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病一场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4 条评论

DSCF5871
俗话说“病来如山倒,倒去如抽丝”,人得病就好象突然摔了一个玻璃杯,砰的一声,说破就破了,想粘起来,却难上加难,即使粘上了,也难免会留下一点破的印记。人的一生,就是在摔一摔破一破粘一粘再摔一摔这么一个过程中,慢慢在从年轻态中退化,从健康态中衰落。
  
抗战胜利小长假后,上班的第一天是星期天,我就感觉有点累。第二天是周一,早起还是感觉累。上午在溪口指挥部开会,饭后回城里办公室,平日都是自己驾车,这天有人驾车了,却感觉坐在车里浑身不舒服。在办公室睡了40分钟,中途被电话吵醒一次,起来后,不舒服的感觉不仅还在,而且浑身更加不得劲。下午3点多再从办公室赶回溪口,参加4点钟的新市长听取我们工作汇报的会。本来想我只要听听就可以了,没想到到了会场,本来要汇报的同事,捂着肚子说不舒服,表情比我还痛苦。我说那还是我来吧,赶紧熟悉材料。还好,我这人,但心一有事,肯定会强打起精神来,汇报过程还算顺利,当然也就一二十分钟时间,不需要费太大劲。
  
将近5点半,会议结束,赶回城区的家,吃了晚饭,本来是散步时间,我感觉今天无论如何走不动。果然,在客厅沙发上躺下,就怎么也不想动弹了。糊里糊涂躺了一会儿,感觉身上有点冷,跟妻要了体温计一测,38.2度。原来发热了,怪不得一天不得劲。
  
一看我发热,娘儿俩催我去医院。我说发这么点热上医院干什么,休息一晚就好了。他们看说不动我,赶紧出门给我买退热药去,说万一半夜温度高了不好办。
  
我想还是早点洗了澡,睡觉吧。结果,破天荒的不到9点我就上床休息了。
  
估计过了一个来小时,我感觉身上越来越冷,额头却火烫似的热,让妻拿来体温计一测,妻叫,39.5度!儿子闻声过来,说爸爸去医院吧。
  
我懒得动,说不用。他们俩就拿了湿毛巾,又是冷却额头,又是擦身子,又让我服了一粒刚刚买来的安乃近,拿被子盖了全身。我又昏昏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回是在浑身大汗中醒来。我知道药物发挥威力了,上厕所,洗把脸,又躺下。这汗却一刻不停地往外冒,一摸额头,湿糊糊的,内衣都湿透了。与此同时,人却感觉轻松多了,于是起床,坐到客厅沙发上,任凭浑身冒汗,开了手机,看起了微信微博。
  
这一看,竟然看了一个多小时,直到汗水明显收敛了,又回到床上睡觉去。这时候已经是2点多了。睡前测了一下体温,37.5度。
  
早上6点多,醒,再上厕所,复躺下。再醒来8点多了,妻说已经帮我请了假,今天就不上班了吧?我感觉再睡也睡不着了,测了一下体温,37.3度,起来动弹了一下身子,感觉还行,躺着也是受累,于是决定起床。洗漱毕,途中买了3元钱包子,打电话给同事,约好今天早上去雪窦寺检查授戒准备工作的,让他们在楼下等。9点多,上山去了。
  
在山上各个地点转了一圈,楼上楼下爬了几个地方,脚步感觉虚虚的。一个多小时后,回到溪口指挥部办公室,商量了一点事。在指挥部吃了午饭,回办公室,已经是下午一点一刻。进了办公室,沙发上躺下,睡了半个多小时,起来,感觉比上午又好了一点。想下午还是不出门了,昨晚热度这么高,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至少得知道是什么原因吧?
  
3点钟到医院,先在服务台测了体温,耳道激光测得37.1度,导医小姐说正常。挂了个内科,排队,等了半个多小时才轮到。接诊的是个大妈医生,态度和蔼,问什么问题?我说发热。她说一般先做个血常规,看看有没有炎症,再对症下药。我说加个尿检吧,昨天发热时感觉腰酸。她同意,开了条子。到检查窗口取了样,又等半个多小时,检查单子出来,一看,两张都有箭头。又回医生处。
  
医生看了单子,表情似乎有点兴奋,可能是她觉得自己的判断很精确,说:“果然有炎症,你看血液中白细胞偏高了。”又看尿检单子,说:“这个无妨,关键两个指标正常,说明尿液是正常的。你看是打吊针还是口服药?一般我不推荐挂盐水,但你有炎症也可以挂。”我说口服吧,我也不愿意挂。于是开了药,一个是抗生素,一个是中成药。领了药,回家休息。
  
快5点时候的,有点疲乏的感觉又上来了,一测体温,令人沮丧:又快38了。
  
当天晚上还是在沙发上度过。7点多的时候,体温38.2,上了一会儿网,10点半的时候,回到38度以下。睡了。
  
第三天是星期三,早上起来,测体温,正常。走路,还是感觉虚弱。上午8点半,市领导要慰问文化节组委会办公室工作人员,得参加; 中午时分,省部门领导要来雪窦寺检查我前一天检查过的内容,无论如何得去陪同。这天工作不得不正常了。好在,但凡有事,我都会比较兴奋。一个上午,正常过去。
  
下午还是在办公室休整,整理了乱七八糟的桌面,浏览了半个多月积存的报刊,期间有位老同事朋友来谈天一个来小时,也从容应对过去了。
  
晚饭后,感觉身体还行,缓行散步5公里,竟然没有什么特别感觉。
  
今天上午差不多算正常了。上午在城区检查两个场所途中,经过朋友单医生诊所,进去让他号了下脉,说我是受凉了,湿包火,邪火出不来,本来他想开点中药给我,我说我怕吃药。于是他推荐我去买点双黄连口服液,说问题不大。问他抗生素吃不吃?他说,不吃!
  
一个病程就这么过去了。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小病一场
  1. avatar

    好东西大家分享

  2. avatar

    我见过的最好的文章了,谢谢博主

  3. avatar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请保重

    1. avatar
      @wxch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