家议一下当前经济工作难点,对下步工作有什么好的意见。
 
  溪口的林书记说了三个问题:一是从溪口的情况看,比较突出的是资金问题。银行转制为商业银行与企业落后的融资机制存在矛盾。他举例说上次环球针织现场办公会议协调了800万,实际到位只有30万。二是当前困难导致厂长提不起精神,无法搞项目。他建议开一个会议造个声势,鼓舞一下大家的情绪。在鼓励引进项目上采取一些动作。三是对金融部门也要进一步统一思想,银行有钱不敢放,政府调控资金的力度比较脆弱。
 
  分管工业的徐副市长说了五个结合,一是抓重点与抓千家万户要结合起来,重点企业要争取规模上亿,千家万户的个体私营企业是主要税源,也不能放弃。二是抓改革与抓稳定相结合。有9家国有集体企业正在进行改制,其中3家产权转让,4-5家破产倒闭,争取下半年再抓一批。稳定工作中,解决实际问题要与教育引导相结合。一个工业局解决职工安置每个月要40万元,政府压力太大,要对职工进行就业观念教育。温州职工下岗的达到61%,没人找政府。三是引导企业做市场与什么相结合(我没记全)。四是抓当前与抓后劲相结合。上半年只有1只大项目,在谈的少,要开展一些有针对性的招商活动,促进企业技术改造。五是工业部门自己努力与各部门同心合力相结合。预计四季度之后逐步进入经济增长周期,在低谷中要顶得住,以后情况会好些,各部门要齐心协力、统一思想,工业兴,各行各业才能兴。
 
  分管农业的张副市长先说难处,一个难处是农业经济的难点主要是粮食生产。购销倒挂,仓容紧张,政府压力大。早谷收购价68元,销售价53元,每百斤倒贴13—15元。第二个难处是出现旱情。5月以后下了一次大雨后到现在还没下雨,至今尚未进入梅汛期,全市已经缺水两万亩,有的山区再过一个月就没水了。第三个难处投入不足,基础设施跟不上。“粮食自给工程”中央、宁波、奉化各出550万,我们只出了220万,上面有精神,地方一定要按比例负担,否则就不安排项目了。另外,今年扶贫脱贫需要184.4万配套资金,还有引水工程、特困户脱贫等等,这些都应该列入年初预算的,但都没有安排。第四个难处是农业产业化。今年中央要发文件,要开一个大会,推广山东经济,实现农业第二次飞跃。重点在于如何抓市场促基地,抓基地带农户。他又说了下半年工作,一是如何富民强村壮镇,稳粮食,发林特,兴渔富,进一步理清思路,制定规划,逐步实施,这是重头戏。二是抓政策,重完善。“三制一上交”是否要搞,请市委市政府研究,可以先拿个方案,下半年安排。粮田适度规模经营要因势利导,学习东阳纪验。村级财务规范进入扫尾阶段,下一步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三是基础建设,包括农业示范园、水利工程等。后岙弄水库、山登水库除危可以全部摘帽,咬紧牙关也要搞好。小狮子品围垦工程进展快,一期快完成了,二期有困难,垦的问题没有考虑好,如果种粮食效益不好。四是抓发展重流通。五是抓好当前重稳定。
 
  戴副书记发言说,要拓市场,要破难题。资金紧张这个问题银行金融系统要做工作,企业自己也要想办法。改革问题,要引导行业龙头企业带起来。要找新的增长点,个体私营经济要进一步放手发展,三分天下有其二,有的乡镇占90%以上,不把大头抓住怎么办?关于农业,他说补充一个问题,就是粮食问题怎么样?浙江没有解决最低保护价,能否市内解决,种粮大户一块要保住产,面上要坚决放开。今年是个机会,放开风险也不大,否则藏粮于民变成一句空话,财政不可能拿出那么多钱去补贴。关于稳定工作,要提高认识,今年是多事之秋。现在领导下去不多,对群众的想法了解不多,如何把问题解决在萌芽,村这道防线要真正作出基层基础抓起来。“双禁”工作,每个月要搞1到2次集中行动,抓到底,不能走过场。
 
  王常务说,奉化在宁波考核中总分不高,三项效益指标不高是关键。1—5月财政收入状况不理想,只完成35%,负增长3.5%,首次出现这种情况。下半年工作补充点想法,一是要鼓劲,各级干部思想认识要统一,以鼓劲为主,除了市委全会,可以组织市级机关干部开一次经济形势报告会。新闻媒体要加强宣传,搞活跃一点。二是关于发展问题,一手要扶强扶优。一手抓个私企业。有几个环节要注意,1、市场拓展,主要突出内贸市场的拓展。2、抓好技改投入,要多跑出去。3、抓内部管理。4、经济秩序与环境治理。担保问题要关注,有的有上千万,不敢报出来。资金问题,银企挂钩好,做比不做的好。三是改革问题,3—5家国有企业改革7月底可以完成。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是,职工观念问题和担保处理难度很大。要重视国有企业班子建设,厂长经理相当要紧,班子不行的要换好,组织部门考虑大公司,一般企业由主管局负责搞。四是稳定问题,关于农业稳定,有两个想法。一个是只要不荒地、能完成粮食定购任务,其他可以放。第二个是粮食是否保证粮食定购大户,是否可以要求宁波在我们这里试点,资金要分轻重缓急。关于社会稳定。工业局系统解困每个月需40—50万,说好三家抬,但是银行思想不统一,实际只有财政一家挑。再就业重点解决双下岗职工,保证解决一个。金融秩序,对投资公司和农村基金会要当心。五是加强领导与教育问题。重点工作要分解落实,明确责任。乡镇干部作风有问题,每天晚上回城,老百姓意见很大。基层教育也有问题,有的企业一年到头不开会。
 
  下午,会议继续。钱书记作总结讲话,他认为上半年改革发展稳定大局正常,大家做了大量工作,重点企业一块抓得比较好。他说,稳中求进,最重要的是“进”,即发展问题。稳定不能解决所有问题,问题最终要靠发展来解决。
 
  他说对三个问题谈一下个人看法。一是精神问题。人的因素放在第一位。奉化干部素质较好,奉化精神也有了。因为大气候问题,导致信心竖不起来。工业经济发展客观问题很多,市场、资金、税收下降,民间融资不允许。领导干部不能有私心,有私心就不能搞大项目。对看准了的事一定要搞,首先要从四套班子做起,从市委市政府做起,奉化是有希望的。奉化大众在搞破产盘活,有1亿固定资产可以活起来,奉通在宁波市政府重视下,情况比较好,宁波愿意参股10—15%,如果这家企业活了,就有2—3个亿资金可以活。这种企业要盯牢,工作要做下去。对工业问题大家应该保持清醒头脑,做工业的是无名英雄,市委市政府要支持搞工业的同志。
 
  二是求实问题,即落实问题。从上半年情况看,年初的目标安排是符合奉化实际的,下半年要扎实抓下去。要有人去抓,现在碰到一些困难,强调客观多,就不能落实。工作就是去解决问题,克服困难,光坐在办公室看文件,传达开会,怎么解决问题?现在一些工作确实有难度,如资金问题,金融部门有困难,但办法想得多一些,资金问题还是可以解决的。解决其他问题也一样。我们有些主管部门,有矛盾自己可以化解掉。但也有些部门,矛盾就是要上交,小问题也上交,市里领导精力就很难集中起来抓大事。在落实问题上,部门要研究如何发挥主观能动性,自己去克服困难,解决问题。这样市里才能集中解决重点难点。抓落实也有方法问题。
 
  三是突破性措施,还要采取一些大动作。奉化经济要推动发展,光搞一两家企业,难以带动其他企业发展。要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个体私营企业能否再找一些。现在的基础中,要盘活一些资产,罗蒙牌子利用得好,不但可以解决资金问题,还可以解决服装大市联动;股份制做得好,可以筹资3亿元。这个企业要再发展,必须这么做,对全市金融资产也有活力。全市21家重点企业市里全部抓是抓不过来的,有的要部门自己抓,银行的工作要部门自己去做。
 
  四是早作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发展机遇。中国新的经济增长周期预计在今年四季度到来,当前,项目要储备起来,有些需要跑出去的,还是要跑,不要到时候束手无策,来不及。
 
  钱书记还说了农业问题,主要就是抓稳定,尤其是粮食生产稳定,精神在今年可能是包袱,算起来要亏2600万,农民积极性稍微受挫,方方面面都有压力,都抱怨,但粮食生产一旦下来,要再上去更难。所以要好好商量,趋势要研究分析,到底下半年怎么办?国家信息是今年粮食趋紧,进口全部关牢,好多地方又干旱,所以不要盲目抛。关于“三制一上交”问题,另外再作专门商量。
 
  谈到稳定问题,钱说,总的不要出大问题,具体由戴副书记负责,召开一次稳定工作会议,范围适当可以大一些。要强调一把手抓稳定,乡镇部门的一两把手都不要跑出去,否则发现问题难处理。
 
  此外,关于财政问题,5月份形势严峻。6月份还看不出,国地税两家的测算,认为还是正常的,今年任务可以完成,但要再增收还是有困难。目前机关和社会上有一些议论,可以做一些解释工作。
 
  另外他还通报了省党代会选举十五大代表问题,全省代表候选人46个,选41个,其中宁波代表3人,具体是许运鸿、李秀俐,傅嘉良。预选时傅被选掉,要做好解释工作。下半年省委省政府还要号召学习滕头,宣传部门适当机会可以宣传一下。
 
 ——————————————————————————
 
  从会议的记录上看,当年谈得最多的是两个问题,一个是人的观念、思想问题,这是奉化人的老问题,讲了三十多年,似乎到现在还没解决好,历届领导来,都要说这事,人人都有恨铁不成钢的愤慨。二是产业结构问题,20年前,奉化缺少上规模的大企业,也缺少千军万马的个体私营企业。如今企业群体、规模、量级当然不可与当年同日而语,然而透过现象看本质,情况还是差不太多。当年改革(主要是国有集体企业破产、拍卖)之后,大企业大产业大多退出江湖,当年拚命扶持的重点企业,多数并没如愿长成航空母舰。唯一让我困惑的是,不知道从哪一年开始,粮食果然只顾了大户一头,一般农户不再关心粮食生产,本来一年三熟的平原,也一律只种一季粮食,冬天自然是闲着过冬,竟然至今也没出现啥问题,自然,粮食生产如要再恢复当年的生产规模和生产能力,我估计是没有可能了。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20年前一个会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