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与不变

发布于 / 谈古论今 / 3 条评论

2012-09-26_000347-0.jpg
 
  又参加了一次务虚会议。
 
  接到通知那天,很奇怪今年的会议怎么会安排得这么早。再一想,过了十一长假,眼看就到年底了,也不早了。
 
  20多年前,奉化第一次筹备这样的会议时,记得地点安排在溪口的雪山宾馆,是政府组织的。会开了两天,会后我整理了一个材料,说白了就是领导的讲话记录。领导事后跟别人说,怎么不提炼提高一下?我说他的话记下来就是一篇文章啊,有什么好整理的?我整理出来能比他水平高?
 
  这之后,类似的会议,每年组织一次,一般在年末进行。会开了之后,秘书班子根据会议的精神,写第二年的工作思路及一系列报告。到90年代中期时,有一年,换了市长,到了年底,新的市长还没安排这个会议的意思,于是书记亲自出面组织。自那之后,这会议成了书记的会。20多年了,除了中间个别年份没有安排,基本上年年都开。印象中,有几次说的还是比较有深度的。有一年,为了总结炒货市场的成败,参加会议的两个局长还当场吵了起来。我还曾在一次会议中,发现有个材料不错,一打听,最后把写材料的人挖到我们单位了。
 
  不过,多数年份,这会议都是流于形式。说是事先要调研,有时候还布置题目,但会议上交流的材料,大多都出自文秘们的手,领导交流大多是照本宣科。最后汇报的都是工作总结、存在问题和工作思路。像今年,一开始没有任何预兆,突然就开了,说的更是工作。说实在的,县一级的这类会议,实务不好,虚也不好务。
 
  今天听着各路领导讲话,说起奉化的环境、人的思想,大家痛心疾首的内容,竟然跟20年前,邓公南巡讲话后,被突然激发起发展热潮时,我们总结出来的“短板”,几乎一个样子。无非是妄自菲薄,小富即安,不思进取,效率低下等等,莫非20多年了,奉化人的思想一点没有进步?
 
  记得十多年前,在奉化某公司发展如日中天的时候,我在某材料中加了一句,这家企业的状况,掩盖了我们的许多问题,“一俊遮百丑”……此话得到好多人的认同。几年之后,随着那家企业的没落,出现的问题,果然还是早些年碰到的那些问题。于是,我们的工作永远是在打基础,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永远是关键的时期……
 
  整个社会的运作,就像是一部庞大的机器,每个部件都有存在的价值,但每个部件所耗费的能量,并非都是为了维持这架机器朝着一个方向前进。就如汽车,除了动力系统要耗费能量外,其余的空调、音响、视频、电热座椅、自动除雾、灯光等,也需要耗掉许多能量,这些耗掉的能量中,有的是为了更安全,有点是为了更舒适,少了它们,车照样会跑,只是车不大像车而已。今天开会的人得有上百,会议的主题,就是为了让车跑得更快些,而属于动力系统的,只占了一部分。另一部分人,像在下的,是相当于为了车子安全、舒适、好看而设置的岗位。你要让这些人在动力系统中使劲,明显使不上。他要真使劲了,也只是多耗费一些动力,让使劲的更少一些供给。所以,开会的好多人,相当纠结。听吧,白听,不听吧,似乎又不行……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行摄思书 » 变与不变
  1. avatar

    没有反对党挖空心思地找执政党的毛病,执政党工作上的任何问题都不会被重视、解决的。
    [reply=大道,2012-10-03 11:36 PM]呵呵[/reply]

  2. avatar

    想想您应该是属于动力系统的吧!
    [reply=大道,2012-09-27 01:21 AM]我是装饰系统,哈哈[/reply]

  3. avatar

    务实点就好了。
    可能银泰要开业了。
    [reply=大道,2012-09-27 01:21 AM]开就开吧。[/reply]