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前国庆节

发布于 / 感受生活 / 0 条评论

  又是国庆节了,现在黄金周,休息时间有7天,可以尽情放松一下,真是畅快。过去,没有黄金周的时候,十一有三四天时间可以休息,也算是个大节,虽然出不得远门,但是可以好好休息,所以也经常盼着这个节日快点到来。

  20年前,我正在读大四,那个“十一”是在嘉兴的平湖实习。同去实习的同学因为家在嘉兴附近,趁休息时间回家了,好多同学也写信来说要回学校过节。那个时候从平湖到杭州需要四个小时汽车,而且一天没几趟车子,车票也不好买。原来说好“十一”跟几个认识的玩伴去平湖的九龙山玩,可是他们临时有事情,说不去了,所以我也动了回杭州的念头。9月29日中午的时候,我去汽车站买车票,刚好售票窗口关着,没买到票。回到寝室,算了一下,口袋里的钱不多了,家里寄钱得等到10日以后,所以思想斗争很没激烈,从那天的日记看,那天下午我已经整理好了行装,“在门口几乎犹豫了半分钟,走还是不走?终于没有走成。”

  实习的时候,住在他们县里的农校招待所,29日晚开始,上班的人全回家了,食堂也停伙了,那三天的吃饭问题得自己解决。29日晚刚好有一户人家结婚,在农校食堂办喜酒,我的房间窗口正对着食堂,只有两三公尺的距离,为了避免出现尴尬场面--他们在那儿大吃大喝,我在房间里泡快速面,我早早出去,独自一个去电影院看了一场电影,片名叫《你好,出租车》,讲的什么故事已经忘记了。电影结束很早,回到寝室,喝喜酒的还没散,而我一包快速面的食物早消化了。这个时候外面已经没什么好吃的了,我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想起实习的单位为了欢庆国庆,还给我们发了一大块海蛰头,就拿出来,拿刀子割了一小块,泡在凉水里--海蛰头味道很好,就是太咸,水不泡一会儿是没办法吃的。

  过了大约半小时,喜宴散了,食堂灯熄灭了,我也拿出海蛰头来吃,一边慢慢地嚼着咸得发涩的海蛰头,一边想事情。那年的实习是从6月中旬开始的,到这时候已经快4个月了,我们去的时候,早稻刚刚返青,这时候,晚稻已经开始黄了,季节也从夏初到了深秋。刚去时,人生地不熟,老想着学校的事情,过了几个月,跟周围的一帮年轻人混熟了,天天跟他们一起玩,已经习惯了,觉得生活很安耽。突然间,过节了,人也走没了,一个人连吃饭也没有着落了,大概那时候的情绪是非常低落的。不过,那时候已经在想:“到平湖一转,看到了社会上需要什么样的人,需要怎么做。这当然只是指平湖一个地方,并非所有的地方均是如此。但说明了环境是靠人来适应,而不可能由环境来适应人。另外,还发现,由学生组成的环境还是一个好环境,是比较单纯的环境,比起纯由一些心灵不那么纯的人组成的,要好得多了。”这是那天在日记是中写下的最后一段话。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二十年前国庆节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